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08章 陳暮藥師

武神主宰
     煉藥學徒雖然不是一個正式的職業,但代表此人已經在煉藥方面有了初步的了解,至少知道了一些藥材的用法,丹爐的狀態,控火的手法等等,是成為一名煉藥師的先決條件。

    因為煉制丹藥,是一個十分復雜的過程,在各個方面都必須做到完美無缺,否則一旦煉制出來的丹藥失敗,浪費材料那還是輕的,若是害死了人,那問題就嚴重了。

    很多煉藥學徒雖然不曾煉制過丹藥,但至少都在一些煉藥師手下觀摩過,甚至擔任過煉藥師的助手。

    可面前這少年,連煉藥學徒都不是,就想來考煉藥師,這不是來開玩笑么?

    “既然沒明文規定,你又有什么理由拒絕!”

    秦塵態度也不爽起來。

    好好辦件事,怎么就這么難呢?

    煉藥學徒,雖然在各個地方都有,但只是各地丹閣的潛規則而已,用來給一些煉藥師擔任助手而設立的。

    這樣的一個職業,根本未經丹塔驗證,也就是說,丹塔是并不承認煉藥學徒這么一個身份的。

    對方卻以自己不是煉藥學徒來拒絕自己煉藥師考核的申請,豈不是亂搞么?

    “規定,我說的就是規定,你一個煉藥學徒都不是的家伙,也想來考煉藥師,趕緊給我閃開!”羅管事面色一沉。

    這家伙怎么搞得,說了不是煉藥學徒不能考核,非要在這里胡攪蠻纏。

    “你?你代表的是丹閣,還是丹塔!”

    一個個小小的報名管事,也在這里大放闕詞,秦塵心中忍不住微怒。

    一旁黃玉玲看到這一幕,心中忍不住冷笑,這家伙竟然敢和羅管事叫板,想找死吧?

    果然聽到秦塵的話,羅管事勃然大怒,眼睛微瞇了起來,射出一道寒芒。

    “呦,你居然還聽說過丹塔?”羅管事嗤笑一聲:“閣下,別怪我丑話說在前面,這里可是丹閣,你若再敢胡攪蠻纏,就休怪本管事不客氣,叫人把你趕出去了了。”

    哪來的小子,敢在丹閣撒野,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你大,還是丹塔大。”秦塵冷哼一聲,也動了怒氣。

    “怎么回事?”

    就在這時,一道冷哼之聲響起,從羅管事身后的房間里,突然走出來了一名老者,眼神凌厲,不怒自威:“里面馬上就要開始煉藥師考核了,你們在外面吵吵鬧鬧的,成何體統。”

    “陳暮藥師。”

    見到來人,羅管事和黃玉玲悚然一驚,急忙恭敬行禮。

    陳暮是丹閣的一名一品煉藥師,也是這一次煉藥師考核的考官之一。

    “是這位客人,沒有學徒證,非要參加煉藥師考核,還怎么說都說不聽,您說這不是在搗亂么。”

    羅管事額頭冒汗,緊張說道。

    “沒有學徒證,就想來考煉藥師?”

    陳暮淡淡的看了眼秦塵,沉聲道:“年輕人,做人可不能好高騖遠,如果你想考煉藥師,就要先成為一名煉藥學徒,煉藥師可不是你想的那么容易就能考上的。”

    說罷,轉身就準備進屋。

    “看閣下也是一名一品煉藥師,連丹塔的基本規則都不清楚,丹塔的宗旨是一切皆有可能,任何人都能成為一名煉藥師。可閣下倒好,連考核的機會都不給我,呵呵,我很懷疑,閣下是不是真的是一名煉藥師。”

    摸了摸鼻子,秦塵冷聲道。

    “什么?”

    “他在說什么?”

    “天,這小子竟敢這么對陳暮藥師說話!”

    黃玉玲和羅管事徹底傻眼了,心都快跳了出來,緊張的簡直要爆炸。

    這小子瘋了不成,那可是陳暮藥師,經過丹閣認證的正式一品煉藥師,這小子竟敢說陳暮藥師不是煉藥師,這是在找死嗎?

    就算找死,也別拉上我們啊。

    此時黃玉玲和羅管事簡直要哭了,早知道這小子是瘋子,自己應該第一時間把他趕出去,現在惹怒了陳暮藥師,完了完了,自己在陳暮藥師心中的地位肯定也大打折扣了。

    “小子,你在說什么,竟敢質疑陳暮藥師。”

    “放肆,太放肆了。”

    “陳暮藥師您放心,我馬上將這小子趕出去,絕不打擾到里面接下來的考核。”

    跨前一步,羅管事生怕秦塵再說出什么驚天之語,嚇得急忙要將秦塵趕出去。

    “慢著?”

    陳暮冷喝一聲,轉過頭,一雙眸光宛若利刃,冷漠盯著秦塵,寒聲道:“你說什么?”

    羅管事心中叫苦不迭,完了完了,看這模樣,陳暮藥師是真怒了。

    都怪這小子,想找死也換個場合啊!

    “我說,我很懷疑,閣下究竟是不是一名煉藥師!”秦塵無視陳暮的眸光:“丹塔在武神歷1168年頒布的煉藥師最新考核辦法中,加入了一項補充條款,在第八項第五條,明確規定:任何人在丹塔的任何下屬機構,都可進行煉藥師考核,丹閣不得以任何理由拒絕。閣下若是一名煉藥師,不會連這個規定都不知道吧?”

    “我若將這里的事情上報到丹塔,閣下會面臨什么樣的懲罰,你自己應該清楚。”

    秦塵冷笑。

    陳暮瞳孔一縮,盯著秦塵,心中微微一驚。

    面前這少年究竟是什么人,竟然連這個規定都知道?

    身為煉藥師,陳暮如何不清楚秦塵所說的這個條款,在1168年的時候,丹塔的確補加入了這么一條補充條款。

    加入的目的,卻是為了紀念一個叫華羅烜的煉藥師。

    此人出生在一個大陸偏僻之地,從小沒有接受過正統的煉藥師知識,但他對煉藥一途,十分感興趣,一心沉浸在煉藥的鉆研之中。

    他一生的愿望,就是成為一名正式的煉藥師。

    可因為他沒有接收過正統的煉藥師學習,使得他連參加煉藥師考核的資格都沒有,甚至于,在他四十歲的時候,已經能夠煉制出多種丹藥的時候,依舊無法獲得考核的機會。

    但他并未服輸,一心研究煉藥,而因為他從未接受過煉藥學習的原因,反而使他在煉藥一途走出了一條與眾不同的道路。</div>

    


    


    Ps:書友們,我是暗魔師,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