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39章 冷汗淋漓

武神主宰
     “八弟,你來這里干什么?”康王爺趙敬皺眉看了眼趙啟瑞。

    趙敬和趙啟瑞同為皇親國戚,自然有一些淵源,但是兩人的境界卻相差太遠,對于趙啟瑞這種整天花天酒地,只知道敗壞皇室名聲的王爺,趙敬一向是極其看不起的。

    “呵呵,王兄,天星學院大考,也算是我大齊國的一件大事,王弟我過來參觀參觀,也是想見識見識嘛。”

    趙啟瑞對康王爺的不屑不以為意,目光落在梁宇身上,笑道:“這位應該是器殿的梁宇大師吧?聽說梁大師和定武王府之前有一些誤會?我身邊這位就是安平候的大夫人趙鳳,梁大師和安平候都是我大齊國的精英,有什么誤會說開了就好,可千萬被記在心里,免得傷了和氣。”

    “梁宇大師,沒想到能在這里碰到你,真是出人意料。”

    趙鳳急忙抓住機會,跨前兩步上前說道:“之前我秦家和大師有了一些誤會,不過那都是家族子弟們不諳世事,若是有得罪之處,還望梁宇大師海涵,犬子秦奮,也已被教訓過了。”

    “趙夫人說笑了,你們秦家的事情,與我梁某無關,無需向梁某解釋。”

    “趙鳳一直對秦塵母子心懷不軌,想要攀上秦塵,又怎能與她親近。”梁宇心中冷笑道。

    趙鳳見梁宇不為所動,繼續道:“為了表達我們秦府的歉意,不久前我已將得罪過大師您的不孝子弟秦塵,連同他的母親秦月池一同逐出了秦家,他們已經算不得我秦家人了。”

    “這樣一來可以向梁宇表達衷心,重新拉攏梁宇;二來,就算老爺子回來想接回秦月池母子,這件事情已經弄得王都人盡皆知,老爺子考慮到秦府的聲譽也會做出讓步。”趙鳳心中盤算道,嘴角不由得向上抬了一下。

    一旁的康王爺聽到秦塵這個名字,眸光一亮,忽然頗有興致的凝視了過來。

    “什么?”

    聽到這話的梁宇神色猛地一變,額頭霎時滲出冷汗來,“你是說秦塵是因為與我起沖突,才被逐出的秦家?”

    “正是。”趙鳳目光一亮,自以為獲得了梁宇的認同,得意洋洋地道:“秦塵那廢物,竟敢得罪梁宇大師您,我秦家只是將他驅逐出去,已經算是莫大的開恩了。要我說,此人就應該被直接廢去四肢,然后跪在器殿門口十天十夜,方能解大師您的心頭之恨。”

    趙鳳說的神色激昂,梁宇心中卻是冷汗淋漓。

    “果真如此的話,那秦塵豈不是恨死自己了,秦家這是想害死他啊。”梁宇心中怒道!

    一時間梁宇身體發寒,背后冷汗淋漓。

    “梁大師,你沒事吧?”趙敬看到梁宇似乎有些不對勁,忍不住道。

    “我沒事。”梁宇猛地驚醒過來,心中一沉,事到如今,自己只能再想辦法彌補了。

    梁宇恨恨的看了眼還在那滔滔不絕的趙鳳,連活劈了她的都想心都有了,冷哼道:“你秦家的事情,梁某不想多聽,趙夫人還是請便吧!”

    梁宇一揮手,語氣已經不善起來。

    趙鳳臉上笑容一僵,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很快便又寰轉了過來,道:“梁大師,妾身是有心想要和大師您和解,這樣,如果大師您對我秦家有哪里不滿意的話,盡管說出來,只要我能做到的,定不推辭。”

    “呵呵。”梁宇嗤笑一聲,面露嘲諷道:“趙夫人說笑了,梁某可不敢和你秦家高攀關系,梁某和康王爺還有事商議,夫人還請速速離去吧。”

    梁宇轉過頭,臉色陰沉,不再看趙鳳一眼。

    趙鳳臉色瞬間變得極其難看,一時間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這時候祁王爺趙啟瑞笑著開口了:“梁大師……”

    他還想居中說和一下,卻不想梁宇一點都不給他面子,不等他發話,便直接打斷道:“祁王爺,梁某似與你不熟吧,那就不多留了。”

    梁宇心中怒火暗生,“趙啟瑞還想打秦月池的主意,也不看看自己的德行,若是讓秦塵看到自己與此人待在一起,豈不是又要被誤會了?”

    想到這里,他忍不住冷笑道:“祁王爺身為皇親國戚,有些時候還是注意一下影響的為好,整天與有夫之婦廝混在一起,被別人看到,恐怕還以為兩位有什么不正當的勾當呢。”

    “你……”趙啟瑞被說的臉都綠了,氣得渾身發抖。

    “八弟,梁大師說的沒錯,以后與人同行,還得注意一下分寸,可別什么人都不在乎,到時候丟了皇室的威嚴。”趙敬冷冷瞥了趙啟瑞一眼道。

    趙啟瑞敢怒不敢言,趙敬在皇族的地位,可比他高太多了,此時他只能壓抑著郁悶道:“是,王兄。”

    兩人頓時灰溜溜的離去了。

    “夫人,和梁大師談的如何?”趙鳳剛回到自己的看臺所在,秦勇便上前問道。

    趙鳳臉色發青,目光中涌動著猙獰之意,怒道:“哼,一個二品煉器師而已,拽什么拽,以為是自己器殿殿主么?”

    趙啟瑞也是臉色難看,冷哼道:“豈有此理,這梁宇也太囂張了。”

    秦勇見兩人氣急敗壞的樣子,就知道兩人剛才定然是吃了癟,急忙退在一旁,不敢觸兩人的霉頭。

    “梁大師,您消消氣,祁王他一向混賬,別為這種人氣壞了身體。”趙鳳等人剛離去,趙敬便對梁宇寬慰說道。

    梁宇點點頭,并未說話,眉頭卻是緊皺,心中盤算如何才能打消自己在秦塵心中的壞印象,唉,這趙鳳,簡直是害人不淺。

    趙敬看著眉頭緊皺的梁宇,若有所思,目光微微凝視向秦塵的所在,此子究竟是什么人,竟能讓梁宇大師為他得罪秦家和祁王?

    畢竟再怎么說,秦家也是大齊國首屈一指的豪門,梁宇雖然身為器殿的煉器師,不必在乎一些家族的臉色,但像秦家這樣的豪門,能不得罪,自然還是不得罪的為好。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

    趙敬看著秦塵所在,目光微微瞇起,饒有意味的一笑。

    


    


    Ps:書友們,我是暗魔師,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