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30章 震怒

武神主宰
     恐怖的威壓凌空而下,似是雷神震怒,將天地化為雷霆的海洋。

    然而最令人心驚的是,這股威壓感,不僅覆蓋了大齊國王都,甚至覆蓋了整個西北五國。

    “怎么回事,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可怕的力量,這到底是什么?難道是有某位武帝強者,路過我大齊國么?”

    “雷霆滅世,是哪位強者,千軍辟易,君臨天下!”

    從血脈圣地分部到王城,再到整個大齊國,以及整個西北五國,全都陷入了恐慌之中。

    域內所有強者都抬起頭來,看著天空那可怕異象。

    至于大齊國王都的強者,更是感受得最為清楚,在這股恐怖的力量之下,修為越高之人,被壓制的愈發厲害,幾乎要匍匐在地,難以動彈。

    所幸的是,這股力量來的快,去的也快,眨眼的功夫就消散一空,所有人身上一輕,長長松了口氣。

    漫天雷光,像是潮水般退去,瞬間消散的一干二凈,重現朗朗乾坤。

    血脈室中的秦塵,驀地睜開雙眼,也被那股突然而至的力量,驚得目瞪口呆。

    此時在他的血脈之中,一道湛藍色的雷光穿梭游走,如同一條藍色小蛇一般,靈活神秘。

    “剛才那股可怕的威壓,竟然是我的血脈之力釋放出來的,這究竟是什么血脈?”

    秦塵前世縱橫武域,見過的血脈千千萬萬,卻從未見過一種血脈覺醒,竟會引發如此恐怖的天地異象。

    即便是傳說中的九品血脈,也不可能釋放出這般威壓。

    可當秦塵精神集中在體內這一道雷光之上后,卻發現這一道雷霆之力,極其的微弱,僅僅只為最弱的一品血脈。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先前我的血脈之中,明明一無所有,如今卻憑空出現這一道雷霆血脈,而且,剛剛那般恐怖的氣息,明顯是我體內這一道雷霆之力所散發而出,為什么平靜下來,卻只是這么一道一品血脈?”

    “血脈之力,只能提純,而無法憑空制造,剛剛這種無中生有的現象,即便是武域血脈圣地中的那些老家伙,恐怕也解釋不了吧?”

    先前那詭異的一幕,讓秦塵這個前世的八階血脈皇師,此時也是疑惑不已。

    他隱約的感覺到,自己體內的這道雷霆血脈,和腦海中的那古樸小劍,以及九星神帝訣,隱隱有著一種神秘聯系。

    或許,他能夠重生在這三百年后,也與其有密不可分的關系。

    但不管如何,自己終于覺醒了血脈。

    這道血脈雖然從氣息上來看,僅僅只是一品血脈,但經歷過剛才的那一切,秦塵可不認為這道雷電之力,真的只是一道弱不可堪的一品血脈。

    “雷霆血脈么?真是讓我期待呢!”

    秦塵嘴角勾勒起一絲弧度。

    接下來,他盤坐在這血脈儀上,利用血脈儀的特殊檢測能力,感知自己體內的這道雷霆血脈。

    “滋滋!”

    蘊含雷電之力的古怪血脈之力,清晰地呈現在秦塵感知中。

    微一催動。

    噼里啪啦!

    秦塵體表瞬間覆蓋一層湛藍色的雷電光網,電弧交錯,發出噼啪的爆鳴之聲。

    “凝!”

    忽然,秦塵睜開雙眼,恐怖的雷光瞬間聚集在他的右手,在拳面上形成一道雷電光網,一拳轟了出去。

    轟!

    強勁的拳氣轟落在地面之上,瞬間炸開,仿佛引爆了一個火藥桶,釋放出恐怖的沖擊波。

    “咦……這威力!”

    這道雷霆血脈的氣息雖然僅在一品,但論威力,卻幾乎不弱于一些三品的血脈。

    奇哉!怪哉!

    秦塵又仔細研究了片刻,發現這道雷霆血脈,無論是在屬性,還是在威力上,都相當于三品血脈的級別。

    明明是一品血脈,威力卻相當于三品血脈,秦塵前世在血脈方面造詣驚人,也第一次看到這樣特殊的血脈。

    同為一品血脈,威力自然也有強弱之分。

    但大多數一品血脈,彼此之間的威力還是十分接近的,就算是一些特殊的一品血脈,至多也只能勉強達到二品血脈的威力。

    像雷霆血脈這種在一品時候,就堪比三品的特殊血脈,秦塵還是第一次遇到。

    “有趣,真是有趣,血脈的品階,并非一成不變,如果利用一些特殊方法,將這雷霆血脈提升到更高級別,它的威力又會有怎樣的表現?”

    秦塵心中期待不已。

    咚咚咚!

    就在秦塵正準備再做一些試驗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一陣敲門聲。

    “小先生,一個時辰到了。”林心柔動人的聲音,從門外傳了進來。

    秦塵一愣,這才發現不知不覺中,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時辰。

    打開門,林心柔正一臉歉意的站在門口:“實在是抱歉,但您的時辰已經到了,不知您是準備續費,還是……”

    “我正好臨時有些事情,下次再來吧。”

    為了不暴露自己缺錢的窘迫,秦塵不得不找個理由搪塞一下,他心中郁悶不已,“自己也會為了區區五百銀幣而頭疼,看來得想辦法弄點錢了。

    不過既然血脈已經覺醒,秦塵對這一次的血脈圣地之行,已是萬分滿意。

    “那好,還請小先生和我去前臺登記一下。”林心柔微笑著道。

    就在林心柔和秦塵交流的時候……

    血脈區域。

    劉管事踱著步子,哼著小曲,心情不錯的悠悠走了過來。

    先前他匆忙趕去陳凡大師的血脈室,瞎蒙瞎撞之下竟然將出現故障的血脈儀給修好了,阻止了一場意外,心中自豪感大增。

    想到之前陳凡大師看著自己那異樣的目光,劉管事心中便充滿了得意之色。

    “嘿嘿,自己雖然不是血脈大師,也是走的后門才進的血脈圣地,但也是血脈圣地或不可缺的人才呢,檢修血脈儀,那可是許多血脈大師都做不到的事情,竟然讓我劉同給做到了,嘿嘿,看以后圣地里的那些血脈大師,哪個敢小看自己。”

    正愉悅著,劉管事突然看到半開著的血脈室,以及站在門口的林心柔,心頭驀地一個激靈,原本的喜悅在剎那間消失的一干二凈,只感覺頭皮都要炸了。

    不會有人進入李執事交代的血脈室了吧!

    劉管事驚呼一聲,一顆心如墜冰窟,瘋了似的沖進了血脈室。

    而后,他就看到了亮滿燈光的血脈儀,以及站在里面的秦塵。

    滿腔的怒意,猶如火山噴發,瞬間充斥他的胸腔。

    


    


    Ps:書友們,我是暗魔師,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