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254章 嘗嘗野菜

武神主宰
     心神惶恐之下,呂陽沒多久,就回到了司坊所。

    第一時間,就把幾個副所長叫來,張口一頓臭罵。

    他本人很少管理司坊所事務,在他看來,肯定是司坊所哪位副所長,得罪丹閣的人了。

    幾個副所長,被罵的狗血淋頭,卻是一頭霧水。

    這呂陽鬧那般啊?平素里什么都不管,一上來,就對他們大吼小叫,吃火藥了吧?

    忍不住,皺眉道:“呂所長,你是不是搞錯了吧?我們幾個又不是白癡,怎么會去惹丹閣,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誤會?”

    “是啊,我們司坊所見到丹閣的煉藥師,什么時候不是恭恭敬敬,連屁都不敢放一個。”

    “別說是丹閣了,其他像血脈圣地、器殿等這些勢力,雖然都有店鋪在我們坊市,但我們可從來沒管過,也根本不敢管啊。”

    “對方直接把說明函,送到了呂所長你手中,是不是呂所長你哪里得罪了丹閣?引來對方不滿了?”

    當年這司坊所所長的位置,他們幾個副所長,也都參與了競爭,可謂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

    但是呂陽做的,最為徹底,把自己的老婆都送了出去,什么門路都走遍了。

    最終,呂陽雖然成功競爭上了所長的位置,但他們這些副所長,打心眼看不起呂陽,語氣中,也就不如何尊敬。

    “你……你們,氣死我了……”

    見到這些副所長這時候都還說風涼話,呂陽氣得快要爆炸。

    “什么叫我得罪丹閣?我呂陽,豈會得罪丹閣,肯定是司坊所里出了什么問題,還不給我好好把問題弄弄清楚,皇室真要怪罪下來,你們擔當得起么?”

    大手一揮,將丹閣送來的說明函扔在桌上,呂陽氣得發抖。

    那幾名副所長,拿起說明函,彼此傳遞一看,眼神也凝重起來。

    這說明函上,說的十分嚴肅,表明從今往后,丹閣將不再和司坊所有任何生意往來,之前的一切協議,也直接作廢。

    這口氣,雖然不是興師問罪,但也基本差不多了。

    并且,這上面所蓋的印章,竟然是丹閣內務堂最高的大印,顯然說明,是丹閣高層內部統一的決定。

    即便是再對呂陽不滿,幾名副所長,也明白了問題的嚴重性,知道彼此諷刺下去,不是辦法,當務之急,是找到源頭,弄清楚緣由,再進行補救。

    否則,呂陽這個所長要倒霉,他們這些副所長,肯定也不會好過。

    于是乎,整個司坊所瞬間就行動了起來,紛紛打聽最近司坊所和丹閣之間的事情。

    不出片刻,今天的坊市所發生的事,就傳到了呂陽等人的耳中。

    幾個人差點,噴出一口老血。

    他奶奶的,搞了半天,原來是司坊所執法隊的幾個人員,膽大包天,竟敢去拆除丹閣的特約店鋪。

    這不是老壽星上吊——嫌命太長的節奏么?

    更讓呂陽郁悶的是,這個帶頭的隊長,竟然還是自己的一個遠房外甥。

    得到這個消息的呂陽,差點昏死過去。

    這特么的,不是坑爹,是坑舅啊!

    “馬上讓羅凌給我滾過來,說清楚情況。”

    呂陽恨不得把自己這遠方外甥,活劈了的心都有。

    可沒想到的是,羅凌和他小隊的人,就像是神秘失蹤了一般,全都不見了蹤影。

    呂陽那個急啊。

    這羅凌干什么去了?這么個關鍵時刻,竟然不見了。

    這是要急死他的節奏啊。

    “馬上給我發動全司坊所的人,是死是活,都要找到羅凌他們,快。”

    一聲令下,整個司坊所瞬間雞飛狗跳。

    一群群司坊所的人員,滿王都的找人。

    可不管是去幾人的家中,還是附近的一些酒樓,就是找不到這群人。

    最終,有人得到消息,羅凌幾個之前在醉香樓喝過酒。

    可在半個時辰前,已經離開了,到底去了哪里,卻沒人知道。

    “不會是畏罪潛逃了吧?”

    有人狐疑。

    這時間也太巧了點,半個時辰前,他們還在喝酒,那個時候,正是丹閣封殺司坊所通知下來,隨后他們幾個就不見了。

    這一來一去,也太巧合了。

    而能夠傳遞消息的,思來想去,就只有呂陽一個了。

    畢竟,他是第一個得到這個消息的,其次,他也是羅凌的大舅,有這個動機。

    會議室中,幾個副所長忍不住看向呂陽。

    “呂所長,到這個時候了,是不是該讓你外甥出來了?”

    “是啊,這可不是小事啊,如果消息傳到陛下耳中,震怒下來,你我都要倒霉啊。”

    “呂所長,我說句不好聽的話,這種事情,別說是一個外甥了,親兒子,也得大義滅親啊。”

    “可千萬不能辦糊涂事。”

    聽到這幾個副所長接二連三的話,呂陽氣得快瘋了。

    “你們一個個陰陽怪氣的什么意思?什么叫辦糊涂事?難道以為羅凌是我藏起來的?”

    一拍桌子,肺都快氣炸了,渾身哆嗦。

    “我告訴你們,別說是我外甥,就算是我老爹犯了事,我呂某人也不會藏。”

    聽著呂陽的大吼,幾名副所長對視一眼,反倒有些信了。

    呂陽是誰?那可是為了所長位置,連自己老婆送給人玩弄,都做的出來的人,豈會為了保一個外甥,冒著自己烏紗帽丟掉的風險?

    的確有些不大可能。

    于是乎,整個司坊所在王都發動關系,到處瘋狂找人。

    呂陽他們則急的嘴里泡都長出來了。

    一直到了半夜,才有人得知了羅凌他們的消息,竟然跑去城西窯子里面快活去了。

    而且快活的時候,還喝了不少酒,一個個醉醺醺的,準備在窯子過夜。

    這才怎么也找不到。

    一群司坊所人員,二話沒說,抬死豬一樣,將幾人抬了回去。

    看到羅凌幾人的模樣,呂陽等人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他們這這里急得上火,快要爆炸,這幾個家伙倒好,竟然跑到窯子里面快活去了,真是將幾人千刀萬剮的心都有了。

    一盆冷水澆下,羅凌幾人才醒了過來。

    “大舅,你怎么來了?你不是去慣了春月樓么?難道想換換花樣,山珍海味吃慣了,也想嘗嘗野菜?”

    見到呂陽,羅凌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醉醺醺的,就是說道。

    


    


    Ps:書友們,我是暗魔師,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