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246章 什么東西

武神主宰
     靜!

    死一般的寂靜!

    此時。

    整個場上,鴉雀無聲,所有人都瞪大眼珠,都快瘋了。

    先前還威風凜凜的穆勛管事,如今像狗一樣的趴在地上,他捂著臉,也驚呆了。

    張家、李家、秦家、連鵬、葛州以及在場的諸多民眾,也都懵了。

    這到底怎么回事?

    在場不少人,雖然不認識劉光,但是從劉光身上的煉藥師袍可以看出,此人乃是一名二品的煉藥師,明顯是丹閣的高層。

    可剛剛,穆勛管事剛宣布要封殺張家,對付秦塵,這位劉光大師,就怒氣沖沖跑進來,一巴掌將穆勛管事抽飛,并將他從丹閣祛除,這說明了什么?

    顯然說明穆勛管事的決定,并非是丹閣內部的決定。

    而且,正常情況下,即便穆勛管事說錯了話,也沒必要這樣不給面子,直接驅逐吧?

    很顯然,這件事不僅僅不是丹閣決定的問題,而是和丹閣內部的決定,大相徑庭,完全相反。

    而更讓人們震驚的,是劉光的稱呼里面,有個塵少。

    這塵少又是誰?

    眾人左看右看,在場這么多人中,能被叫成塵少的,也就只有一個了,那就是秦塵。

    莫非,秦塵和劉光大師之間,還有什么大家不知道的關系不成?

    眾人忍不住疑惑。

    其他人疑惑,李家之人,則是惶恐了。

    穆勛大師,是他們從丹閣坊市店鋪請來,也是他們店鋪一直以來的靠山,交易的對象,如今穆勛大師被一巴掌打倒在地,李家人心中,此時如何能不驚。

    紛紛將目光看向李洵,同是丹閣的煉藥師,在場能和這叫劉光的搭上話的,也就李洵長老了。

    “劉光大師……”

    忍不住,李洵走上前,忐忑開口,想要弄清楚情況。

    豈料,不等他把話說出來,劉光已經冷冷看向了他。

    “李洵,你一個煉藥堂的煉藥師,不好好在煉藥堂煉藥,跑這里來干什么?”

    “我……”

    聲音一窒,看到劉光那幾乎能殺人的目光,李洵剩下的半句話,怎么也說不出來。

    “我記得,你和丹閣還有兩年的協議吧?陳暮……”轉過頭,劉光喊了句。

    “是,劉光大師。”

    陳暮走上前來。

    “馬上解除和李洵煉藥師的協議,從今天起,李洵不再是我丹閣的專職煉藥師了,除此之外,給我好好調閱一下,當初李洵考核一品煉藥師的影像和資料,看看有沒有什么問題,我丹閣,可不能讓一些虛假煉藥師,濫竽充數,在外蒙騙,破壞我丹閣的名聲。”

    “是。”陳暮點頭。

    對面。

    身體一晃,李洵臉色發白,都快哭了。

    劉光大師這是要將他逐出丹閣啊,不但逐出丹閣,更是要想盡辦法,剝奪他煉藥師的身份。

    別的煉藥師這么說,他或許未必在乎,可劉光大師是誰?他不僅是丹閣二品煉藥師,更是蕭雅閣主的親信,丹閣內務的總負責人,他要開口,誰敢不辦。

    “劉光大師。”

    嘴角哆嗦,上前兩步,李洵還想要求饒。

    不等他說話,劉光一皺眉頭:“執法堂呢,還不給我把他帶走,好好調查調查,看看此人這些年在我丹閣,有沒有違規之事,一旦發現,嚴懲不貸。”

    “是!”

    早有丹閣執法堂人員,走上前,將李洵架起。

    李洵雙腿一軟,卻連反抗都不敢,硬生生被兩人,帶到后面。

    “還有這家伙,也一并帶走,躺在這里,丟人現眼。”

    劉光一指穆勛,另外兩名執法堂弟子,將他像死狗一般拖著,拉到了后面。

    “秦少爺,趕緊替我家李洵長老,求求情啊。”

    李天成見狀,神情惶恐,急忙向一旁秦奮求助。

    李洵長老可是他們李家在丹閣的靠山,一旦李洵長老出事,那他們李家,今后還怎么和丹閣做生意?整個家族,恐怕都要垮掉。

    臉色鐵青,秦奮也看出事情不妙,心中巴不得轉身離開此地。

    但李天成求助,他又不能不理。

    畢竟昨天,雙方剛剛達成合作。

    猶豫一下,秦奮上前兩步,拱手開口:“劉光大師,不知李洵大師和穆勛管事犯了什么錯誤,讓大師如何大動肝火?他們兩位再怎么樣,也是丹閣的煉藥師,應該不會做出背叛丹閣之事,還請劉光大師,多多考慮一下!”

    對方雖然是丹閣二品煉藥師,但他好歹也是秦家弟子,定武王的孫子,安平候的兒子,自詡在王都,還有一些面子。

    只要自己求情,對方說不定會賣他一個面子,放李洵和穆勛一條生路。

    見得秦奮開口,后方臉色死灰,一片絕望的李洵和穆勛,眼中頓時冒出希望之光。

    秦少爺求情,事情說不定就有轉機。

    “放肆,你什么東西?我在處理丹閣內務,有你插話的份?”

    劉光一皺眉頭,斜睨秦奮。

    什么玩意,自己有和這家伙說話么?

    “我……”

    秦奮聲音一窒,好像吃了死蒼蠅一樣,臉色難看,差點吐出血來。

    “我乃安平候二子秦奮。”

    強忍著怒氣,秦奮平復心情,介紹說道。

    “哦,原來是安平候二子!”

    劉光點頭,神色緩和。

    秦奮心中一喜,看來有戲,暗罵自己太蠢,之前沒有一上來,就介紹自己,出了這么一個丑。

    剛準備再說,就見劉光眉毛一揚,嗤笑道:“不過一個經脈盡斷的廢物,也配在我面前開口,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你這貨色,還敢向老夫求情,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就算是你父親安平候在我面前,也不敢說這話,你什么東西?滾一邊去!還他媽的二子,我看是吃屎吧!”

    劉光的一通亂罵,讓在場所有人都身軀狂震,一個個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這真的是丹閣的煉藥大師么?怎么看,都像是一個罵街的潑婦啊。

    還連吃屎都說出來了……

    這話若從一個潑婦口中說出,沒有人會覺得意外,但是從一個丹閣的煉藥大師口中傳出,怎么看都感覺違和,感覺別扭。

    


    


    Ps:書友們,我是暗魔師,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