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255章 快要哭了

武神主宰
     “嘗你妹!”

    呂陽氣得直哆嗦。

    “我妹?”羅凌迷迷糊糊:“我妹不就是你外甥女么?你上次不是嘗過了么?怎么,還想再嘗,沒問題,我來安排。”

    一群人全都傻眼看向呂陽,嘴巴張大,眼珠子都快瞪爆了。

    這呂陽也太禽獸了,連自己的外甥女也都不放過?

    尼瑪,這種人,簡直禽獸不如,還有什么事做不出來?

    眾目睽睽之下,呂陽臉黑的像鍋底,恨不得有個地縫鉆下去。

    “胡說八道什么,還不給我醒醒。”

    “啪。”

    一個耳光打上去,直將羅凌抽飛出去兩米遠,臉砸在地上,牙齒都崩斷了兩顆。

    劇痛之下,羅凌瞬間驚醒,這才發現自己所處場景,冷汗唰的就冒了出來。

    剩下幾名隊長,也被紛紛弄醒,看到自己所處的場景之后,全都冒出冷汗。

    “說說,今天白天到底發生了什么,你們為什么會和丹閣起沖突?”

    幾名副所長也懶得管呂陽了,其中一名姓吳的副所長,直接上來喝問。

    羅凌幾人也知道闖禍了,戰戰兢兢的將事情經過說了出來,為了逃避責任,言語之間,時不時的將秦奮和秦家搬了出來。

    “大舅,我們也是不知道情況啊,想著有秦家少年在,還有李家,而且還有丹閣的穆勛管事,不會出什么問題。”

    “砰!”

    一腳狠狠踹上來,呂陽氣得頭發都炸了。

    “還秦家少爺,秦你媽個頭啊,現在丹閣都找上門來了,別說他媽的秦奮了,秦家家主過來都沒用,你們自己找死可以,別他媽連累司坊所啊。”

    被踹倒在地,羅凌不敢辯駁,哭喪著臉道:“大舅,我們也是按照司坊所的章程辦事,拆除違法建筑,不算亂搞啊,丹閣沒理由找我們麻煩。”

    “還章程,章程你妹啊,你們有手續么?有司坊所正式條文么?有通過我么?就算你都有,丹閣想弄我們,還不是說弄就弄,要什么理由?你腦子進屎了?”

    一頓暴打,是將幾人抽的鮮血淋漓,呂陽心中那個恨啊。

    其他幾名副所長也渾身冰冷,眼神郁悶的想要殺人。

    這根本就是秦家聯合李家想找事,對付張家,這一幫白癡,不知道情況,還屁顛顛的湊上去拍馬屁,現在好了,馬屁沒拍成,直接得罪了丹閣。

    真是一點腦子都沒有,這王都豪門間的恩怨,他司坊所憑什么插手進去?

    真以為平素里囂張慣了,可以隨意揉捏了?

    “現在該怎么辦?”

    弄清楚了情況,呂陽等人,也都重新坐了下來,當務之急,是要把事情給解決。

    一個晚上,司坊所都在商討著辦法,最保險的,就是找丹閣內部的人員,探一探口風,了解一下丹閣里的情況。

    不得不說,能在司坊所坐鎮這幾年,呂陽、吳所長他們的人脈還真不錯,各個門當,都找的到人。

    其中吳所長,在丹閣,也有一位熟人,是一名一品煉藥師。

    而且,他在丹閣主要負責的,是高階藥材方面的管理,在丹閣里面的地位,絕逼不低。

    一大早,吳所長就定下了一桌酒席,把對方請了過來。

    “賈大師,小弟慚愧,教導無方,得罪了你們丹閣,我有罪啊。”

    吳所長一見到對方,就一臉慚愧的叫了起來。

    這名一品煉藥師姓賈,叫賈方,和吳所長也有不少年頭的關系了,這個時候,他只是要搖頭嘆氣道:“吳所長啊吳所長,你讓我說你什么好呢,沒什么事,你們司坊所摻和我們丹閣的事做什么,這一次的事情,你們司坊所可真是鬧大了。”

    吳所長聞言都快哭了,“賈大師,不是我想得罪你丹閣啊,實在是手下人不懂事,腦子進屎了,賈大師,看在咱兩這么多年的交情份上,你幫忙在丹閣說個好話。”

    “這可不行。”賈方急忙擺手:“吳所長,別說我和你這么多年交情,就算是再深厚的交情,這件事我也幫不上忙,你不知道,你們司坊所這一次真是惹上大麻煩了。”

    “有這么嚴重?我聽說不是得罪了張家么?惹來了劉光大師,應該是這張家,和劉光大師有些關系,劉光大師震怒,才下的這命令吧?賈大師你在丹閣地位也不低,和劉光大師的關系也不錯,劉光大師應該不至于這么不給面子吧?”吳所長一臉納悶。

    賈方無語搖頭,都快吐血了:“搞了半天,你們司坊所連得罪了誰都沒搞清楚啊?”

    “難道不是劉光大師?”

    “劉光大師?”賈方搖了搖頭:“吳老弟,這里沒有外人,我也不妨和你交個底,這件事,可不只是劉光大師做的決定,我聽說,是閣主大人親自下的命令!”

    什么?

    吳所長這一驚,是非同小可,嚇得魂飛魄散,差點昏死過去。

    “閣主大人,你確定?”

    他瞪大眼睛,一臉驚恐,都快嚇傻了。

    那可是大齊國丹閣的閣主,出入皇宮見到陛下,都不用行禮的存在。

    她下的命令,難怪賈方說他說情,一點用都沒有。

    “我還騙你不成?”見吳所長不信,賈方搖頭。

    “怎么會這樣?我完全打聽過了,秦家對付的,是張家啊,那張家,不過王都的一個世家,能搭上劉光大師已經頂天了,怎么會連丹閣閣主都驚動?而且,我們司坊所的人雖然在現場,但基本沒怎么動手,不至于這么嚴重吧?”

    吳所長都快哭了。

    事情怎么會驚動丹閣閣主的呢?

    難怪丹閣舉動會如此狠辣,原來連閣主都被驚動了。

    這也太倒霉了。

    “具體情況,我不是很清楚,但據我所知,這里面最關鍵的人物,不是張家、不是劉光大師,而是一個叫秦塵的少年。”賈方沉聲道。

    “秦塵?你是說那個替張家出頭的少年?”

    為了解決問題,吳所長也問清楚了的當時的情況,羅凌他們的確提到有一個叫秦塵的少年。

    不過,羅凌主要說到的,還是劉光大師帶著兩個張家人出現,因此吳所長他們一開始也沒怎么在意,現在賈方一提,立刻就想了起來。

    “這個名字,怎么那么熟悉?對了,莫非是之前,被秦家逐出的那個私生子?難道,這件事其實是秦家秦奮和秦塵之間的沖突?”

    忽然,吳所長猛地一震,吃驚說道。

    


    


    Ps:書友們,我是暗魔師,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