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88章 爭鋒相對

武神主宰
     “哪里來的窮鬼,賭不起東西,居然也在這里大放闕詞!”顏如玉秀眉微蹙,冷哼了一聲。“是啊,陽大師,這樣的人,也讓進聚寶樓,沒的打擾了我們的興致!”連少門主也冷哼一聲道,一臉不滿之色。竟然將他送出去的東西說成是尿壺,簡直豈有此理。陽大師眉頭一皺,看到了秦塵身邊的徐管事,冷聲道:“徐征,他們幾個是誰?不參加賭寶,誰讓你帶過來的?”徐管事額頭頓時冒出了冷汗,急忙上前道:“陽大師,這三位是塵少和他的朋友,是我們聚寶樓的客人,剛剛還在我們聚寶樓消費了的。塵少是定武王的外孫,這一屆天星學院年末大考的冠軍,所謂來者是客,我們聚寶樓開門做買賣,哪有把客人往外趕的道理!”徐管事的話,不但交代了秦塵他們的身份,同時也交代了緣由。畢竟論地位,他比陽大師差太遠了,對方震怒起來,分分鐘可以擼了他,讓他卷鋪蓋走人。“哼,我們聚寶樓雖然做生意,來者是客,但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能進來的,有些人我們根本不歡迎。”陽大師冷哼。他是動了怒氣了。事實上,他之前所說的價格,的確有夸張之分。畢竟這里是他聚寶樓的賭寶,若是不夸張一點,以后還會有誰過來?誰還會花錢來他聚寶樓賭寶?現在,連少門主賭出來的一件寶物,竟然被別人說成是尿壺,他如果沒有一點表示,以后聚寶樓還怎么做生意?怎么在王都立足?“聽到沒有?陽大師說不歡迎你們。”“徐管事,你還不將這幾個小子趕出聚寶樓去?”“兩個鄉巴佬,不懂就別亂說話,這等從圣洛秘境中挖掘出來的寶物,豈是你們能看的懂的?”“胡說八道。”在場諸多少男少女,甚至包括一些成年富豪們,頓時和見了殺父仇人一樣,紛紛冷嘲熱諷起來。敢質疑陽大師的鑒定,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陽大師什么人物,他說的東西豈會有假?“這……”聽得眾人的聲討,徐管事看了眼陽大師,又看了眼秦塵三人,不由臉露尷尬之色,陷入兩難的境地。“徐征,還不給我將這幾個人趕出去?”陽大師又冷哼道。“塵少,我是不是說錯話了。”張英臉色蒼白,有些忐忑的說道。“要不我們先走?”林天也緊張道。得罪了聚寶樓的鑒寶大師,就算是他們父親,恐怕也不敢多留。“既然這聚寶樓不歡迎我們,那我們走便是,不過,你剛剛并沒有說錯,這水壺的的確確就是一個尿壺,可惜啊,有些人沽名釣譽,居然把這當成是一件真寶,真是讓人笑掉大牙。”秦塵嗤笑一聲,既然別人不歡迎他,那他也不會死皮賴臉的待著,轉身就要和林天、張英他們離去。“給我站住,你竟敢說本大師鑒定出來的真寶是尿壺,今天你不給本大師說清楚,休想離開我聚寶樓!”忽然。一股恐怖的威壓彌漫而出,如同一座大山,狠狠壓在秦塵三人的身上。轟隆!張英和林天腳下一軟,在這股威壓沖擊下,差點摔倒在地,臉色蒼白一片。如果不是秦塵扶住他們,兩人恐怕已經摔倒在地了。即便如此,兩人背后的衣袍,也已瞬間被冷汗浸濕。“小子,有種你再說一遍。”陽大師怒目圓睜,如同一頭發怒的獅子,一雙眼眸宛若利劍,刺向秦塵。“怎么,難道你鑒定錯東西,還不準說出來不成?尿壺就是尿壺,你再怎么口落懸河,也不能變成真寶!”秦塵轉過身,直視陽大師的雙眼,在他的氣勢壓迫下,渾然不懼,眼神坦蕩。“嘎?”“我的老天,這秦塵瘋了!”“竟然敢這么對陽大師說話!聽到秦塵的話,全場所有人都嘩然,一臉發懵的看著秦塵。先前張英所說,還有可能是口誤,可現在秦塵,卻是明明確確指名了陽大師所鑒定出來的就是尿壺。尿壺你妹啊!這可是陽大師,王都首屈一指的鑒定大師,聚寶樓的供奉,竟敢說他鑒定出來的真寶是尿壺。想找死也用不著這么出格吧?一群人見鬼一般的看著秦塵。“你說什么?”陽大師顯然也沒料到秦塵竟然真敢再說一遍,暴怒之下,他跨前一步,一股更加可怕的威壓沖擊了過來。“被我說破惱羞成怒了?想動人打人了?有種你就動手試試看,我秦塵也不是怕事之人,你想要蒙人,盡管蒙去,但別在我秦某人面前裝逼。”秦塵不屑的說道。一個普通的尿壺,竟然也被說成是一件破損的真寶,被張英說破,居然還惱羞成怒起來了,也不知道哪里來的臉面震怒。“大膽!”陽大師勃然大怒,臉色鐵青,目光陰郁的幾乎要殺人,他深吸一口氣,強忍著怒氣道:“我陽炎生平見過寶物無數,鑒定過寶物無數,知識之淵博,整個大齊國排名前列,你一個黃毛小兒,竟然也敢質疑陽某我?哼,你也不在王都打聽打聽,我陽某人何時蒙騙過他人,今天你若是不說清楚,老朽定然與你誓不罷休。”“就是,以陽大師的大名,怎么會蒙騙他人。”“你看這器物上的陣紋,這造型,分明是一件上古真寶,只不過因為時間長久,破損了而已,若是有人能修復上面的陣紋,說不定就能得到一件上古異寶。”“這也是陽大師脾氣好,換做是我,鑒定出來的上古真寶被說成是尿壺,妥妥的當場殺人了。”葛州、連鵬等人震怒連連,好像被侮辱的是他們自己一般。“整個大齊國排名前列?我還整個天武大陸排名前列呢!”秦塵無語。你一個小小的大齊國鑒定師,能見過什么寶物?說的這么囂張,好像天底下的寶物他都認識一般。要知道上古時代的寶物,即便是自己,也不敢說完全了解。“小子,我念在你年幼,不知天高地厚,也不準備如何追究。”陽炎冷哼一聲,盯著秦塵,道:“今日,你在此地毀我聚寶樓、以及我陽某人的名聲,我也不想對你如何,只要你當眾跪下向我道歉,我可既往不咎,否則,我不管你什么身份,都休想安然走出我聚寶樓。”

    


    


    Ps:書友們,我是暗魔師,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