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239章 信物

武神主宰
     第239章信物

    “嗷!”

    躺在地上的李耀文,也殺豬般的叫了起來,眼珠子發紅,好像要吃人。

    “陳隊長,對,就是他們兩個,張家的兩個廢物,也敢打我,他這一巴掌打的可不僅僅是我,還有我們丹閣的臉面和尊嚴,陳隊長你趕緊把他們兩個拿下了,就地斬殺。”

    “原來是這樣,來人啊,將他們兩個拿下了,如若反抗,格殺勿論。”

    一揮手,陳隊長冷聲說道,眼神冰冷。

    “陳隊長且慢,誤會,這里面有誤會。”

    張斐臉色發白,急忙上前解釋,心中卻道:“死了死了,這下該如何是好。”

    “誤會?能有什么誤會?在我丹閣打人,不管是不是誤會,都別想有好果子吃,拿下了。”

    一擺手,那陳隊長根本不聽張斐的解釋。

    本來也是,他們丹閣,乃是天武大陸首屈一指的大勢力,即便是大齊國分部,在整個大齊國,也是頂尖勢力之一。

    如今竟然有人在這里鬧事,不管是不是誤會,先將兩人拿下教訓一頓再說。

    “慢著。”

    就在張斐手足無措,心中徹底一沉之時,張英跨前一步,冷視那陳隊長:“閣下,我們是來丹閣找人的,我勸你最好弄清楚情況,不要自誤。”

    “找人?”

    李隊長這才注意到張英,只見他,年紀不大,修為卻已經高達地級后期巔峰,并且,渾身散發一股莫名氣勢,迥異于普通武者,那犀利眼神望將過來,竟給他一股無形的壓力。

    好一個天才少年!

    “你找誰?”

    眉頭一皺,李隊長不敢輕視,冷喝道。

    “是一個叫劉光的煉藥師。”

    張英開口。

    “對,我們就是來找劉光煉藥師的。”

    張斐也急忙道。

    心中祈禱,秦塵介紹的人,足夠靠譜。

    “劉光?”

    陳隊長一愣,眉毛皺起,神色變得凝重起來:“你們要找劉光執事?”

    “執事?”

    張斐一愣。

    路上的時候,張斐就不停猜測,這劉光在丹閣究竟是什么身份,會不會是一個學徒,卻沒想到,竟然是丹閣執事。

    他常年和丹閣打交道,知道丹閣執事,不是一般的人物,那可是丹閣高層,比一般的管事什么的,強太多了,往往一名一品煉藥師,都未必有條件擔任。

    “不錯!”見對方不知道劉光是執事,就這樣過來尋找,陳隊長眉頭一皺,道:“你們找劉光大師何事?”

    “這……”張斐猶豫一下,道:“我們過來,找劉光大師的確是有要事,還請閣下,勞煩通報一下。”

    “別聽這家伙胡扯。”

    見陳隊長態度好轉,躺在地上的李耀文,急的慌忙蹦起來。

    “陳隊長,你可別被他們兩個給騙了,他們張家,不過是一個丹藥世家,常年跟著我們李家混飯吃,豈會認識劉光執事,肯定是不知從哪里聽來了名字,想要就此蒙混過關。”

    他牙齒掉落,說話就像個鼓風機一樣,哼哼唧唧的喊道,激動之下撕扯到傷口,疼的齜牙咧嘴。

    “你們找劉光大師,可有什么信物?”

    李耀文所說,并非沒有可能,陳隊長當即,開口詢問。

    “信物?”張斐神色一窒,秦塵可沒給他什么信物,“是秦家的秦塵少爺,讓我們過來的。”

    秦塵?

    所有人都是一愣,這個名字,怎么那么熟悉?

    “你是說秦家的那個私生子吧,還什么少爺,我呸,這家伙,早就被秦家逐出去了,居然還想拉秦家的虎皮,真是可笑。”

    李耀文不屑大笑:“更何況,劉光執事什么身份,那可是我們丹閣頂尖的二品煉藥師,豈是他一個私生子,就能巴結上的?”

    二品煉藥師?

    聽到李耀文的話,張斐身體一晃,差點暈倒。

    沒想到秦塵讓他來找的人,身份竟然如此高貴。

    這一刻,張斐心中忍不住驚慌,一片惶恐。

    如果秦塵讓他來找的是一名一品煉藥師,他或許還會自信一點,可二品煉藥師什么身份?而且還是丹閣執事,這樣的人物,就算是李家家主,也要巴結,秦塵和他會有多大交情?

    想想都不可能!

    “陳隊長,不用問了,這家伙,擺明了過來搗亂,結果大難臨頭,隨意拉出劉光執事的名頭,想要躲避災禍。”

    強忍著疼痛,李耀文大手一擺,眼中閃過陰毒的光芒。

    陳隊長心中猶豫,一抬頭,就看到張斐驚慌的神情。

    再結合李耀文的話,頓時就覺得,李耀文的猜測,不離十。

    “哼,你們兩個,好大的膽子,在我丹閣鬧事,竟然還冒充劉光大師的朋友,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胸中怒火,騰的一下被點燃。

    大手一揮,直接朝張斐和張英抓攝過來,這是要親自動手,將兩人鎮壓。

    “怎么回事?這里怎么如此吵鬧!”

    眼看他的攻擊就要落下,一道冷哼之聲,突然傳來。

    轉過頭,就見一名身穿煉藥師袍的老者,從大廳里走了出來,臉色難看,十分不悅。

    “陳暮大師。”

    所有人都一驚,陳隊長也是急忙停手,躬身行禮。

    來人正是陳暮。

    “陳暮大師,你來的正好,這兩個是王都張家之人,膽大妄為,來我丹閣鬧事,還動手打了我,陳暮大師,我李耀文雖然只是丹閣的一個管事,但好歹也是丹閣的人,這兩人如此無法無天,還請大師為我做主啊。”

    見到陳暮出來,李耀文心中大喜,急忙上前哭訴起來。

    他指著半邊高高腫起的臉,哭的是那叫一個傷心。

    他們李家和陳暮,關系還是相當不錯的,每年都會有一定的孝敬,如今見到陳暮,就像是見到了主心骨。

    “竟然有這回事?”

    陳暮一聽,氣得爆炸,凌厲的眼神凝視過來,帶著森冷。

    “好大的膽子,竟敢在我丹閣鬧事,陳隊長,你是怎么處置的?到現在還沒將他們兩個狂徒抓起來?你這個護衛隊長,怎么當的?”

    他這一聲爆喝,震得整個大廳都隆隆轟鳴,所有圍觀之人,都忍不住搖頭,一臉可悲的看著張斐和張英。

    這張家,得罪誰不好,居然得罪李家,李家在丹閣什么關系?分分鐘就能弄死你們,簡直不知道天高地。

    


    


    Ps:書友們,我是暗魔師,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