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206章 破陣

武神主宰
     要知道,念無極可是天級中期的武者,就算失去飛刀,又怎么會懼怕一個地級后期巔峰的武者?

    “嘭!”

    拳套和劍光碰撞在一起,兩人同時后退。

    “怎么會?”

    感受著略顯麻木的右手,念無極一臉震驚。

    “你的真氣怎么會這么雄厚?”

    他可是天級中期的強者,而秦塵才是地級后期巔峰,按照道理,秦塵的真氣質量和強度,應該只有他真氣強度的幾分之一。

    可先前,秦塵的真氣強度,竟然比他絲毫不弱,讓他大為震驚。

    換做普通的天級中期武者,估計已經被秦塵一劍重傷了。

    “鬼仙派的天才,也不過如此嘛!”秦塵笑道。

    念無極面目猙獰:“不過擋住了本少主一拳,就在那洋洋得意,剛才只是我一時大意,戰斗,現在才剛剛開始。”

    “開始”兩個字剛落下,念無極忽然身形一晃,掠向黃展,砰,他一腳踢在一塊半人高的巖石上,整塊巖石飛出,如出膛的炮彈。

    黃展本就被大魏國的強者圍攻,頓時大驚失色,危機關頭急忙縱身后躍,竭力將那巨石劈成兩半,咔嚓一聲,巖石分開,向著左右兩個方向飛去,黃展噗嗤噴出一口鮮血,神情萎靡。

    只一招,他已經重傷。

    而后念無極掠向白靜,猙獰的黑色鐵爪撕扯向對方。

    “風之渺渺!”

    秦塵眉頭一皺,身形如電,長劍幻化劍光,宛若清風,刺向念無極后背。

    犀利的長劍爆射劍芒,念無極只感到一股強烈的危機感傳來,急忙轉身一拳。

    轟咔!

    拳劍碰撞,念無極倒飛出去,順勢朝白靜拍出一掌。

    強烈的掌風席卷,即便隔了十多米的距離,白靜依舊悶哼一聲,嘴角溢出鮮血,眼看就要支撐不住了。

    “哼,先破了你的陣。”秦塵掠向一旁。

    念無極修為極高,若是任由他這么騷擾下去,自己沒事,但白靜和黃展定然危險,因此先要將這禁錮虛空的陣法給破掉,讓白靜他們離開。

    “哈哈哈,此陣乃是我父親專門找陣法大師所布,憑你也想破開?”念無極冷笑,自信滿滿。

    這禁錮虛空的陣法,是他父親耗費大量精力,才尋找得來,乃是四階陣法,就算是大齊國陣法師工會的會長前來,倉促間也未必能破開,就憑秦塵,簡直癡心妄想。

    “好機會,趁這小子破陣的時間,先將大齊國另外幾個弟子弄廢。”獰笑一聲,念無極正準備出手,忽然臉色一變。

    “轟!”

    只見秦塵朝著山林的某一處地方突然刺出一劍,劍光閃過,那片虛空竟然浮現一面陣旗,在秦塵的劍光之下,瞬間爆碎。

    而后,秦塵又暴掠向山林的另外一側,同時低喝:“紫薰公主、白靜、黃展,等我劈開第二道陣旗,你們幾個就捏碎玉牌先走!”

    念無極大驚失色:“這家伙怎么知道陣旗的位置?”

    他陣旗的擺放,是根據那位陣法大師留下的手札所設置,那位大師曾經說過,禁錮陣法一旦布成,即便是四階的陣法大師,倉促之間也未必能找出來陣旗所在,所以念無極之前才自信滿滿。

    可沒想到,秦塵一下就找出了第一根陣旗的所在,并且,還在對第二根陣旗動手,一旦讓他破開第二根陣旗,整個被封鎖的空間立刻打開,秦塵他們完全可以利用傳送玉牌逃走。

    “絕對不允許。”

    狂震之下,念無極急忙上前攔截,但是來不及了,噗嗤,劍光閃過,第二根隱匿在山林中的陣旗,同樣被秦塵一劍斬爆。

    倏地,整個山林猛然間一震,緊接著一股空間的氣息一閃而逝。

    “攔住他們。”念無極大驚,急忙轉身怒喝。

    卻已經晚了。

    在秦塵劈碎第二根陣旗的瞬間,白靜和黃展,同時捏碎了傳送玉牌。

    嗡嗡!

    兩道白光籠罩住兩人,大魏國的幾名武者怒吼上前,卻只能眼睜睜看著兩人,消失在山林中,被傳送出去。

    此時。

    歷練考核外,一大群人正靜靜等待。

    他們表情波瀾不驚,但內心卻個個都十分緊張。

    如今,距離初試考核,已經過去了三天。

    這三天中,不斷的有人被傳送出來,初略估計,已經有超過一半的人被淘汰。

    剩下的一小半人,雖然還在初試之地中,但并不代表,他們就一定能通過考核。

    其中,有無法收集滿材料,最終被淘汰的,也會有已經隕落在初試之地中,卻還沒有消息的。

    而蕭戰最擔心的,還是這第二種。

    在之前三天中,不斷的有大齊國的弟子被淘汰,每一個都鮮血淋漓,經歷過慘烈的廝殺。

    一問之下,才得知,全都是被大魏國和鬼仙派的弟子圍攻,最終僥幸逃脫。

    這讓蕭戰憂心忡忡。

    上一屆五國大比,僅僅是和大魏國交鋒,就已經有那么多弟子隕落,這一次,再加上一個不弱于大魏國的鬼仙派,結局又會怎樣?

    特別是到目前為止,八個進入血靈池的天才,還沒有一個被淘汰。

    這讓蕭戰既期待,又緊張。

    期待的是,以那八個天才的實力,只要不提前被淘汰,定然能通過考核,緊張的卻是,他們幾個在里面,會不會也出現了意外?

    相比蕭戰的忐忑,大魏國的尉遲成和鬼仙派的凌忠,卻是十分悠閑。

    每當有大齊國的弟子被重傷傳送出來,兩人都開口嘲諷,心情十分愉悅。

    嗡!

    這時,傳送高臺上再度亮起陣法光芒,將眾人的目光吸引了過去。

    “這次又會是哪個勢力的弟子被迫淘汰?”

    眾人紛紛抬頭看了過去,而蕭戰內心則是一個咯噔。

    這段時間被傳送出來的弟子,他大齊國至少占了一半,這一次不會也是吧?

    心中這么想著,就聽撲嗵兩聲,一男一女兩人跌落高臺,渾身鮮血淋漓。

    “白靜,黃展……”

    閆懷驚呼一聲,急忙上前,將兩人接引下來,同時有醫師快速上前,進行醫治。

    眾人目瞪口呆,一個個傻眼。

    “又是大齊國的弟子?”

    “這都是第幾個了?”

    “嘖嘖,大齊國這一次也太倒霉了,得罪了一個大魏國,就已經夠狼狽的了,現在又得罪了鬼仙派,這弟子還能有活路么?”

    其它勢力強者或嘲諷,或憐憫,或戲虐的看著蕭戰和閆懷,各種神態,不一而足。

    


    


    Ps:書友們,我是暗魔師,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