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98章 我是白癡

武神主宰
     第98章:我是白癡

    不僅是陽大師,現在其他人也都紛紛明白了過來,秦塵手中的銹劍定然是一柄強大的寶兵,否則絕不可能輕易就弄斷冷陌大師煉制的寶兵。

    可笑他們先前根本沒能看出來,還以為秦塵走了眼,賭到了一件垃圾。

    “真沒想到,秦塵在煉器方面還有如此見識,難怪前不久年末大考的時候,器殿的梁宇大師對他如此在意。”

    “是啊,莫非此子是梁宇大師的弟子不成?否則年紀輕輕怎會有如此見解?”

    “梁宇大師的弟子?不會吧,梁宇大師雖然是器殿的煉器天才,但他也才剛突破二階煉器師不久,在煉器方面的造詣,恐怕比冷陌大師還要差上一些,秦塵怎會是他的弟子?”

    “也對!”

    之前參加過年末大考,知道秦塵和梁宇大師關系的權貴,紛紛說道。

    “什么?你們說剛才那秦塵,就是獲得天星學院年末大考的秦塵?”

    聽到眾人的話,卻見呆立在那,一直回不過神的冷陌猛地跳了起來,一臉震驚的吼道。

    他身抖如篩糠,仿佛聽到了什么難以置信的事情一般。

    “正是,冷陌大師你不知道嗎?”

    有人疑惑道。

    “是他,竟然是他,難怪我剛才怎么覺得秦塵這個名字那么熟悉,原來是他!”

    冷陌一臉悔恨之色,仰天大吼:“我特么是個白癡啊!”

    他飛速沖下樓,卻早已尋找不到秦塵的身影。

    “該死啊,我是白癡,我真是白癡!”

    回到聚寶樓的冷陌喃喃自語,一臉自責。

    梁宇和他同為器殿二階煉器師,對梁宇的事跡他怎會不清楚。

    梁宇名氣大,只因為他三十多歲就突破了二階煉器師,是器殿第一天才,前途無量罷了。

    論真正的煉器實力,剛突破不久的梁宇和他這個沉浸在二階境界十多年的老牌煉器師相比,卻是遠遠不如。

    可就在不久前,他和梁宇的一次交流之中,卻發現梁宇在煉器方面的造詣,竟和他不相上下,甚至還略勝一籌。

    這令他大吃一驚,百思不得其解。

    后來他暗中調查,這才發現,梁宇之所以突飛猛進,完全是因為不久前和定武王府秦塵的一次煉制,從那之后,梁宇在煉器方面的造詣,就像換了個人一般。

    再結合他打聽到的梁宇在天星學院年末大考的表現,悍然為秦塵出頭之事,讓冷陌對此愈發懷疑。

    而今天,秦塵所展露出來的煉器造詣,讓他徹底明白,梁宇的突破,根本就是因為秦塵的緣故。

    “我真是個白癡啊,早知道此人就是那個秦塵,我……我又怎么會得罪他……”

    冷陌一頭撞死的心都有了。

    現在好了,自己本來還想結識一下對方的,現在,全毀了。

    “陽炎,若非是你,我怎么會得罪塵少,還有你們幾個小兔崽子,都給老夫等著,氣煞我也。”

    頭發豎起,冷陌恨不得一掌劈死連鵬等人,對陽炎也充滿了恨意。

    如果不是自己一來,他們就煽風點火,自己豈會腦子發熱,沒弄清楚對方究竟是誰就得罪塵少。

    想到這里,冷陌便有些欲哭無淚,怒氣沖沖的揮袖離去。

    見得冷陌前后的反差,眾人各個目瞪口呆。

    冷陌大師不會受到刺激,瘋了吧?

    “走,走,趕緊走。”

    其他人也不想繼續留下來了,秦塵剛才可已經說過了,聚寶樓剩下的器物,基本都是一些垃圾。

    本來他們還都有些將信將疑,現在,不信都不行了。

    沒看到陽炎大師和冷陌大師都在這少年面前吃癟了么。

    經此事件,聚寶樓的名氣,一下子毀了不少。

    秦塵自然不知道聚寶樓后來發生的事情,此時他和林天、張英兩人,已經來到了血脈圣地的大門前。

    “塵少,你的血脈不是已經覺醒了么?我們來這里干什么?”

    一路上,林天和張英對秦塵是崇拜萬分,絮絮叨叨了許久。

    “我來這里不是為了自己覺醒血脈,而是為了你們。”

    本來秦塵今天的第二件事,是去一趟丹閣的,但為了弄清楚林天和張英體內的異樣,他也只得先來一趟血脈圣地了。

    “我們?塵少,你沒開玩笑吧,我和林天的血脈早就已經覺醒了啊,咳咳,說句不好聽的話,比你還早兩年呢,不會是搞錯了吧!”

    張英納悶的說道。

    “你們進來就是了。”

    秦塵懶得解釋,直接步入血脈圣地中。

    “哎,哎……”林天和張英喊了幾句,最終也只得跟著秦塵走了進去。

    一進入血脈圣地,頓時一股喧嘩之聲傳來,秦塵三人都被眼前的景象給驚呆了。

    只見大廳之中,排了極長的隊伍,足足有上百號人,聚集在此地,喧嘩無比。

    “請問陳凡大師什么時候有空,我想請陳凡大師為我兒進行洗禮。”

    “我兒今年十四歲了,已經接受過兩次洗禮,但都沒有覺醒血脈,請問要有覺醒血脈的希望么?”

    “讓一讓,讓一讓,我是王都段家之人,請問李文宇大師今天有空么?”

    “我有陳凡大師的預約,讓我先進去。”

    “有預約了不起啊,先來后到不懂么?”

    “誰在后面擠我屁眼,再擠信不信老子干了你!”

    各種嘈雜之聲不絕于耳,秦塵看的都傻眼了。

    “怎么回事,今天血脈圣地怎么這么多人?”

    上一次過來,完全沒這么熱鬧啊。

    “小兄弟,你也是來覺醒血脈的?”前方一個老頭看了秦塵一眼,搖頭道:“前兩天天星學院不是年末大考么,所以血脈圣地的很多血脈師,都忙這件事去了,停了好幾天的血脈覺醒服務,今天重新開業,所以人自然就多了。”

    “可不止如此,我們可聽說了,昨天天星學院年末大考之上,有一個叫秦塵的十五歲學員,之前覺醒了許多次都沒有覺醒血脈,每個人都以為他覺醒不了了,沒想到最后竟然成功了,受到這個消息的刺激,王都十五、六、七歲,之前都不曾覺醒血脈的少年,都重新過來再接受洗禮,也想著能來一個奇跡,血脈覺醒。”

    “小兄弟,看你們三個的年齡也有十五六歲了吧,是不是也是來碰運氣的?”

    聽到這話,秦塵摸了摸鼻子,沒想到今天血脈圣地這么火爆,自己居然還是罪魁禍首。

    


    


    Ps:書友們,我是暗魔師,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