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34章 金客令

武神主宰
     血脈圣地外。

    東方清滿臉堆笑道:“小兄弟,今天讓你在我血脈圣地看笑話了,這是我們血脈圣地的令牌,憑此令牌,小兄弟可以在我血脈圣地麾下任何地方享受七折的優惠,除此之外,還能去到一些普通武者不能去到的區域,還請小兄弟收下。”

    東方清將一塊令牌塞到秦塵手中。

    令牌表面是金質的,是血脈圣地的金客令。

    血脈圣地的普通令牌分鐵質、銀質、金質三種,在金質令牌之上,還有更高級的客卿令。

    大齊國所在的血脈圣地是四級血脈圣地,金客令已經是他們能夠頒發的最高級別令牌了。

    秦塵沒有推脫,直接收下令牌,道:“那服務員不會受到處罰吧?”

    “呵呵,小兄弟說笑了,當然不會。”

    “那就好。”知道林心柔不會因為自己被血脈圣地責罰,秦塵也就放心了,轉身離去。

    等秦塵和東方清離開之后,血脈圣地門口原本圍觀的諸多行人和武者頓時嘩然起來,議論紛紛。

    “剛才那少年是什么來頭?竟然讓東方清會長親自出門相送!”

    “不知道啊!”

    “嘖嘖,東方清會長相送,就算是咱們大齊國的王子也未必有這樣的待遇吧?”

    “剛才東方清會長給那少年的令牌你們看清楚了沒有,金色的令牌,一定是血脈圣地的金客令,聽說憑這金客令,可以在血脈圣地購買任何東西都享受七折優惠,就算王都各個頂級勢力都未必擁有。”

    眾人無不羨慕萬分。

    血脈區域。

    此時已經平靜了下來。

    東方清回來之后,冷冷的看著躺在地上的劉同,冷哼道:“將劉同趕出血脈圣地,從今后不得踏入血脈圣地半步。”

    劉同一聽,頓時眼前一黑,差點就要昏死過去。

    “東方會長,東方會長……真的不關我的事啊,我是無辜的,你饒了我吧!”劉同拼命的抱著東方清的小腿,哭喊道。

    “滾!”東方清臉色一沉,一腳踢在劉同胸口,直接將他踢飛出去,“你可知我為何罰你?若你只是放人進入老夫的血脈室,那也罷了,可你在出現問題后,非但不知悔改,承認自己的失職,反而強詞奪理,拼命狡辯,意圖蒙混過關,到最后為了脫罪,竟然還誣陷別人,假若任由你繼續待在我血脈圣地,那才是對我血脈圣地的侮辱。”

    劉同摔在地上,大口的噴出鮮血,哭喊道:“東方會長,再給我一次機會吧!”

    “哼,老夫不殺你已經是仁慈了,還讓老夫饒恕你,滾,再不滾,信不信老夫現在就劈了你!還不給我將他拖走!”

    劉同慘叫一聲,知道再也沒有寰轉余地,他雖然走的關系進的血脈圣地,但對方是誰?血脈圣地會長,廢了他還不是一句話的事?

    立刻有兩名護衛走上前來,將劉同像死魚一樣拖了出去。

    東方清目光又落在林心柔身上,林心柔一個激靈,心里七上八下,整個人惶恐不安,只感到陣陣發暈,哭著道:“會長大人,屬下知錯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東方清突然露出一絲微笑,“你有什么錯?老夫還要感謝你把人帶到我的血脈室呢,我問你,剛才那少年叫什么名字?是什么身份?”

    林心柔看著畫風轉變的東方清,腦子一懵,“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叫秦塵。”

    “秦塵?”東方清若有所思,而后點頭道:“你今天做的不錯,去圣地多領一個月薪水,回去休養兩天吧!”

    “是!”林心柔暈乎乎,傻傻的向外走去,直到出了血脈區域,還沒明白過來究竟發生了什么。

    “李文宇,你幫我去查一下,那秦塵究竟是什么來頭!”東方清突然說道。

    “是。”李文宇似是明白了什么,疑惑道:“會長,那少年莫非大有來頭?”

    他跟隨東方清這么多年,從未見過一個少年能讓會長如此重視。

    “來頭?難道你剛才沒看出來么!”東方清看了他一眼,走進了血脈室,凝視面前的血脈儀,眼中不由露出一絲震撼的神色。

    “恕屬下愚鈍!”

    東方清指著面前的血脈儀,道:“這種最新型的血脈儀,共分六種狀態,十八個級別,每提升一個級別便會多亮起一道陣紋,而級別越高,血脈儀檢測的強度也就越強,你現在看這血脈儀一共亮起了多少道陣紋?”

    “一、二、三……”李文宇凝神去數,頓時豁然一驚,失聲道:“十八道,這怎么可能?”

    “沒錯,正是十八道。”東方清目光深邃,沉聲道:“這種血脈儀,是老夫前不久才從上級血脈圣地辛苦要回,整個北五國都極其少見,至于大齊國更是僅此一臺,別無分處,即便是老夫,目前也只掌握了前十二級的開啟手法,而剛才那少年,竟然直接將這血脈儀開啟到了最高功率的十八級,你說這是怎么回事?”

    李文宇駭然道:“會長您的意思是,這少年身后有一個強大的血脈師?”

    “很有可能,就算不是,此子也絕對不簡單。”東方清瞇著眼睛,捋著胡須,若有所思道:“咱們王都竟然多了這么一個有趣的少年,呵呵,真是有意思!”

    秦塵回到家中,發現母親不在,心中微微一嘆。

    “母親這些天,每天早出晚歸,肯定是在為了賺錢而奔波,等學院大考之后,我得想辦法賺些錢,決不能讓母親繼續辛苦下去。”

    他暗下決心,而后回到自己的房間中,繼續修煉起來。

    簡陋的房間里,秦塵盤膝而坐,身上涌現一股淡淡的血色光暈,身下更是浮現一層淡淡的血色符文,將他包裹其中。

    前世身為八階血脈皇師,秦塵自然知曉不少血脈修煉之術,他此刻修煉的,正是前世武域極其逆天的一門血脈修煉之術。

    血脈覺醒之后,需要有一個鞏固的過程,而秦塵所做的,就是將自己的血脈鞏固下來。

    其次,武者對血脈的掌控,需要不斷的嘗試,才能如意的操控,進行催發,秦塵現在就在增加自己對血脈的掌控力。

    “怎么回事,我的血脈之力竟然比之先前些微提升了一絲!”

    一個時辰之后,秦塵震驚的發現,自己體內的那一絲雷電之力,竟然得到了一絲增長。

    這絲增長雖然極其細微,普通武者根本不會在意,但卻被他一下發現了。

    


    


    Ps:書友們,我是暗魔師,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