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31章 惶恐

武神主宰
     “你……你們在這里干什么,是誰讓你們進來的,放肆,實在是太放肆了,無法無天,簡直無法無天。”

    驚怒的大吼,瞬間回響整個血脈室,一道黑色殘影一閃,啪的一聲,林心柔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究竟發生了什么,整個人已經被扇飛了出去,狠狠的摔倒在地。

    劉管事面容扭曲,如同暴怒的野獸,一雙眼珠子瞪成血紅之色,右手食指死死指著躺在那里的林心柔,破口大罵:“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么?你一個小小的服務員,是誰給你的膽子帶人進來的,簡直是找死啊!”

    劉同怒吼著,心頭卻是充滿冰涼,完蛋了,李執事吩咐下來,只有會長才能使用的血脈室,竟然被人闖了進來。

    天哪,這可是天大的失職。

    劉同幾乎已經能夠想象到,李執事聽到這個消息之后的反應了,自己好不容易才找關系進的血脈圣地,費盡心思成了一個管事,沒想到毀在這么一個小小的服務員身上。

    這一刻,劉同連殺了林心柔的心都有了,那臉上的怒意幾乎要將對方分筋錯骨,目光更是要生吞活剝掉。

    林心柔噴出一口鮮血,看著暴怒的劉同,知道對方是主管血脈室區域的管事,心頭的恐懼勝過了身上的痛苦,惶恐道:“劉管事,這間血脈室的門剛剛開著,我以為是圣地公開的血脈室,就沒多想……”

    “沒多想,你知道這間血脈室是誰的么?這可是會長大人的血脈室,你竟敢胡亂帶人進來,讓會長大人知道,你有幾條小命可以丟?”劉同氣急敗壞道。

    “啊!”

    林心柔聽說這間血脈室是會長大人的,頓覺眼前一黑,嚇得花容失色。

    血脈圣地的會長,那可是圣地的一號人物,大齊國鼎鼎有名的大人物,自己竟然讓人進入了他的血脈室,林心柔瞬間嚇懵了,腦海中嗡嗡作響,完全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還有你,胡亂動會長大人的血脈儀,膽大包天,來人啊,給我將他們兩個看住了,等李執事前來處置!”劉同怒吼一聲,一旁早有聽到動靜的血脈圣地護衛匆匆趕來,瞬間圍住了秦塵和林心柔。

    此時血脈區域外也圍了不少人,正站在外圍指指點點,不知道里面發生了什么。

    劉同心中惶恐,但發生了如此大事,他不敢不報,立刻忐忑的找李執事去了。

    秦塵看著圍住自己的血脈圣地護衛,眉頭一皺,他跨前兩步,立刻有幾名護衛冷哼一聲,道:“別動。”

    秦塵冷冷掃了四周的護衛一眼,血脈圣地果然是財大氣粗,兩邊的護衛各個修為都在地級,一看便是身經百戰,身手矯捷。

    如果自己敢離開,秦塵肯定這些護衛定然會毫不猶豫出手,如此之多的地級高手,秦塵雖然絲毫不懼,但也不想大動干戈。

    “放心,我不會跑的,一個個緊張什么。”秦塵語氣淡然,沒有絲毫不自在的感覺,徑直來到林心柔身前,一把將她扶起:“你沒事吧?”

    只見林心柔臉上腫了一塊,兩眼淚水盈眶,被秦塵扶起后,眼神依舊惶恐不安,好像天塌了一般,哭道:“先生對不起,我不知道這個血脈室是會長大人的,還連累了你,過會我會和劉管事說清楚,這件事和你無關,都是我的錯。”

    “放心,不會有事的。”秦塵輕輕抹去林心柔臉頰上的淚水,他那輕柔的聲音仿佛擁有魔力一般,讓林心柔心中的惶恐瞬間減輕了許多。

    感受著秦塵身上強烈的男子氣息,林心柔白皙的臉頰微微一紅,竟然忘卻了恐懼,反倒是覺得滿臉發燙,不敢抬頭看秦塵一眼。

    一旁護衛目光冰冷,嘴角噙著冷笑,這小子這個時候居然還有閑情調戲小姑娘,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寫,不過膽氣倒是挺大,有種!

    “李執事,就是他們兩個,動了會長大人的血脈室。”這時劉管事急匆匆的聲音傳來,在他身前,李執事一臉鐵青的走了過來,健步如飛。

    諸多護衛見狀,紛紛站直了身軀,行了一禮,李執事可是會長大人跟前的紅人,在血脈圣地地位顯赫,他們豈敢怠慢。

    但李文宇卻連看都沒看他們一眼,迫不及待朝血脈室中望去,看到正處于啟動狀態的血脈儀,一股冰冷的寒意瞬間從他身上釋放了開來。

    整個血脈室區域的溫度像是憑空下降了數十度,所有人都感到了刺骨的寒冷,李文宇轉過身,用幾乎能殺人的凌厲目光盯著劉同,寒聲道:“劉同,這就是你給我的保證?”

    “李執事,意外,這絕對是個意外。”

    “我不想聽解釋,會長大人剛剛說他要下來,你過會向他解釋吧。”

    什么!

    會長大人要過來?

    “撲嗵!”

    劉同兩腿一軟,直接跪在了地上,抓著李文宇的衣角,哭喪著道:“李執事,李大師,你救救我,救救我吧!”

    “哼,救你?”李文宇一腳將他踹倒在地,寒聲道:“你剛剛是怎么向我保證的,這才多久過去,你竟然就讓人破壞了會長大人辛辛苦苦求來的血脈儀,你知道為了這套血脈儀會長大人耗費了多少心血,跑了多少次上級血脈圣地么?沒想到才要回來幾天,你竟然就讓人給破壞了,哼,我看你還是自求多福吧。”

    “李執事,真的不關我的事啊,剛才是陳凡大師的血脈儀出了問題,我過去處理了,是他們,是這個服務員胡亂帶人進來,對,全都是他們的錯。”

    劉同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把責任全都推向林心柔和秦塵。

    “哼。”李文宇冷看了秦塵他們一眼,目光淡漠,在他看來,不管是誰的錯,會長大人的血脈儀現在出了問題,這些人一個都討不了好。

    秦塵聽著他們交談,明白過來對方是在為私自動了這個血脈室而震怒,淡淡道:“你是這里的執事?我們過來的時候,這血脈室的門開著,誰知道不能進入,如果有錯,那也是你們血脈圣地的問題,這件事我們兩個也是受害者,與我們無關,我們可以走了吧!”

    說罷,秦塵就要向外走去。

    


    


    Ps:書友們,我是暗魔師,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