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60章 狡辯

武神主宰
     這一看,蕭戰嘴巴張大,驚駭的無以復加,眼珠子掉了一地,整個人呆若木雞。

    只見在血爪青鷹的震動之下,每個人都面色蒼白,死死抓住血爪青鷹的羽毛,不敢松手。

    但是秦塵,卻是十分淡定,在血爪青鷹身軀震動的瞬間,順理成章的翻了一個身,從之前躺著,變成了臥著。

    這一翻身之下,他身上的真氣護罩隨之變形,依舊牢牢的貼在血爪青鷹后背之上,根本不受影響。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蕭戰只覺得腦海發懵,幾乎瘋掉。

    秦塵的方式他雖然簡單,他也看得懂,但是想要復制,卻幾乎沒有可能。

    因為血爪青鷹在震動的時候,四周的風力是不斷變化的,再伴隨方向的變化,振翅的震動等等,使得秦塵體表的真氣護罩,要隨之變化,才能始終保持固定在血爪青鷹后背之上。

    這整個過程,十分繁瑣,一旦有絲毫失誤,就會被拋飛出去。

    連蕭戰自己也不敢嘗試。

    可秦塵,居然輕輕松松就做到了,蕭戰只覺得腦海發懵,覺得大腦有些不夠用。

    此子,肯定還有什么特殊的辦法,才能讓自己這么固定在血爪青鷹背上。

    蕭戰吃驚,張毅則是震驚。

    他故意惹怒血爪青鷹,就是想讓血爪青鷹將秦塵拋飛出去,誰知道秦塵一點事情都沒有。

    “不可能,這一震之下,就算是天級強者沒有防備,也必摔落無疑,那秦塵明明躺在血爪青鷹后背之上,怎么一點事情也沒有?”

    張毅想不明白,心頭暗怒,充滿失落。

    連這樣都弄不死那家伙,真是見了鬼了。

    “你們剛才,是誰傷到了小青?”

    這時,元豐大師突然回過頭,厲聲怒喝。

    剛才,他和血爪青鷹經過溝通,發現了血爪青鷹震怒的原因,竟然是有人在它后背上傷到了它。

    這讓元豐震怒萬分,這血爪青鷹,是他耗費大代價,請了大齊國諸多高手幫忙,花了極長時間,才好不容易馴服的。

    他自己都寶貝萬分,像是兒子一樣養著,不肯讓他受半點委屈。

    可如今,竟有人膽敢傷他的血爪青鷹,讓他如何不震怒?

    萬一血爪青鷹憤怒之下,脫離了他的束縛,那該怎么辦?沒有血爪青鷹,他如何能離開西北五國,進入更遼闊的天地?

    冷冽的氣氛彌散,所有人都在元豐的目光下,噤若寒蟬,不敢出聲。

    同時暗自猜測,究竟是誰,膽敢做出這樣的事?害死人不說,還自己找死。

    “你們不說是么?如果現在承認,那也就罷了,否則過會讓我找出來了,休怪我不客氣。”

    元豐惱怒,做了事情,居然還不承認。

    蕭戰眉頭也一皺,道:“誰做的承認一下不就行了,我也知道你肯定是無心之失,說出來,我們又不會對你做什么。”

    張毅心臟砰砰加快了兩下跳動,表情卻十分的鎮定,暗道,“我剛才出手十分隱秘,應該沒人發現是我。”

    一時間,鷹背之上沒人說話。

    元豐冷哼一聲,就在這時,秦塵突然坐了起來,打了個哈欠,道:“我知道是誰做的。”

    “是誰?”瞬間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身上。

    秦塵看向張毅,淡淡的道:“就是他。”

    “秦塵你放屁。”

    張毅心臟狂跳,猛地站了起來,神色震怒:“你在胡說八道些什么。”

    他一個不穩,差點被風吹飛,急忙又趴了下來,死死抓住血爪青鷹的羽毛。

    “你確定。”元豐陰沉看來。

    “當然確定,我剛才清清楚楚看到,張毅一拳轟在血爪青鷹的背上,應該是想測試一下血爪青鷹的防御力吧。”秦塵很是厭惡的看著張毅:“說實話,對血爪青鷹的防御我也很好奇,但是,你也沒必要用這么大力吧,簡直是想一拳打死血爪青鷹,這么做到底對你有什么好處?”

    噗!

    張毅氣得差點噴出一口血來,焦急道:“元豐大師,蕭戰大人,你別聽秦塵胡說八道,我剛才根本沒有動手。”

    而后憤怒看著秦塵,怒道:“秦塵,剛才血爪青鷹被襲擊的時候,你剛才明明躺在那里,頭微微歪向外側,眼睛也閉著,怎么可能看到我的舉動,根本就是在胡說八道。”

    “咦!”秦塵驚咦出聲,好奇道:“你怎么對我的舉動了解的這么清楚?血爪青鷹震動的時候,大家都心下惶恐,拼命抓住血爪青鷹身體,你居然還有閑情雅致來觀察我,而且一點沒受血爪青鷹的震動影響,嘖嘖,不愧是天才,能事先預料到血爪青鷹的舉動,厲害,厲害。”

    秦塵嘖嘖出聲,一臉佩服。

    所有人都憤怒看向張毅。

    的確,剛才血爪青鷹突然震動,他們驚慌之下,各個都情不自禁卻抓住血爪青鷹的身體,連顧著自己都來不及,哪還有閑情雅致去觀察別人?

    “我……”

    張毅啞口無言,額頭冒汗,忽然目光瞥到紫薰公主,急忙狡辯道:“我剛才只是在看紫薰公主,才觀察到你,你休要血口噴人。”

    紫薰公主面色一沉,神情惱怒,道:“張毅,你看我干什么。”

    “紫薰公主,你容貌絕美,猶如天上仙子,張某情不自禁就被你吸引,還請紫薰公主不要見怪。”

    張毅壯著膽說道,他已經打定主意,寧愿自己被紫薰公主厭惡,也絕對不能承認剛才的事情。

    紫薰公主氣得臉色緋紅,如果不是在血爪青鷹后背之上,她恨不得給張毅一巴掌。

    “元豐大師、蕭戰大人,我剛發誓,我先前絕對沒有對血爪青鷹出手,秦塵是為了報復我,才故意這么說。對了,剛才我們都坐在血爪青鷹背上,只有秦塵舉止詭異,居然躺在血爪青鷹背上,一般人怎么能做到?說不定是他用了什么秘法,傷到了血爪青鷹,這才惹怒了血爪青鷹!他誣陷我,說不定是故意想洗清自己的嫌疑。”

    不得不說,張毅臉皮極厚,而且反應靈敏,這個時候,居然倒打一耙。

    元豐看向秦塵,不得不說,張毅說的也很有道理。

    若非施展了什么秘法,以秦塵一個地級初期武者,怎么可能只憑真氣,便穩坐血爪青鷹背上?這等能力,即便是他,也未必能做到。

    想到這里,元豐眼中懷疑更甚,不住打量秦塵。

    


    


    Ps:書友們,我是暗魔師,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