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84章 購買靈藥

武神主宰
     無視這些人的話,秦塵看向徐管事。

    徐管事嘴角抽了抽,道:“更好的兵器,我們聚寶樓自然也有,不過那些都是三階的寶兵,屬于珍品中的珍品,售價都在三十萬銀幣以上,如果塵少想看的話,我可以拿給你看。”

    “這么貴?”秦塵一愣。

    他身上總共才只有十一萬銀幣,還是年末大考的獎勵,本以為買一柄寶兵完全足夠了,現在看來,還差得遠。

    其實秦塵很清楚,人級的武者,一般使用一階的寶兵就夠了,甚至于很多地級的武者,也都使用的一階寶兵。

    而二階的寶兵,往往是地級武者和天級武者使用。

    至于三階的寶兵,許多天級的強者都未必擁有。

    如今他才是人級后期巔峰,就想要購買三階的寶兵,自然十分困難。

    偏偏令他頭疼的是,那些一階和二階的寶兵,他實在是看不上眼,這才導致他進入了進退兩難的地步。

    “哈哈哈,沒錢還來聚寶樓。”

    “真是笑死我了,一個人級的武者,竟然想購買三階的寶兵,他以為他是誰?大齊國的王子嗎?”

    “可笑剛才還在嫌棄冷陌大師的作品,究竟哪里來的勇氣?”

    人群傳來一陣哄堂大笑。

    “塵少。”

    張英和林天氣得臉色漲紅,憤憤不平的道:“這些人也太過分了。”

    “算了,他們想笑就讓他們笑去吧。”

    秦塵擺了擺手,他才沒有那么多精力去處理別人的嘲笑,他的時間實在是太緊張了。

    本來準備直接購買一件寶兵,現在看來是不成了,秦塵對徐管事道:“徐管事,你們這里有靈藥嗎?”

    “呵呵,我們聚寶樓應有盡有,靈藥自然不缺。”徐管事笑道,對秦塵的態度并未有絲毫變化。

    “嘖嘖,這秦塵寶兵沒有買到,怎么買起靈藥來了,他不會還是一個煉藥大師吧?”葛州戲虐笑道。

    “很有可能,這小子可是連冷陌大師煉制的寶兵都看不上的人,這樣的天才,是個煉藥師,也很正常嘛。”

    “哈哈,哈哈哈!”

    連鵬等人紛紛大笑起來,一臉戲虐之色。

    無視這些人的嘲諷,秦塵在徐管事的帶領下,很快就來到了靈藥區。

    “無心果來一顆。”

    “千金子要一兩。”

    “再來三根寒明草。”

    “……”

    不得不說,聚寶樓還真不是夸的,藥材十分齊全,秦塵迅速的購買了一些自己用得到得藥材,最后還買了兩顆檢測血脈的血脈石。

    “無心果一千銀幣一顆。”

    “千金子三千銀幣一兩。”

    “寒明草一千五百銀幣一根。”

    “……”

    一通選購之后,徐管事迅速的結算完成,微笑道:“一共是三萬八千五百銀幣,這五百銀幣零頭,在下就做主去掉了,誠惠三萬八千銀幣。”

    徐管事微笑看著秦塵。

    “哈哈,徐管事,這小子能拿的出來三萬八千銀幣才有鬼。”

    “聽說此人已經被秦家逐了出去,現在和他母親住在城西的平民窟,那可是都是渣滓住的地方,身上能有錢才怪。”

    “別說三萬八千銀幣了,此人估計連三千八百銀幣都拿不出來吧。”

    “如果我是聚寶樓管事,遇到這種消遣聚寶樓的客戶,早就直接扔到大街上去了。”

    葛州、連鵬幾人笑道,笑聲帶極盡嘲諷之色。

    秦塵被秦家逐出去之事,他們不是沒有耳聞,如果秦塵身上有錢的話,就不會和他母親住到城西那樣的地方去了。

    城西那是什么地方?

    貧民窟啊。

    一棟房子也就幾千銀幣的地方。

    住那種地方的人,能一次性拿出來三萬多銀幣購買藥材?打死他們都不信啊。

    “要是這秦塵能拿出來三萬八千銀幣,我就把這張黃梨木桌給吃下去……”

    為了證明自己的判斷,葛州下了一個賭咒。

    只是他的話音還未來得及落下,眼珠子驀地瞪圓了,聲音戛然而止,就像是被掐住的老鴨。

    只見秦塵一抹右手,一道微光閃過,手中倏地出現了幾張銀票,遞到了徐管事手中。

    “這里是三萬八千銀幣,徐管事你點一下。”

    儲物戒指?

    在場所有人目光一凝,都嚇了一跳。

    這可是至少價值十萬銀幣以上的寶物,一般天級的武者也未必人手一個。

    這小子竟然有儲物戒指?

    所有人心中都是暗驚。

    看了眼手中的銀票,徐管事隨手一點,老臉頓時像菊花一般展了開來,咧嘴笑道:“沒錯,三萬八千,分文不少!”

    一旁,葛州就跟吃了個死老鼠一樣,臉色要多難看就多難看。

    尼瑪,他剛剛才說完秦塵要是拿的出三萬八千銀幣,就將花梨木桌給吃下去。

    誰知道他話還沒說完,秦塵就直接拿出了三萬八千銀幣,還不動聲色的展露了一下儲物戒指。

    這可是他們都沒有的寶物啊!

    這臉打的哐哐哐的,都腫的不成樣子了,恨不得有個地縫能直接鉆下去。

    “這秦塵不是被秦家逐出去了么?而且住在城西,他哪里來的銀票,不會是坑蒙拐騙來的吧?”

    忽然,人群中有人疑惑說道。

    這話一出,葛州等人眼睛一亮,幡然醒悟了過來。

    對。

    肯定是這樣!

    除了這個理由,沒有別的解釋了。

    “我說呢,這小子怎么會拿得出銀票,原來是坑蒙拐騙來的。”

    “哼,這種卑劣的事情,也就只有一些渣滓才能做得出了。”

    “嘖嘖,年輕人窮也要窮的有骨氣,為了一些金錢,做出下三濫的事情來,簡直是我輩武者的恥辱。”

    葛州幾人話風一變,頓時冷嘲熱諷起來。

    人群中,李青峰看白癡一般的看著葛州、連鵬幾人。

    這幾個白癡,難道鄙視人的時候一點都不關注對方的消息的么?

    秦塵的確是很窮,但是昨天天星學院年末大考之后,剛剛獲得一枚儲物戒指和十一萬銀幣的獎勵,這些家伙難道都一點都不打聽的么?

    還在那里不停的嘲諷別人。

    分明一群白癡啊!

    李青峰忍不住往后站了站。

    和這群白癡站在一起,簡直是被拉低了智商。

    “對了,剛才我似乎聽到有誰說過,只要我能拿出銀幣,就將這黃梨木桌吃下去的,不知道是不是我聽錯了?”

    收起靈藥,秦塵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在二層大廳中疑惑說道。

    他這話一落,眾人全都面色古怪的看向了葛州。

    面對眾人的目光,葛州臉色猛地一變。</div>

    


    


    Ps:書友們,我是暗魔師,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