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56章 身敗名裂

武神主宰
     聞言,茍旭臉色刷的一片慘白。

    “褚院長,你一定要相信我,屬下怎么可能陷害秦塵呢?這對我來說,根本沒有好處啊。”茍旭焦急道。

    褚瑋辰陰沉著臉,沒有理會茍旭,道:“葛洪,你去將號簽拿來。”而后他目光凌厲的看向秦塵,厲聲道:“秦塵,若是沒有證據,膽敢誣陷學院導師,光是這一點,老夫就可以直接開除你。”

    一股恐怖的氣勢,頓時壓在秦塵身上,如狂濤駭浪一般。

    秦塵面對褚瑋辰的壓迫,毫不變色,只是淡淡道:“學生自然不會誣陷學院導師。”

    此時觀眾席上,早已是嘩然一片。

    這一次天星學院的年末大考,實在是太刺激了一點,不但發生了秦家內斗,秦府二少爺被廢,這些精彩之事,如今竟然還引出了天星學院導師勾結秦家,陷害學員的事來,這簡直就像是在眾人之中投下了一顆重磅炸彈。

    所有人的八卦之火都熊熊燃燒起來,一個個興奮不已,觀察事態的發展。

    看著秦塵一臉平淡,絲毫不受自己威壓壓迫的模樣,褚瑋辰目光一閃,露出饒有興致之意,一個學員,竟能擋住自己的威壓,有點意思!

    不多時,葛洪便將抽簽箱拿了出來,將里面的號簽,紛紛倒了出來。

    一旁,茍旭臉色發白,渾身冷汗淋漓,眼神深處帶著一絲恐懼。

    抽簽箱中一共只有十六個號簽,秦奮和秦塵的號簽,十分清晰的呈現在了褚瑋辰的面前。

    “嗯?”

    僅僅是掃了一眼,褚瑋辰的目光便瞬間冷了下來,冰冷的看向茍旭,寒聲道:“茍旭,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我……我不知道啊院長!”茍旭不敢看地上的號簽,更不敢直視褚瑋辰的雙眼,只是顫抖的說道。

    葛洪一愣,不明白發生了什么的他,仔細凝視向地上的號簽,立刻發出驚咦之聲:“咦。”

    只見地面上的諸多號簽,看似一模一樣,沒什么分別,可秦塵和秦奮的木牌號簽一角,不知被誰摁了一個小小的凹痕,留下了記號。

    這絲記號,雖然十分細微,但抽簽之人只需要仔細辨別,還是能在極短的時間內,就從諸多木牌中,摸出秦塵和秦奮的木牌。

    葛洪的眼神,也瞬間陰沉了下來,莫非茍旭真的和秦家勾結,想要廢掉秦塵?如果真是這樣,那問題就嚴重了,這絕對是天星學院歷史上,前所未有的重大事故。

    觀眾席上眾人看不到木牌上的異狀,此時全都紛紛議論不已,探頭探腦的觀望。

    “茍旭,你給我們一個解釋。”葛洪怒吼道。

    “葛副院長,這完全不關我的事啊,木牌上的記號,根本不是我做的,那凹痕,也不是我摁的,除了我之外,還有很多導師能接觸到這木牌,和我真的沒有關系。”茍旭惶恐的大叫道。

    葛洪一怔,和褚瑋辰對視一眼,略微沉思起來,茍旭說的不是沒有道理,能夠接觸到號簽木牌的,并不只有他一個。

    “呵呵,茍旭導師還真是厲害,這些號簽拿上來后,您看都沒看一眼,就知道我和秦奮的號牌被人做了記號,甚至連記號做在哪里,怎么做的都一清二楚,嘖嘖,這等未卜先知,睜眼說瞎話的本事,學生還真是佩服呢。依學生看,在天星學院做一個小小的導師,實在是委屈茍旭導師您了,依導師您的大才,應該去大陸上那些帝國當國師才夠啊。”秦塵嘲諷的說道。

    褚瑋辰目光一沉,的確,茍旭所站的位置,還不如葛洪靠前,以葛洪的修為,都凝視許久才看出端倪,可茍旭基本沒看地上的木牌,竟然一下說出了木牌被做了記號,以及做在了哪里,如果不是他事先知道,根本不可能。

    “我……我……”茍旭張著嘴,此時卻完全不知道該說什么。

    “好啊你,竟敢陷害塵少,說,秦家到底給了你什么好處,竟讓你做出這等喪心病狂之事,如果不是塵少福大命大,說不定就死在你和秦奮手上了,如此狼心狗肺,豬狗不如,你還配當一名導師么?”

    聽到這里梁宇,如何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他臉上涌現憤怒之色,一把抓住茍旭的衣領,憤怒搖晃起來。

    梁宇何等修為,茍旭雖然是天星學院的導師,但卻根本無法抵抗,被晃得臉色發白,體內氣血翻涌。

    “梁宇,住手!”褚瑋辰冷喝一聲,四階玄級的氣息落在梁宇身上。

    “哼。”梁宇一把將茍旭扔在地上,對著褚瑋辰怒哼道:“褚院長,我敬你是個人物,但若今日不給塵少一個交代的話,我梁宇決不罷休。”

    看著梁宇慷慨激昂,憤怒咆哮的模樣,褚瑋辰和葛洪面面相覷,這梁宇是器殿的煉器大師,偏偏非要摻和進來,他和秦塵究竟是什么關系?

    想歸想,褚瑋辰心中的憤怒,卻不比梁宇有絲毫微弱,怒道:“葛洪,將茍旭押下去,給你一天時間,一定要把這件事情給我調查清楚!”

    茍旭雙腿一軟,癱在地上,抱著褚瑋辰的小腿哭喊道:“院長,我冤枉啊,我真的冤枉啊。”

    但已經無人理睬他了,葛洪一揮手,兩名早就站在一旁的學院執法處導師,兩邊架著茍旭,將他抬了下去。

    “秦塵,如果我們查出茍旭真與秦家有勾結,我褚瑋辰保證,絕對會給你一個公平的答復。”褚瑋辰嚴肅道。

    “學生相信院長。”

    秦塵微微一笑,走下擂臺。

    “塵少,小心慢走。”梁宇在一旁恭敬笑道。

    秦塵停下腳步,道:“梁宇大師,你不是有什么事吧?”

    “咳咳,沒有。”梁宇將腦袋甩得像撥浪鼓:“在下只是看到如此罪惡行為,心中不忿而已。”

    “那好。”秦塵摸了摸鼻子,沉思了下道:“若是以后有什么事,可以來學院找我。”

    自己今天徹底得罪死了秦家,趙鳳接下來一定會找自己的麻煩,他自己不怕,但母親卻有可能會有危險,既然梁宇主動示好,倒可以接觸一下。

    


    


    Ps:書友們,我是暗魔師,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