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3章 神針成

武神主宰
     “太慢了,你來催動陣紋,我來祛除雜質。”

    秦塵又冷喝一聲,雙手迅速捏動道道手訣,只見一股股極其細弱的精神力沒入被燒融的黑耀冥石之中,以一種極高的頻率震蕩起來,緊接著一顆顆粉塵模樣的雜質便飄離出去,而黑耀冥石所化的液態物質則愈發的色澤亮麗起來,從原本的暗黑,漸漸的變成亮黑之色,到了最后球面猶如鏡子一般,能清晰的倒影出來人臉。

    一旁的梁宇早已看得呆了,秦塵的精神力明明連一階都沒有達到,比起他的二階精神力差了簡直十萬八千里,但是提純的速度卻是他的數倍以上,完全顛覆了他對煉器方面的理解。

    等到秦塵提純結束,梁宇才手忙腳亂的開始催動陣紋。

    “嗡!”

    秦塵先前所刻畫的陣紋迅速的活了過來,一道道紋路猶如霓虹燈一般,不斷被點亮,一種奇特的力場在整個煉器室內蕩漾開來。

    秦塵一指陣紋臺,精神力介入陣法之中,黑耀冥石所化的液態圓球似乎受到了陣法之力的牽引,自主的進入到了陣法之中,懸浮在璀璨的陣法上空,不住的震顫。

    黑耀冥石液體跳動的頻率越來越高,原本光滑的球面突出道道尖刺,秦塵小心的用精神力控制黑耀冥石的節奏,任其跳動。

    根根尖刺不斷蔓延,秦塵利用精神力控制尖刺的生長,只見無數尖刺竟自然的生長出無數細微螺紋,整個過程,根本不需要秦塵刻意操控,完全是利用精神力進行細微的引導。

    梁宇一邊控制陣紋運轉,一邊目瞪口呆,眼珠子都快瞪爆了。

    秦塵的煉制過程,與正常的寶兵煉制截然不同,根本難以理解,如同在看天書。

    “分!”

    突然,秦塵低喝一聲,雙瞳綻放出神光,右手伸出食指在那黑耀冥石材料上輕輕一點。

    “噗!”的一聲,黑耀冥石材料陡然炸裂開來,化為十八根精光熠熠的細小針芒,綻放出刺目光芒。

    十八根神針輕輕落入秦塵手中,每一根都晶瑩剔透,上面遍布螺旋花紋和道道符箓陣紋,如天然而成,巧奪天工,令人心馳目眩。

    “總算煉制成了。”

    秦塵長呼一口氣,擦去額頭汗水,小心的將十八根神針包裹起來,收入囊中。

    他利用前世豐富的經驗,再加上梁宇的協助,終于煉制出了普通三階煉器師也未必能夠煉制出的天脈神針,心中一種滿足感油然而生。

    秦塵看了陷入呆滯的梁宇一眼,淡淡道:“取月牙葉二兩,加入三株蘆薈花,置于無根水中用文火熬制兩個時辰,每夜子時泡浴半個時辰,七天之后,魅毒自解。”

    梁宇此時還處于整個煉制的震驚之中,等他回過神來的時候,秦塵已經離開了煉器室。

    “此子究竟是什么人?為什么會有擁有如此厲害的煉器造詣,深不可測,簡直深不可測!”梁宇內心無比的震撼,自從成為一名煉器師后,他還是第一次覺得自己是如此無知。

    那種強烈的沖擊,令他心中對秦塵竟然生出了絲絲崇拜和敬佩,連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竟會有這樣的念頭。

    “此子決不可與之為敵。”梁宇深吸一口氣,先前的怨毒和忿恨早已徹底消失,心中甚至有種要拜秦塵為師的沖動。

    只要掌握秦塵先前所煉制的手法,他敢肯定,自己在煉器一途,必然會達到一個自己都不敢想象的地步。

    器殿之中,被梁宇趕出來的秦奮和趙靈珊正一臉茫然,不知所措。

    而后,他們便看到走出來的秦塵。

    “秦塵,你到底對梁大師說了什么,為什么梁大師會如此憤怒。”秦奮快步來到秦塵面前,怒聲咆哮。

    秦塵瞥了他一眼,而后直接無視了他,朝器殿外走去。

    “可惡。”秦奮勃然大怒,秦塵三番兩次的蔑視徹底激怒了他,身形一縱,他面目猙獰,一拳朝秦塵就轟了過去。

    “住手!”

    從器殿中匆匆走出來的梁宇見到這一幕,臉色大變,勃然一聲怒喝。

    “轟!”

    一道無形的勁氣席卷而出,轟在秦奮身上,瞬間就將他震飛在地上,無比狼狽。

    “師父。”趙靈珊急忙上前。

    梁宇沒有理她,直接來到秦奮身前,瞇著眼睛怒道:“哼,此地乃是器殿,你隨意動手,是無視我器殿的規矩么?”

    梁宇目光冰冷,渾身散發出有如實質般的殺意。

    “這不是秦家的二公嗎?他怎么得罪梁大師了?”

    “敢在器殿動手,不要命了他?”

    “嘿嘿,安平候雖然官拜中郎將,但器殿可不會賣他安平候的面子。”

    這時一樓的大廳中不少人來來往往,聽到這里的動靜,頓時駐足腳步,紛紛詫異的望來,等著看好戲。

    秦奮被梁宇轟翻在地,渾身酸痛無比,可內心的恐懼卻比肉體的痛楚更加強烈,他一個激靈,急忙翻身而起,惶恐道:“梁大師,在下非是有意如此,只是見秦塵敢對大師你不敬,所以想擒拿此人,還請大師恕罪。大師你放心,等回去后,在下一定讓父親狠狠責罰秦塵,讓他到大師你面前親自負荊請罪。”

    梁宇冷看了他一眼,沉聲道:“剛才那人是你秦家的人?”

    秦奮以為秦塵得罪了梁宇,急忙解釋道:“梁大師,秦塵雖然是我秦家之人,但他卻是我姑姑的私生子,一個野種,我父親他一心想要將這小畜生趕出秦府,所以他的所作所為,和我們秦家無關。”

    他心中怨恨,咬牙不已,暗地里將秦塵罵了十八遍。

    “原來是他!”

    梁宇微微沉思,秦月池的事情,他當然聽說過。

    “梁大師,我現在就把這小畜生給你抓回來,給你狠狠教訓。”秦奮說著就要沖出去。

    “不必了,你們秦家的事情,我沒興趣知道,我也不想和你秦家有絲毫瓜葛,你走吧,不要讓我再見到你。至于你的寶兵,哼,你在我器殿動手,不懲罰你,已經是仁慈,就休想要了,滾吧。”

    “大師,我……”秦奮一下子懵逼了,梁宇大師這是什么意思,難道不準備給自己煉制寶兵了么?剛剛他可是明明答應了啊。

    “你什么你,還不滾,難道要我親自把你扔出去么!”梁宇眼瞳一瞇,一絲殺氣流露而出。

    “是,我滾,我馬上滾!”

    在周圍驚異的紛紛議論中,秦奮滿臉通紅,羞憤不堪的離開了器殿。

    來到器殿外,秦奮身上的殺氣有如實質,內心猙獰的咆哮起來,“該死的秦塵,若非是他,我怎么會被梁宇大師辱罵,而且還損失了一件寶兵,你給我等著,這個羞辱之仇,我一定要報!”

    秦奮恨得咬牙切齒,目光中閃過怨毒之色。

    


    


    Ps:書友們,我是暗魔師,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