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41章 針鋒相對

武神主宰
     “秦塵,輪到沒覺醒血脈的學員去接受血脈洗禮了,你怎么還坐著不動?難道是想蒙混過關么?”

    秦奮猛地站了起來,眾目睽睽之下對著秦塵大聲喝道,心中暢快無比,哈哈,秦塵絕對是害怕無法覺醒血脈,所以不敢上去,他越害怕,自己就越要戳穿他。

    秦奮的大喝,頓時將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瞬間集中到了秦塵的身上。

    “秦塵,你怎么了?”林天臉色擔憂,低聲向秦塵詢問道。

    張英則是站起來怒喝道:“秦奮,你胡說八道什么,塵少只是還沒準備好,你著急個什么勁,哼,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監。”

    “張英,你算什么東西,敢這么和我說話。”秦奮不屑的看了眼張英,放聲笑道:“還沒準備好,哈哈,你看看臺上,所有人都準備好了,莫非就他一個沒準備好?我看他是沒信心覺醒血脈,想要蒙混過關吧,哼,幸虧我秦家已經將這廢物娘倆逐出去了,否則眼看十六歲了,連血脈都沒有覺醒,簡直是丟我秦家的臉。秦塵我若是你,哪還有臉還活在這世上,早就死了算了。”

    “咦,秦家已經將秦塵給逐出去了?”在場不少達官貴人,立刻從秦奮的話中捕捉到了一絲訊息。

    “你胡說八道什么,要死也是你這種人先死。”張英氣得渾身發抖。

    “張英,別和他廢話。”秦塵默默的坐在看臺上,并不理會秦奮的叫囂,神情泰然自若,仿佛在看一個跳梁小丑。

    不遠處,秦月池擔憂的看著秦塵,雙手緊緊糾結在一起,看到備受質疑的秦塵,心痛不已。

    “秦塵,你身在名冊之中,還不給我上臺來。”一名進行覺醒儀式的學院導師,忽然看了眼手中的花名單,幾步來到秦塵面前,語氣不善的說道。

    此人長著一副三角眼,尖嘴猴腮,模樣十分猥瑣,冷冽的目光如刀鋒一般,狠狠落在秦塵身上,似乎憤怒于他擾亂了考核的秩序。

    “夫人,這位就是我們買通的茍旭導師,有他在,秦塵今天的血脈覺醒儀式,絕對無法成功。”秦勇立刻附在趙夫人耳畔說道。

    趙夫人陰陰一笑,瞇著眼睛道:“好,那咱們就等著好看戲吧。”說著掃了眼下方臉色微微發白的秦月池,心中得意道:“小賤人,到現在還一副端莊的模樣,等過會看你怎么哭,哈哈哈哈。”

    高臺上。

    靈武王蕭戰和褚瑋辰院長微微皺眉。

    負責主持的葛洪副院長看到這一幕,當即站了起來,沉聲道:“秦塵,你為何不接受血脈洗禮?”

    秦塵的事情,他也聽說過,而且也了解過,這名學員,修煉十分刻苦,葛洪內心還是十分欣賞的,作為學院,肯定是不愿放棄任何一個學員,但是,院規畢竟是院規,如果秦塵連續三年都未曾覺醒血脈,那他不得已,也就只能將他開除了。

    眾目睽睽之下,秦塵緩緩站起,淡定道:“葛副院長,非是學生不愿參加血脈覺醒,而是學生的血脈已經覺醒了。”

    秦塵此話,令所有人一怔。

    “哈哈,你的血脈已經覺醒了?”秦奮仿佛聽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話一般,怔愣之后,便是肆無忌憚的大笑,一臉鄙夷道:“秦塵,你為了蒙騙過關,竟連這種謊話也說的出口,你要是能覺醒血脈,豈不是母豬都能上樹了。”他對著葛副院長拱手道:“副院長大人,依學生看,這種奸詐之徒,學院應該直接開除了當,何必再給他機會。”

    秦奮的提議,引來了一群人的贊同。

    “對,這種學員,學院不如直接開除算了。”

    “在諸位院長和大人面前撒謊,罪無可恕。”

    “連最基本的誠信都沒有,豈能成為我天星學院的弟子。”

    魏震和魏真等一群人,在臺下紛紛起哄,目光鄙夷的看著秦塵,他們不敢直接找秦塵的麻煩,但這么一個痛打落水狗的機會若是不抓住,那也太浪費了。

    此時臺上眾人看著連連冷笑的秦奮,心中忍不住暗想:都說秦塵母子在秦家不受待見,現在看來,果然如此。

    “秦塵,你可知欺騙學院,究竟是何罪?葛副院長,在下提議,直接免去這秦塵測試的資格,逐出學院。”

    茍旭心中也是大喜,他收了趙夫人的好處,目的就是要讓秦塵考核不通過,誰知秦塵竟然不服從學院安排,若是能直接逐出,豈不更加方便?

    葛洪不悅的看了茍旭一眼,學員們起哄也就罷了,這茍旭身為學院導師,瞎摻合什么。

    “秦塵,你說你覺醒了血脈,可有證據?”葛洪沉聲道。

    秦塵眉頭一皺,他倒忘了,自己的血脈覺醒,并未經過血脈圣地的血脈師驗證,只得道:“沒有,學生是自行覺醒的……”

    “哈哈哈,自行覺醒。”不等秦塵把話說完,秦奮已經捧著肚子,哈哈大笑起來,他身子弓著,笑得眼淚都快出來了,邊笑邊嗤笑道:“能自行覺醒血脈的,哪個不是王國赫赫有名的天才,你一個廢物,也能自行覺醒血脈,簡直讓人笑掉大牙,哈哈,哈哈哈。”

    場上嗡嗡議論起來,不少人都憐憫的看著秦塵,在他們看來,秦塵絕對是生怕覺醒不了血脈,想要蒙混過關了。

    唉,堂堂定武王秦霸天,怎么會有這么一個外孫。

    “沒有證據,卻妄稱自行覺醒了血脈,副院長,此事已經很清楚了,在下以為,秦塵心術不正,應直接逐出學院,以儆效尤。”茍旭拱手厲聲道。

    秦塵看了眼茍旭,自己似乎從未得罪過此人吧?此人為何處處針對自己?

    他懶得看對方一眼,對葛洪拱手道:“葛副院長,血脈檢測十分簡單,只需學院安排一名血脈師驗證一下,便知學生究竟有沒有覺醒血脈!”

    秦塵鎮定自若的模樣,讓在場不少人心頭一怔,莫非此人真的自行覺醒了血脈?畢竟這樣的謊言,可是很容易被拆穿的。

    茍旭心中也是一沉,難道這小子真的覺醒了血脈?此事概率雖低,但也不是不可能,他急忙拱手道:“副院長,現在乃是年末大考的時候,豈能因為這秦塵一個,而破壞了大考的流程,此事萬萬不妥,即便是要驗證,屬下以為,也應該是在血脈覺醒儀式上進行驗證。”

    


    


    Ps:書友們,我是暗魔師,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