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89章 修復陣紋

武神主宰
     嘩啦!整個聚寶樓二層,迅速走上來諸多護衛,各個虎視眈眈的盯著秦塵三人,那目光好似要殺人。同時越來越多的客人被吸引來了第二層,聽說這里的狀況之后,各個震驚的看著秦塵。昨天剛獲得天星學院年末大考冠軍的秦塵,居然在聚寶樓鬧事。這個消息一出,所有人都嘩然。這是要出大事情啊!“看來你這是準備強留下我等了?”秦塵面色一沉。“哼,今日之事,在場眾人有目共睹,閣下先行污蔑我聚寶樓,難道就想這么一走了之?我聚寶樓在大齊國開業上百年,憑的是口碑,是良心,豈容你肆意污蔑?”“污蔑?”秦塵搖頭:“我只是說出一個事實罷了,這水壺的作用到底是什么,你我也無需爭辯,只需將上面的陣紋修復,就能知道結果,何必在這里多費口舌?”“修復陣紋?”陽炎大師嗤笑一聲,冷笑道:“此物經老夫鑒別,至少乃是萬年以前的真寶,其中的陣紋結構,與如今陣道體系大為迥異,別說我大齊國了,就算整個西北五國,恐怕都很難有人在短時間內將其陣紋修復。你提出這個建議,根本就是做賊心虛,想要依靠胡攪蠻纏過關,哼,豈有那么便宜之事?”說到這,陽炎大師對著眾人拱手道:“在場肯定也有不少略懂陣法之人,大可觀摩一下這上古真寶,看看這陣紋,是否乃是上古陣法?此子如此污蔑與我,我陽某自然無所謂,但我聚寶樓開門做生意,豈能容他人如此詆毀。”“我來看看。”“嘶,這的確是上古陣紋啊。”“你看看這紋路,這筆法,與當今陣道截然不同,就算是大陸近代歷史上,也從未有過這種勾勒手法的陣道體系,至少也是萬年以前的器物了。”“這可是從圣洛秘境中挖掘出來的器物,再加之有萬年歷史,極有可能是某種破損的上古真寶啊。”“竟然說這水壺是尿壺,這秦塵的確也太過了。”在場眾人,俱是王都有頭有臉的人物,其中不少人在陣紋方面,雖然并不精通,但也略懂一二,紛紛指指點點起來。“陽炎大師所言沒錯,經小女子觀察,這器物之上的陣紋,品階極高,至少在三階以上,豈會是尿壺這等污穢之物,此人信口雌黃,胡言亂語,其心可誅。”顏如玉仔細觀摩片刻手中水壺,也是清冷說道。她聲音清脆,在二層大廳中回蕩,瞬間傳入眾人耳中,引來眾人一陣贊同。“顏家乃是我大齊國第一陣道世家,聽說顏如玉小姐在陣道方面,也有驚人天賦,年僅十八,已經是一階陣紋師了,將來極有可能繼承顏家衣缽,她這么說,定然錯不了!”“三階以上的陣紋,豈不是說這器物至少也是三階以上的真寶?嘶,這等上古真寶即便是破損了,若是拿到拍賣會上,也起碼價值數萬銀幣啊。”“聽說上古時代,真寶輩出,有不少壺罐類逆天寶物,光是史料中記載的,便有吞天魔罐、斬帝壺、一氣三清壺等,莫非此壺會是這等異寶?”“嘶,真若如此,上億銀幣都買不到啊,這可是無價之寶!”人群嘩然,激動萬分。近代史上,壺類寶物不多,但傳聞上古時代,不少煉器師們卻喜歡祭煉壺罐類寶物。最著名的,還是斬帝壺!傳聞那斬帝壺只需輕輕催動,便能斬千里之外武帝強者首級,有莫測神威。來聚寶樓賭寶的,俱是一些想賭出遠古重寶的人,如今想到這個可能,一個個激動的幾乎要了。個個眼神火熱。甚至那送出水壺的連鵬,此時也隱隱有些后悔,自己不該太過魯莽,就送出寶物。若此物真是斬帝壺這等異寶,那自己簡直腸子都要悔青了。聽得眾人的議論,秦塵不禁傻眼。這些家伙難道都是白癡么?斬帝壺那是什么寶物?那可是上古時代長天大帝的重寶,傳聞中圣級的寶物。這一個破壺,雖然是黑暗時代之前的東西,但居然被懷疑成是斬帝壺,秦塵也是醉了。這些人,簡直太富有想象力,想賭寶想瘋了吧!“秦塵,你干脆向大師認個錯吧。”“沒錯,年輕人認個錯,沒什么丟人的。”“迷途知返,才是正道啊!”“哼,你們別說了,這小子污蔑陽大師,不知天高地厚,要我看,就該給他一個教訓!”有人好意勸阻,也有人冷嘲熱諷,都等著看熱鬧,看笑話。“嘿,小子,既然你說我們連少門主挑選出來的器物是尿壺,那你就證明給大家看看,如果證明不了,就趕緊下跪道歉,向陽大師和連少門主、還有顏小姐磕頭認錯,別在這磨蹭,浪費大家時間。”連鵬身邊,一個少年突然陰陽怪氣的冷笑說道。“沒錯,你既然說我鑒定的寶物不值這個價,是尿壺,那么就證明給大家看。哼,但若是你不能證明,又不下跪認錯,就休怪本大師不客氣了。”陽炎眸中射出寒芒。現在有這么多人證明秦塵污蔑了他,就算是他把秦塵教訓一頓,到時候天星學院的褚瑋辰等人也沒話可說。“對,證明給大家看!”“如果沒有證據,就別在那胡言亂語,污蔑大師。”人群中不少人冷笑。“好,證明就證明。”秦塵冷笑一聲,難道對方以為自己證明不了么?“怎么樣,你證明不了吧,既然這樣,就……”陽炎嘴角勾勒冷笑,正洋洋得意的說著,聽到秦塵的話,差點沒把舌頭給咬斷,眼珠子瞪得滾圓,驚道:“你真要證明?”“你怕了?”“哼,我陽某人豈會怕,好,你要證明,我就給你機會證明。”陽炎壓制著怒氣說道:“顏如玉小姐,還請將這寶物給他,看他如何證明。”顏如玉秀美微蹙,看著秦塵,眼中露出厭惡,將水壺遞了過來,冷哼道:“這可是上古真寶,你可別弄壞了。”看模樣,真把其當成了寶貝一般。秦塵面露古怪之色,道:“希望你過會也能這么想。”“你什么意思?”顏如玉冷哼道。秦塵并未回答,只是接過水壺,而后朗聲道:“誰有陣紋筆,借在下一用。”

    


    


    Ps:書友們,我是暗魔師,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