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33章 態度轉變

武神主宰
     只見東方清的身體抖得越來越厲害,眼珠子瞪得越來越圓,那模樣就仿佛醞釀噴發的火山,怒火積蓄得無比雄厚。

    想想也是,東方清會長耗費了多少精力,千辛萬苦才從上級血脈圣地要回來的最新型血脈儀,還沒等他研究透徹,竟然就因為工作人員的失誤,讓一個少年給弄壞了,這等事情發生在任何人身上,也要暴怒啊。

    這等痛心之事,就算是將對方千刀萬剮都不為過。

    霎時間整個血脈室的空氣凝固的令人窒息,連呼吸都仿佛是奢侈,每一秒都如同一個世紀般漫長。

    終于,在眾人眼中壓抑到極致的東方清整個人猛地蹦了起來,洪亮的聲音如同驚雷,在整個血脈區域隆隆作響。

    “是誰,是誰進來動了老夫的血脈儀,快告訴我,到底是誰?”

    東方清瞬間來到李文宇的面前,死死的抓住他的衣襟,如同雄獅怒吼般的咆哮而出,震得李文宇腦袋發暈,唾沫星子濺了他一臉。

    李文宇在東方清的咆哮之下,完全懵掉了,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么,想要開口說話,卻被東方清晃得說不出話來,臉憋得就和豬肝一樣。

    “是他,會長大人,就是這小子,弄壞了您的血脈儀,還有這個服務員,是她放這小子進去的,他們兩個實在該死啊,膽敢趁屬下給陳凡大師修理血脈儀的時候,偷入會長大人您的血脈室,弄壞您的血脈儀,就算是萬死也難解屬下心頭之恨。”

    差點昏死過去的劉同這個時候就像鯉魚打挺一樣蹦了起來,憤怒的指著秦塵和林心柔,破口大罵起來,眼神充滿了憤怒和心痛,仿佛自己也是一個受害者一樣。

    “是他!”

    東方清目光瞬間落在秦塵身上,眸中閃過一絲驚詫之意,身形一晃,就來到了秦塵面前,目光死死的盯著秦塵,厲聲道:“年輕人,剛才是你進了血脈室,動了老夫的血脈儀?”

    “沒錯!”秦塵直視東方清的雙眼,神情鎮定自若,有一種同齡人不該有的成熟和穩重。

    “不過我不是偷入的,這位服務員帶我過來的時候,這個房間的門本就開著,可沒人說過這個血脈室不能使用。”

    “哼,小子你還敢狡辯,門開著難道就代表你能隨意進入么?這里面的血脈儀如此高深,你一個小屁孩看得懂么?既然看不懂,還敢隨意亂動血脈儀,這分明就是蓄意破壞,我現在懷疑,你是不是一些別有用心的勢力派來,專門破壞會長大人的血脈儀的。”劉同為了自保,一個大帽子直接扣在了秦塵頭上。

    “會長大人,我現在懷疑這小子極有可能是血魔教的奸細。”劉同猙獰說道。

    眾人心中一凜,血魔教,那可是整個北五國都臭名昭著的恐怖勢力,他們手段殘忍,作惡多端,但勢力卻極其龐大,甚至還要凌駕在北五國之上。

    而且,血魔教一直想將勢力插手進北五國之中,控制北五國,只是因為血脈圣地、器殿等勢力的阻撓,使得血魔教這些年并未如意。

    如果面前這少年真是血魔教派來破壞會長大人的血脈儀的,那問題就嚴重了。

    秦塵冷冷一笑,不屑的看了眼劉同:“呵呵,我一個大齊國普通百姓,居然也能被你說成是血魔教的奸細,閣下還真是敢說啊!”

    “你……”劉同被秦塵的目光給刺痛,不禁勃然大怒,還想繼續說些什么,不等他把話說出,啪的一聲,臉上已經狠狠的挨上了一記耳光,整個人像破麻袋一樣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出手的正是一直盯著秦塵的東方清。

    “閉嘴,丟人現眼的家伙,滾一邊去。”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令得所有人都蒙圈了。

    劉同摔在地上,大口的噴出血來,“會長,我……”他腦子發懵,完全不明白發生了什么。

    同樣不明白的還有李文宇。

    然而更讓他們震驚的,還是東方清接下來的舉動。

    只見他快步來到秦塵面前,臉上突然綻放出了一絲笑容,像是殘花敗柳重新盛放,格外的別扭難看,“這位小兄弟,不知師承何處?在下東方清,添為大齊國血脈圣地會長,今日能結識少俠,真是三生有幸。”

    東方清面露微笑,哪里還有先前半分暴怒的模樣,要多和藹就多和藹。

    一群人當場石化,各個目瞪口呆。

    不少人心中止不住的狂吼:這到底是怎么回事?為什么一向高傲的會長,會向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和顏悅色?

    李文宇和諸多護衛使勁的揉著眼睛,都以為是自己眼花了。

    秦塵皺眉道:“師承就沒必要說了,你還有事么?”

    一群人瞠目結舌。

    這少年什么來頭,難道不知道站在他面前的是東方清會長么?就算是大齊國的王子,也不敢對東方清會長這么說話吧?

    “呃!”卻見東方清摸了摸頭,尷尬道:“那個,閣下打開了我們血脈圣地的血脈儀,不知能否關閉一下。”

    他這話說完,老臉微微發紅,這套血脈儀是他剛從上級血脈圣地拿回來的,目前都還不會操作。

    “這個簡單。”

    秦塵步入血脈室中,這一次,沒有人再敢攔他,都傻傻的看著秦塵走到血脈儀前,雙手迅速的在血脈儀上操作起來,那幻動的手指,如同彈奏動人曲樂的藝術品,充滿了美意。

    一道七彩流光閃過,血脈儀很快就黯淡了下來。

    東方清目光一亮,死死的盯著秦塵的手法,身軀激動的都在顫抖。

    “咳咳……”等秦塵關閉血脈儀后,東方清連又搓著雙手道:“這位小兄弟,剛才閣下如何打開的血脈儀,能否告知老夫一下?”

    他態度恭敬,就像一個虛心求救的學徒一般,希冀的看著秦塵。

    秦塵如何看不出東方清心中所想,知道此人對這套血脈儀并不熟悉,想要從他身上學到一些知識。

    他也并不藏拙,淡淡道:“我只演示一遍,你看好了。”

    話音落下,秦塵的雙手驀地動了,根根手指在儀器上迅速一閃而過,只見整個血脈儀驟然亮了起來,閃爍七彩的流光,將整個血脈室襯托得絢爛無比。

    而后秦塵淡淡道:“今天這事,閣下應該弄清楚了吧,我可以走了么!”

    “可以,當然可以!”

    東方清平復心中的激動,轉身對李文宇道:“李文宇,送一下這位小兄弟,不……不,還是我親自來送吧。”

    東方清親自帶著秦塵向血脈圣地外走去。

    


    


    Ps:書友們,我是暗魔師,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