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6章 修煉塔

武神主宰
     “嗷嗷……嗷嗷嗷……”

    魏震的五官瞬間擠成了一團破抹布,眼珠子都快瞪爆了,躺在地上凄慘大叫,這聲音真是聞者傷心,聽者落淚。

    這時候,就算是白癡也覺得不對勁了。

    “怎么回事,這也太玄乎了。”

    “魏震可是人級中期的武者,還覺醒了血脈之力,怎么兩次都撞到秦塵的腿上。”

    “邪門了!”

    圍觀眾人一個個面露驚容,神色古怪的說道。

    “塵少,你……你……”

    林天和張英也都目瞪口呆,驚喜至極。

    “小雜種,你等著,別給我逮到機會,否則我一定要你好看。”

    魏震疼的滿地打滾,好半天才緩了一口氣,怨毒的目光死死盯著秦塵,眼神恨不得將秦塵千刀萬剮。

    秦塵本來已經轉身離去,聽到這話,突然轉過身,冰冷的眼神令得魏震一個哆嗦。

    “再敢罵我一句,我宰了你!”秦塵一句一字地道。

    那聲音冰寒,仿佛來自九幽地獄,魏震本來還想破口大罵,可不知道為何,在看到秦塵目光之后,不由渾身一個哆嗦,剩下的辱罵之言,怎么也罵不出來,身體情不自禁的瑟瑟發抖。

    秦塵冷笑一聲,而后突然轉過身,大踏步離開了此地,留下了目瞪口呆的一眾學員。

    看著秦塵的背影消失在視線,魏震幾人才如夢初醒般的回過神來。

    “這個小雜種。”魏震喘了一口氣,眸中閃爍著陰狠的神色。

    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為什么前不久還被自己在決斗臺上狠狠揍了一頓,差點打死過去的秦塵,實力突然提升了這么多。

    魏震回憶了一下先前交手的過程,依舊忍不住心中發顫。

    秦塵的那兩腿,簡直如神來之腿一般,那高超的技藝,將自己完全玩弄于股掌之中,根本不像一個人級初期武者能施展出來的。

    “大哥,大哥你沒事吧。”

    魏震的三個跟班,這時紛紛從地上爬起來,惶恐的說道。

    “你說我有事沒事,還不快扶我去治療室,啊,我的寶貝啊。”魏震感受到自己碎掉的蛋蛋,再一次的痛苦嚎叫起來,他目光怨毒,心中猙獰咆哮道:“秦塵,你等著,這個仇我魏震一定要報。”

    擺脫了魏震四人,秦塵快步朝修煉室走去,林天和張英也快步追了上來。

    “塵少,你沒事了?剛才那幾下簡直太帥了。”

    林天和張英一臉激動的說道,還沉浸在秦塵剛才大發神威的過程中。

    “你們兩個沒事吧?”秦塵關心的看了兩人一眼。

    “我們沒事,哈哈,這一次真是太爽了,我看魏震幾人以后還敢不敢來找我們麻煩。”林天一臉興奮。

    張英興奮之后,卻忍不住擔憂道:“魏震可是魏其侯家的公子,塵少把他揍成那樣,不會有什么麻煩吧?”

    “哼,能有什么麻煩。”林天冷笑道:“學員之間斗毆再正常不過了,只要不鬧出人命,學院根本不會管,魏其侯也無話可說,上次塵少在決斗臺上被魏震下了陰手,差點打死,學院不也沒有管。”

    張英臉上依舊有著擔憂:“魏其侯和學院沒什么理由動手,我擔心的是魏震的大哥魏真。”

    “他?”

    林天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凝重,魏真比魏震大兩歲,是學院高級班的弟子,人級后期巔峰的高手,只差一步就跨入地級,是學院里的風云人物。

    “他應該不會出手吧?”林天忐忑道。

    魏真比其他弟弟魏震,要可怕太多了,學院里的學員們,沒有不忌憚的。

    秦塵看著替自己擔心的兩人,心中一暖,笑著道:“魏震若是敢搬救兵,就連他大哥一塊揍。”

    “嘶!”

    林天和張英倒吸一口冷氣,都是驚異的看著秦塵。

    怎么幾天沒見,塵少無論實力和氣質都變得不一樣了,讓兩人從內心深處升起一股崇拜之意。

    三人交談幾句,很快就一路來到了學院修煉塔。

    高大的修煉塔,聳入云霄。

    秦塵走入其中,霎時人聲鼎沸。

    天星學院乃是大齊國第一學院,除了魏震、林天、張英等王都官宦權貴子弟之外,更多的是來自舉國各地的天才弟子,他們好不容易考入天星學院,自然舍不得放棄大好機會,很多人一有機會就會泡在修煉塔中。

    以至于學院修煉塔中的房間位置,永遠是人滿為患,需要排隊。

    “咦,這個不是前些天被魏震在決斗臺上打昏死過去的秦塵么,聽說都快不行了,這才幾天,傷勢居然痊愈了?”

    “噓,小聲點,人家可是安平候的外甥,定武王的孫子,小心找你麻煩。”

    “哼,我還怕他不成,只是個私生子而已,而且聽說他快十六歲了,都還沒覺醒血脈,要是通不過不久后的學院考核,恐怕要成為因為血脈問題被天星學院逐出去的第一人了。”

    “這倒也奇怪,能成為武者的,就算血脈再差,也至少能覺醒一品血脈,連血脈都無法覺醒的,還真是稀少。”

    “嘿嘿,聽說他是個私生子,血脈的傳承,來自上一代,不會是他的那個便宜老爹……”

    人群中,不少人見到秦塵,頓時竊竊私語起來。

    秦塵的特殊身份,以及他尚未覺醒血脈的事實,早已令他成為學院家喻戶曉的名人了。

    特別是一些平民子弟,本就對權貴子弟十分敵視,秦塵的事情更是成為他們風言風語的對象。

    “你們幾個,胡說什么呢?”

    林天和張英聽到竊竊私語,頓時勃然大怒,就要氣沖沖的上前。

    秦塵一把攔住了兩人,又慢條斯理看了幾人一眼,而后優哉游哉的走上前,直接插在了幾人的隊伍前面。

    “你干什么呢?”

    “怎么插隊啊。”

    “知不知道先來后到啊。”

    幾人立刻不滿的叫了起來。

    秦塵淡淡的掃了幾人一眼,冰冷的目光帶著令人心悸的寒意,使得幾人的叫喚聲戛然而止。

    “以后再讓我聽到只言片語,你們幾個就別在天星學院待了。”秦塵淡淡道。

    他聲音平靜,卻蘊含一種毋庸置疑的氣勢。

    幾人面色慘白,心頭莫名的升起一絲恐懼,但在這么多人的注視下,又有些拉不下面子,嘟囔道:“憑什么……”

    話音未落,卻被林天和張英兇狠的打斷:“哼,還廢話,再廢話,信不信揍你們。”

    幾人臉色大變,訕訕然,卻是再也不敢開口了。

    天星學院禁止殺人,卻不禁止斗毆,因此學院中私斗的學員數不勝數。

    至于決斗臺,那是連打死人都不用負責的地方。

    雙方真要沖突起來,林天他們這些權貴子弟沒什么,就算是被學院開除也無傷大雅,可他們這些平民子弟的前途就徹底完了。

    


    


    Ps:書友們,我是暗魔師,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