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252章 呂所長

武神主宰
     秦家。

    “砰!”

    “丹閣這一次也太過分了,竟然對我兒動手,真以為沒人治得了他了么?”

    手中茶杯轟然粉碎,趙鳳一臉憤怒。

    在她面前,秦奮半張臉腫脹,一臉委屈。

    “那劉光,你確定是丹閣的人?”陰沉著臉,趙鳳問道。

    “回娘親,孩兒后來調查過了,那劉光的確是丹閣的二品煉藥師,還是丹閣的一名執事,負責丹閣內務,權力很大。”秦奮郁悶道。

    知道自己這一次挨打,應該是白挨了。

    “秦塵這小兔崽子,什么時候竟然連丹閣都搭上關系了?”

    目光陰沉,趙鳳一臉難以置信。

    丹閣執事什么身份,即便是秦家,也不敢貿然針對。

    這樣的人物,怎么可能會和秦塵有瓜葛。

    “娘親,我仔細打聽了一下,發現了一個震驚的事實……”秦奮有些不敢確信的道。

    “什么?”

    趙鳳看將過來。

    “我打聽到,秦塵可能是丹閣的一品煉藥師。”秦奮猶猶豫豫。

    “什么?一品煉藥師,你開什么玩笑。”

    鳳眼圓睜,趙鳳嘴巴張大。

    一品煉藥師考核難度之高,不敢說難如登天,但也是極為艱難的。

    一些煉藥學徒,往往考上數次,數十次,甚至到六七十歲,都未必能通過,秦塵一個十五歲的少年,就能考核通過,也太天方夜譚了。

    “我也覺得不太可能是真的,但是,經過孩兒調查,的確有一個叫秦塵的少年,在一個月前通過了丹閣的一品煉藥師考核,當時作為主考官的,就是劉光,此事在丹閣考核的學徒圈子里,還引發了不小的轟動。”

    秦奮一臉納悶,但事實卻由不得他不相信。

    而且這樣一來,劉光替秦塵出頭的理由,也就說得通了。

    “這小兔崽子,隱藏的也太深了。”

    牙齒咬得咯吱作響,趙鳳七竅氣得冒煙。

    “看來得想別的辦法了,那李家,也太廢物了,一點用都沒有。”

    狠狠咬牙,趙鳳指甲嵌入掌心。

    “母親,外公他們,到底什么時候到?”眼神猙獰,秦奮忍不住問。

    “你放心,你外公派的人,早就已經出發了,估計要不了幾天,就能到達王都,屆時不管是秦塵還是秦月池那賤人,都得死。”趙鳳眸中射出怨毒之色。

    經過這幾次的交鋒,她對秦塵,是恨之入骨,巴不得將其挫骨揚灰。

    都有些等不了了。

    王都醉香樓。

    羅凌帶著執法隊的幾名隊員,正大口喝酒,大塊吃肉。

    “隊長,你說……今天這事,不會有什么問題吧。”

    想到今天白天的事,這幾名隊長,還忍不住心有余悸。

    本來,是跟著隊長,吃香喝辣,拍拍秦家馬屁,可沒想到,畫風突轉,丹閣出手,把秦家少爺都給打了。

    這一出手,打的不僅是秦家,也把他們這一群執法隊員,給打懵逼了。

    這一整天,都是渾渾噩噩,擔驚受怕。

    生怕丹閣怪罪下來,他們這些人,都要吃不了兜著走。

    “怕個鳥,看看你們那熊樣,能有啥問題。”

    一臉不屑,羅凌擺手說道。

    “可那是丹閣啊……”

    “丹閣,丹閣又怎么了?今天,我們也是按章辦事,是李家舉報,秦家吩咐,丹閣的穆勛管事鑒定,我們,只是按照司坊所的程序處置,他丹閣就算想要對付我們,也得有個理由吧?更何況……”

    羅凌高傲抬頭:“我大舅子呂陽,那是司坊所所長,在大齊國朝中,也頗有人脈,自然會保下我們,你們幾個,跟著我,就只管放心好了。”

    一天過去,羅凌心中一開始的惶恐,也消失了,有的只是不屑。

    他想明白了,只要自己大舅子在,他就不會有什么事。

    至于他的大舅子,可是堂堂司坊所所長,就算是丹閣勢大,又能如何?還不是需要在他坊市混飯吃?弄得他大舅不爽,直接把坊市丹閣的店鋪封了,看丹閣哪里哭去。

    想到這里,他也就淡定了。

    “行了,大家趕緊吃,今天也都辛苦了,早點吃完,我帶你們去那地方爽一爽。”

    嘿嘿一笑,羅凌臉上,露出猥瑣笑容。

    其它幾名隊員見羅凌如此自信,也放松了下來,紛紛露出猥瑣笑容。

    他們幾個,酒足飯飽,出去瀟灑。

    王都司坊所總部,也完全沒有大難臨頭的感覺,一片平靜。

    這王都司坊所,掌管王都坊市管理,是王都所有部門中,一個十分吃香的部門。

    畢竟王都坊市,是大齊國各大勢力的聚集地,整個大齊國,只要是經商的家族,都會想方設法,在這坊市中,謀求一個店鋪。

    而這店鋪的管理權限,便落在這司坊所身上。

    因此,司坊所雖然不掌權,不掌兵,也不掌錢,但卻是王都其它部門,無比羨慕的肥差。

    說不不好聽的,坊市執法隊雖然隸屬于城衛軍,屬于城衛軍旗下,但卻單獨受司坊所管理,執法隊統領享受的待遇,甚至趕得上城衛軍總統領,并且有過之而無不及。

    至于司坊所所長,那更是一個超級大肥差,無數權貴子弟為了這個位置,幾乎打破了頭。

    這一任司坊所所長,姓呂,叫呂陽。

    當年為了博得這個司坊所所長之位,他沒少走后門,什么手段都用盡了,甚至有傳聞,他將自己的老婆都送了出去,陪那些達官貴人日夜淫糜,這才脫穎而出,成為了這一任司坊所所長。

    而他上位后,基本很少管理司坊所的事情,一般事務,都交給自己的副所長去做,而他呢,每天流連王都春月樓,和一幫帝國權貴風花雪月,瀟灑至極。

    可不,此時此刻,他就正在春月樓,抱著自己的相好小桃花,談情說愛。

    “呂所長,你上次可把小桃花弄狠了,疼的小桃花幾天都下不了床。”

    這小桃花,濃妝艷抹,極為艷俗,柔軟的雙手在呂陽肥胖的身上撫摸著,惹得呂陽體內欲火燃燒,像要爆炸。

    “嘿嘿,是嗎?那你說說,我怎么把你弄的下不了床了?嘿嘿,嘿嘿嘿。”

    呂陽嘿嘿一笑,油頭肥耳,露出一口黃牙,模樣猥瑣至極。

    


    


    Ps:書友們,我是暗魔師,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