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23章 家族大會

武神主宰
     “秦塵,你居然還敢回來,趕緊出去避一避風頭吧,大爺他找你,找了很久了。”

    少女見到秦塵,便是急匆匆的說道,一臉的焦急之色。

    “穎姐,怎么了?”秦塵微微皺眉道。

    來人正是秦塵的表姐,二舅秦遠志的女兒,秦穎。

    在秦家,二舅算是唯一對秦月池和秦塵還算不錯的人,秦穎對他也十分友善。

    小時候,秦風和秦奮經常欺負秦塵,每一次都是秦穎幫忙出頭,才讓秦塵在秦家過的稍微舒心一些。

    此刻秦穎臉上,卻帶著一絲焦急責備之色,道:“你還問怎么了,數天前,你是不是去器殿了。”

    “對。”秦塵微微一愣,旋即寒聲道:“難道是梁宇那家伙來秦家興師問罪了?”

    他眼中閃過一絲怒氣,自己雖然讓梁宇煉制了天脈神針,但也解除了梁宇的魅毒,對他非但沒過,反而有恩,如果這家伙真的來秦家問罪的話,自己豈能與他善了。

    “你居然真的得罪了梁宇大師。”聽到秦塵的話,秦穎睜大雙眼,一臉難以置信。

    “他說什么了?”

    “梁宇大師沒來,但是秦奮說你在器殿得罪了梁宇大師,導致他被暴打責罵了一頓,甚至連煉制寶兵的黑耀冥石都損失了,我本來還不相信,沒想到這竟然是真的,你……唉,真是讓我說你什么好。”

    秦穎一臉怒氣,恨鐵不成鋼的模樣:“大爺現在四處在找你,說只要你一回去,就立刻要拿你是問,你還是趕緊出去避一下風頭吧。”

    秦穎雖然怒氣沖沖,但從內心深處是為秦塵感到擔心。

    “原來是秦奮那家伙,他丟掉黑耀冥石,關我什么事。”秦塵冷笑了一下,突然,他想到了什么,臉色一變:“我娘親她怎么樣了?”

    “你放心,小姑她沒事,但是你……”

    秦穎話音未落,突然從一旁沖出來兩隊護衛,明刀執仗,來到秦塵身邊,領頭一名黑甲護衛接近四十歲,身上氣息渾厚,冷冷道:“塵少爺,家主召開宗族大會,你跟我們走一趟吧。”

    兩隊護衛,分立秦塵兩側,將他包圍了起來,顯然是防止他逃走。

    秦穎見狀,頓時怒道:“秦剛,你這是干什么?”

    秦剛是秦家的護衛統領,天級的強者,祖上便是秦家的奴仆,因此被賜予秦姓,他對秦穎恭敬道:“穎小姐,這是家主的命令,我等也只是奉命行事。”

    秦穎還想說什么,卻被秦塵輕輕阻止,他冷冷看了秦剛一眼,平靜道:“我娘親呢?”

    “大小姐已經在議事廳了。”秦剛被秦塵的目光刺了一下,竟不由自主的低下頭去,心中對自己舉動也是萬分震驚。

    “前方帶路吧。”

    秦塵淡淡說了一句,心中卻是冷笑,秦家看來準備的很充分啊,自己剛回來,還沒走幾步,秦剛便到了,娘親也已經被帶到了議事廳,這是要趁機對自己下手么?

    “塵少爺,請移步。”

    一行人很快帶著秦塵朝議事廳走去。

    秦穎狠狠地跺了跺腳,也一臉焦急的追了過去。

    秦家最大的議事大廳里,人頭攢動,上百人齊聚一堂,氣氛壓抑令人感到窒息。

    秦遠雄坐在上首家主的位置,高高在上,在他身旁,是秦家的諸多長老,管事,以及嫡系子弟中的佼佼者。

    秦奮站在趙鳳的身邊,神情冷漠,目光中閃爍著陰冷的光芒。

    那天他從器殿中被趕出來后,第一時間就回到家中,對著母親趙鳳添油加醋訴苦了一番。

    得知自己兒子因為秦塵在器殿被梁宇教訓、責罵之后,趙鳳頓時氣得暴跳如雷,馬上就找到秦遠雄哭訴起來,說要將秦塵這個小畜生趕出家門,鬧得整個秦府雞飛狗跳。

    秦遠雄雖然對趙鳳的行為極其厭煩,但得知自己剛拍賣得來的黑耀冥石就此損失之后,也是不由心頭惱怒。

    但他很清楚自己兒子的德行,當下第一時間派人前往器殿,拜訪梁宇大師,想要了解真相。

    豈料,梁宇得知是秦家之人,根本連見都不見,甚至直接派人將秦家之人轟了出去。

    消息傳回來,趙鳳頓時抓住了把柄,自以為占住了理的她,頓時叫囂著要將秦塵逐出家族。

    秦塵小小年紀,就得罪梁宇大師,為家族帶來這么大的麻煩,如此行為,若是不逐出去,家族從今往后如何在王都生存?!

    事實上,梁宇雖然是器殿煉器大師,身份高貴,王都諸多達官貴人都要巴結,但再怎么樣,也只是一名煉器大師而已。

    秦家老爺子秦霸天貴為定武王,大齊國邊境五十萬大軍總指揮,在大齊國戰功煊赫,威名遠揚,還不至于因為得罪一個煉器大師,就導致秦家在王都混不下去。

    再者說了,器殿也不只有梁宇一個煉器大師,得罪了梁宇,秦家也未必不能和別的煉器大師交好。

    但在趙鳳眼中,這卻是驅逐秦家母子的一個好機會,如何能不利用起來?

    于是乎,她憑借著在秦家經營二十多年,秦家主母的手腕,鼓動幾位家族長老,直接將此事鬧到了秦遠雄面前,給秦遠雄試壓,召開家族大會。

    秦遠雄氣得是暴跳如雷,但最后,還是接受了幾位長老的提議。

    得罪器殿大師,為秦家帶來禍害,這個理由倒也不無不可,雖然沒有被天星學院逐出那么正大光明,但在老爺子面前,起碼也有了說辭,不至于徹底被動。

    考慮到這些,秦遠雄也就默認了趙鳳的舉動,這才有了今天這一幕。

    此時,趙鳳坐在大殿前方的位置,嘴角噙著冷笑,一邊冷冷的盯著下方的秦月池,想要從她的眸中看到一絲慌亂之意。

    她不爽秦月池,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這個女子,每一次在自己面前都是那么的高貴,那么的優雅,甚至于自己為難她的時候,都是那副寵辱不驚的表情,讓趙鳳心生怨恨。

    “一個下賤的女人而已,憑什么在自己面前裝高貴!”趙鳳心中道。

    


    


    Ps:書友們,我是暗魔師,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