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40章 大考開始

武神主宰
     看臺下方,秦塵三人坐在一起。

    “塵少,過會的血脈覺醒儀式,你千萬別緊張,只需要用心感應自己血脈中的力量,一定可以的。”

    “放心吧,我感覺塵少和以前變得不一樣了,這一次一定能夠覺醒血脈的。”

    患難知真情,聽到林天和張英兩人的話,秦塵心中微微一暖。

    忽然,秦塵轉過頭,看向廣場入口。

    一道纖柔的身影,緩緩的從廣場外走了進來。

    “母親!”

    秦月池來到廣場上,目光微微掃了一下,母子兩人似乎心有靈犀般,目光瞬間交匯在一起。

    秦月池微微一笑,對秦塵露出一個加油的笑容,而后并未走向秦塵,而是在看臺上隨便找了一個位置,靜靜的坐了下來。

    盡管秦月池來的悄無聲息,但她那傾城傾國的容顏,還是瞬間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這女子是誰?居然這么美?”一名男子驚呼道。

    “啪!”

    他旁邊的朋友瞬間給了他一個暴栗,輕聲道:“小聲點,她你都不認識?她就是秦家的大小姐,秦霸天的小女兒秦月池。”

    “什么?就是她?曾經王都的第一美人,果然名不虛傳。”

    看臺上方,看到這一幕的趙鳳目光一瞇,眸中兇光涌動,“哼,沒想到秦月池這個賤人也來了,也好,正好看看她的寶貝兒子,究竟是如何被逐出天星學院的,哈哈哈……”

    而她身邊的祁王,眼中則是露出一絲淫逸之色。

    “院長大人來了。”

    這時不知是誰突然大喊了一聲,整個廣場瞬間安靜下來,一群人從廣場外走了進來,其中一名須發花白的老者,身穿月白長袍,正是天星學院的院長褚瑋辰。

    在他身邊,還有著幾名氣度不凡的強者,一行人很快來到了高臺最中央的主桌之上。

    令眾人震驚的是,以往年度大考的時候坐在主座上的往往都是褚瑋辰院長,但這一次,在謙讓了一下之后,竟然是一名身穿青色武袍的中年男子,坐在了最為上首的位置,而褚瑋辰院長,僅僅是坐在他的身旁。

    “這家伙到底是誰啊?”

    “竟然坐在了主位上,以前從來沒有見過啊?”

    “難道是王宮里的大人物?”

    下方不少學員議論紛紛。

    “咦,這一次陛下竟然派出了靈武王蕭戰參加本次考核,看來陛下對天星學院的本次考核十分重視啊?”見到黑衣男子,康王爺吃驚的脫口道。

    靈武王蕭戰,是大齊國的戰神人物,一身修為達到了四階玄級巔峰,只差一步跨入宗級,號稱大齊國第一強者,是王宮的保護神。

    也就只有他,才能坐在同為四階玄級強者的褚瑋辰院長之上了。

    此時一些見過蕭戰的王孫貴族,武道強者,紛紛暗中議論起來,“天星學院雖然是王都第一學院,但還沒重要到讓靈武王蕭戰親至的程度吧?此番靈武王前來,絕對另有目的。”

    “莫非是因為那個原因……”康王爺心中一動,忽然若有所思。

    年末大考的場地在學院的練武場。

    盡管高臺上坐滿了不少人,但依舊顯得十分的遼闊宏偉。

    “諸位,今天是我們天星學院大考的日子,歡迎各位前來參加。”

    一名身穿灰袍的老者走上高臺,洪聲說道,目光凌厲。

    此人是天星學院葛洪副院長,學院大大小小的主持會議都是他當主持。

    “此次大考共分兩個環節……”葛洪在臺上大聲講述起來。

    年末大考,分血脈覺醒和武考比試。

    血脈覺醒,是將所有未曾覺醒血脈的弟子,再次聚集在一起,接受集體的洗禮。

    這個過程,并不受重視,相當于觀禮。

    畢竟能加入天星學院的學員,幾乎每一個都能覺醒血脈,之所以沒有覺醒,很多只是因為年齡沒到的緣故。

    這些人中,絕大多數都是今年剛剛加入學院的新學員,且不出意料的話,在年末的覺醒儀式上,大多數人都會覺醒屬于自己的血脈。

    但是今年的覺醒儀式,卻顯得有些不一樣。

    一些知道內幕的人,臉上的表情紛紛變得無比古怪,目光在學員之中搜尋著。

    因為他們聽說,天星學院出現了一個加入學院兩年多,都不曾覺醒血脈的學員。

    按照天星學院的規矩,如果一名學員,在入學三年內,都未曾覺醒血脈的話,就會被逐出學院。

    這個規矩雖然在學院建院之初就已存在,但在天星學院上百年的歷史上,還從未發生過一起。

    但今天,這個記錄有可能會被打破。

    只要此人在這一次的血脈覺醒儀式上依舊沒能覺醒血脈,便會成為天星學院上百年歷史上,第一個因為無法覺醒血脈,而被逐出去的學員。

    如果對方只是一個普通人,恐怕還無法引起這么多人的注意。

    偏偏這個沒有覺醒血脈的學員,還是大齊國素有軍神之名的定武王秦霸天的外孫,秦家的私生子,秦塵。

    這么多因素結合在一起,就不得不讓人八卦起來了。

    在葛洪宣布完流程之后,一大群不曾覺醒血脈的初級班弟子,紛紛被聚集到了廣場之上,足足有百多號人。

    廣場之上,早已有血脈圣地的人布下了各種儀器。

    在這么多人的目光注視下,來到廣場上的許多學員,內心紛紛無比緊張。

    “快點告訴我,哪個是秦家的秦塵?”

    “你找到了么?”

    “秦家虎父犬子啊,竟然有弟子兩年多都沒有覺醒血脈,簡直不可思議,如果今天還不覺醒,秦家恐怕要成為我大齊國的一個笑話了。”

    “嘿嘿,李兄,這話你可說錯了,他母親雖是秦家人,但父親卻不是秦家人,所謂的虎父犬子,根本不成立啊。”

    “這倒也是,恐怕這秦塵血脈無法覺醒,也是因為他父親的緣故吧,堂堂我大齊國第一美人,怎么會找了這么一個男人,莫不是在外出的過程中,被人給……”

    “噓!你不要命了不成,有些話可不能亂說,小心你的腦袋。”

    人群嘈雜聲中,秦奮等人陰險的目光紛紛凝視向秦塵所在,這一看,眾人目光都是一怔,因為他們發現,秦塵根本沒有起身進入廣場上的想法。

    


    


    Ps:書友們,我是暗魔師,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