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249章 你的女人

武神主宰
     秦塵他們走后,坊市的鬧劇,終于落幕。

    圍觀的一些民眾,也是陸續離開。

    只留下執法隊的羅隊長等人,一臉懵逼,卻已經無人理會他們了。

    “隊長,我們現在該怎么辦?”

    戰戰兢兢,一名隊員小心問道。

    “還能怎么辦?趕緊撤。”

    連秦少爺都被打了,李家也已經沒落了,現在張家才是最大獲利者,他們繼續留下來,也是丟人。

    讓他們拆張家的店鋪,就算再借他們十個膽子,也是不敢了。

    一路人趾高氣揚的過來,此刻卻只能灰溜溜的離開。

    看著羅凌等人離去,張溪眼中,不由閃過一絲陰冷。

    今天如果不是塵少出手,他們張家的店鋪,恐怕真要被拆除了。

    “張家主放心,劉光大師不會讓這執法隊的人好過的。”

    一名留在坊市與張家進行交接的丹閣管事見狀,不由得輕輕一笑。

    劉光大師什么脾氣,他再清楚不過了,絕對是個嫉惡如仇之人,豈會讓執法隊的這群人,安然離去,接下來,肯定會有后招,等著他們。

    想象到幾人接下來的凄慘下場,這管事已經忍不住為他們,感到默哀了。

    回到丹閣。

    得到消息的蕭雅閣主,居然親自站在門口迎接。

    “塵少,好久不見,先恭喜你獲得五國大比的第二輪考核資格。”

    嫣然一笑,蕭雅臉上百媚叢生,清新脫俗的臉蛋,給人強烈的視覺震撼。

    “這位姐姐是什么人,好美啊。”

    張英目光一亮,完全被迷了過去,色瞇瞇的眼睛彎著,就只差哈喇子沒流下來了。

    一旁的林天也是眼前為之一炫,精神一震,才回過神來,心中暗暗吃驚。

    “咯咯咯,姐姐?這位小兄弟,還真是有趣,塵少,這是你朋友?”

    蕭雅看著張英,咯咯一笑,等感受到他的修為之后,眸中卻是精芒一閃:“咦,這位小兄弟,看來天賦異稟啊,年紀輕輕,竟然就是地級后期的強者了,真是讓人刮目相看呢。”

    “嘿嘿嘿,這位姐姐,那還用說,我張英是什么人,那可是萬一挑一的頂尖天才,若非這一次五國大比我不能參加,否則五國大比的亞軍,肯定非我莫屬。”

    張英腆著臉,沒有一點不好意思,在眾人面前,大聲說道。

    “亞……亞軍?”蕭雅瞪大眼睛。

    其他人也是疑惑看來。

    為什么是亞軍?

    “咳咳。”干咳兩聲,張英撓了撓頭,嘿嘿一笑:“這個冠軍,肯定是塵少的,我張英嘛,拿個亞軍就差不多了。”

    噗嗤!

    眾人笑噴,看向秦塵,只覺得這張英,是個活寶。

    “蕭閣主,這位是張英,這位是林天,都是我的朋友。”秦塵笑著介紹。

    “閣……閣主?”

    這一次,輪到張英和林天吃驚了,沒想到,這么一位大美女,竟然是丹閣的閣主。

    而且還和塵少這么熟悉,塵少簡直也太牛逼了。

    難怪剛才丹閣,會這么頂張家。

    不過,想到自己剛才竟然調戲對方,張英背后,倏地冒出冷汗。

    他們張家,剛剛才和丹閣接上關系,要是對方震怒起來,直接斷絕了和他們的合作,那他父親,非打斷他的雙腿不可。

    “咳咳,蕭閣主,我剛才呢,只是活躍一下氣氛,呵呵,呵呵呵,沒有冒犯的意思,您大人有大量,千萬別介意。”

    張英雙腿發軟,哭喪著臉道。

    “你放心,我會很介意的。”

    蕭雅抿嘴一笑。

    目光閃過張英和林天,都暗自震驚。

    她的眼光何等可怕,如何能看不出張英和林天的特殊。

    這兩人,不僅僅年紀輕輕,修為達到了地級后期,而且身上,都擁有一股非同一般的氣息,這股氣息,十分可怕,即便是她這個玄級武者,都感到非同一般。

    “他們兩人修煉的都是什么功法?”

    蕭雅心中震驚,目光望向秦塵,她能猜測到,張英和林天的可怕,絕對和秦塵,脫不了關系。

    一旁,張英已經徹底焉了,那表情,都快要哭了。

    讓自己嘴賤,敢調戲丹閣的閣主。

    不過想想也是,就算對方不是丹閣的閣主,那也是塵少的女人,是自己能調戲的嗎?

    “塵少,你給我說說情,我以后,再也不敢調戲你的女人了。”

    小碎步挪到秦塵身邊,張英湊到秦塵耳邊,小聲說道。

    他自以為聲音很小,但蕭雅什么修為和精神力,頓時將張英的話,清楚的聽了過去。

    “小兔崽子,你說什么呢?”

    鳳目一瞪,殺氣縈繞。

    “沒什么,我沒說什么。”

    張英一個哆嗦,突然感到周圍很冷。

    秦塵也滿臉黑線,砰,直接給了他一個暴栗。

    什么叫他的女人,這么難聽,他和蕭雅,很純潔的好不好。

    一番交流之后,眾人來到了丹閣內部。

    從劉光那里,蕭雅也知道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劉光,這件事,就交給你去辦了,張家作為我們丹閣的特約店鋪,豈能容人如此欺辱,特別是那司坊所,太放肆了,我丹閣的店鋪,也是他們想拆就能拆的?”

    臉色一沉,蕭雅寒聲說道。

    “是,閣主。”劉光點頭,他皺著眉道:“我記得司坊所大部分的丹藥,都是和我們丹閣有合作的,我馬上暫停所有和司坊所的合作,要求司坊所,就今天的事情,給我們丹閣一個說法。”

    在大齊國王都,像城衛軍、禁衛軍、司坊所,甚至于王隊等一些官方組織,所需的丹藥,基本都是從丹閣統一采購。

    可以說,丹閣幾乎壟斷了整個大齊國官方的大部分丹藥項目。

    這也是丹閣、器殿、血脈圣地等這些大陸頂尖勢力,能在各地擁有極大權力的原因之一。

    任何一個國家,想要壯大,都離不開這些勢力的支持。

    “塵少,聽劉光說,你本來來丹閣,也有事情,不知是何事?”

    處理完張家的事情,蕭雅又問道。

    “我準備煉制一些藥液。”

    “藥液?”

    “對,這些材料,丹閣幫我收集一下,所需費用,就從真氣丹的分成中扣除好了。”

    拿出一張紙,遞到蕭雅手中。

    “什么藥液?”

    接過藥方,蕭雅低頭看去。

    “嘶!”

    這一看之下,當即倒吸一口冷氣,一臉駭然。

    


    


    Ps:書友們,我是暗魔師,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