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24章 審訊

武神主宰
     即便是現在,秦月池低著頭,依舊是臉色平靜,她雖然衣著樸素,未施粉黛,但卻依然是整個大殿中最為奪目的存在,任何人看到,都不得不感嘆一聲,好一個傾城傾國之人。

    她仿佛天生就是一個尤物,能夠吸引所有男人的目光。

    這一點,正是趙鳳最為不爽的地方。

    “哼,讓你裝清高,等你寶貝兒子來的時候,看你還能不能這么從容下去。”

    想到這里,趙鳳心中便不由得陰陰的笑起來,十分期待接下來的一幕。

    秦月池此刻目光平靜,靜坐在大廳之中,那么的優雅,那么的寧靜,但她那緊攥衣角的雙手,還是展露了她心中的焦慮,為秦塵感到擔憂。

    得罪器殿的煉器大師,塵兒他怎么這么傻?秦月池雖然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么,但對秦遠雄卻是十分了解,如果沒有十足的證據,他肯定不會同意長老們的請求,搞出這么大的架勢來。

    看著神色興奮、憤怒的趙鳳、秦奮、以及秦家的諸位長老,秦月池心中已經對秦家徹底的寒了心,這個家族,真的已經沒有待下去的必要了,她心中冰寒如鐵。

    而此時的趙鳳,在看到秦月池那冷漠的目光之后,也頓時被激怒了。

    “秦月池,你還要不要臉,你生的野種為秦家帶來這么大禍事,你居然無動于衷,早知道這小畜生這么能惹禍,早就應該把他浸死在豬籠里。”

    一名秦家長老冷哼一聲,怒道:“秦塵人呢?為什么秦剛還沒把那小畜生給帶回來!”

    秦月池抬起頭,就這么平靜的看著趙鳳,嘴角突然露出一絲嘲諷的冷意,她的目光冷冷的掃過在場的諸多長老,嘲諷道:“我兒子是小畜生,那么你們呢?豈不都是老畜生!”

    “你……”

    趙鳳和諸多長老氣得渾身發抖。

    “秦月池,你敢這么對老夫說話,我可是你長輩,不知廉恥!”那老者氣得頭發都豎起來了。

    他是秦月池的三叔,也算是家族的老一輩人物,身份頗高。

    秦月池冷冷看了他一眼,漂亮的眸子中蒙上一層水霧,臉上卻浮現一抹倔強的笑容,不置可否。秦家的這些人,當年自己回來就不待見自己,現在又罵塵兒,還要自己尊重他,簡直癡心妄想。

    秦月池算是早就徹底看透秦家的這群人了。

    老者見秦月池看都不看自己一眼,臉色更怒,咆哮道:“秦月池,我在問你話呢。”

    這時秦遠雄身邊的一個中年男子開口了:“三叔,你消消氣,三妹她也是擔心秦塵,你老就別和她計較了。”

    此人正是秦穎的父親,秦月池的二哥秦遠志,整個秦家,除了老爺子秦霸天之外,也就秦遠志對秦月池一家還算照顧了。

    “我這是和她計較么?當年如果不是她私奔出去,我們秦家豈會成為大齊國的笑柄。”老者氣得胸口起伏,吹胡子瞪眼。

    秦遠志苦笑一下,剛想再說什么,突然——

    “咔!”

    門外傳來一陣凌亂的腳步聲,議事大廳的大門一下子被打開了,所有人都抬頭看去,就看到秦剛等一群護衛,帶著一名少年走了進來。

    那少年走在諸多護衛中間,腳步穩健,神情淡定,眉宇間充斥著英俊之氣,那氣度仿佛押送他們的秦剛是他的護衛一般,有一種莫名的從容。

    秦塵身后,秦穎也跟在護衛身后走了進來,對著秦遠志苦笑著搖了搖頭。

    秦遠志嘆了口氣,他讓女兒守在門口,就是為了讓秦塵避避風頭,沒想到秦剛還是將秦塵帶過來了,這就麻煩了。

    看了眼秦遠雄,秦遠志心中也不知是何滋味,他知道自己的這個大哥,何等傲氣。

    如果三妹當年沒有私自離去,而是嫁入皇宮,國舅爺的身份足以令大哥在朝中更進一步,封個國公,開宗立府也不是沒有可能。

    后來這些期待伴隨著秦月池帶回秦塵而化為泡影,這些年大哥心中一直對此事耿耿于懷,始終沒有放下來。

    家族長老們對秦月池心懷不滿,也都是因為這個。

    議事大廳中。

    秦塵走進來后,先朝秦月池看了一眼,發現母親并未受到什么傷害之后,這才微微放下心,抬起頭,目光審視著大廳上首的眾人。

    這些人中,有秦塵熟悉的,也有他不熟悉的,但給秦塵的唯一感覺,那便是冷漠。

    仿佛,這秦家的議事大廳,并非家族議事之地,而是一個刑堂,一個審問犯人的刑堂。

    “秦塵,見到家主為何還不跪下。”一名長老看到秦塵自若的模樣,勃然大怒道。

    秦塵淡淡掃了對方一眼,道:“家主,這里哪位是家主?”

    那長老一拍座椅,怒道:“放肆,當然是秦遠雄家主。”

    “哈哈。”秦塵大笑一聲:“我記得這府邸應該是定武王府吧,什么時候變成安平候府了?難道是我記錯了。”

    “放肆!”

    “大膽!”

    幾名長老頓時勃然大怒,紛紛怒喝道。

    連坐在首座,至始至終保持冷漠的秦遠雄此時也是一皺眉頭,眸中閃過一絲冷芒。

    趙鳳在一旁心中暗喜,尖聲大叫道:“家主,諸位長老你們都看到了,這小畜生無法無天,現在連家主都不承認了,這樣的家伙留在我們秦家就是一個禍害。”

    秦遠雄冷冷的看著秦塵,道:“秦塵,這一次把你叫過來,是為了梁宇大師一事,說吧,你在器殿是怎么得罪梁宇大師的?”

    “我沒什么好說的。”

    “哼,我就知道這小畜生會耍賴。”趙鳳尖聲道:“奮兒,將這小畜生怎么得罪梁宇大師的,一五一十的告訴各位長老們聽。”

    秦奮頓時從人群中走了出來,陰冷的看了眼秦塵,大聲道:“諸位長老,前幾天,我帶著父親在拍賣場上耗費重金拍來的黑耀冥石,去器殿找梁宇大師煉制寶兵,當時,梁宇大師已經答應我要求了,可是這秦塵,卻非要惹怒梁宇大師……”

    


    


    Ps:書友們,我是暗魔師,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