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256章 自有分寸

武神主宰
     “對,就是他!”賈方點頭。

    “原來是這樣。”

    吳所長一怔,腦海中靈光一閃,瞬間明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他在司坊所任職,對坊市內各大勢力之間的粗略關系,還是有一些了解的。

    也知道張家其實一直在李家麾下生存。

    因此之前,還疑惑,為什么李家會和秦家對張家下手。

    現在回過頭來一想,這哪是李家和張家的矛盾。

    根本就是秦家和秦塵之間的矛盾。

    秦塵的事情,在王都鬧得沸沸揚揚,早已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特別是秦塵與秦奮、秦風兩兄弟的恩怨,更是成為了王都民眾茶余飯后的談資。

    吳旭這人雖然不怎么八卦,但也偶爾有所聽聞。

    再加上,昨天夜里,連夜對張家資料進行分析,知道張家家主的兒子張英,也剛從天星學院畢業。

    “難怪,秦家對付張家,并非是真為了針對張家,而是通過張家,對付秦塵,那么丹閣的劉光大師出面,其實也并非看在張家的面子,而有可能,是看在秦塵的面子上。”

    一條條線索,瞬間連接起來,成為了一個完美的鏈條。

    如此一來,事情就說得通了。

    唯一弄不明白的是,秦塵不過是秦家的一個私生子,而且已經被秦家逐出,就算是天賦不錯,又如何和丹閣搭上關系,并且讓丹閣這么為他出頭?

    忍不住,將自己疑惑問了出來。

    賈方搖頭:“他和劉光大師之間有什么關系,其實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有一點,這秦塵,其實是我丹閣的一名一品煉藥師。”

    “什么!一品煉藥師,這不可能吧?”

    吳所長驚得差點把自己舌頭都咬掉了。

    煉藥師,哪個不是需要長時間的學習、煉制,才能考核通過。

    這秦塵,從天星學院畢業,也才沒幾個月時間,竟然就是一名一品煉藥師了?開什么大陸玩笑。

    “這可不是開玩笑,而是真事。”賈方面色一沉:“當時考核這秦塵的主考官,正是劉光大師,據說那一次考核之后,劉光大師大為震驚,而那秦塵,還開口要和閣主大人做一筆生意。”

    和丹閣閣主做生意?

    身體一晃,腦袋一暈,吳所長差點昏死。

    這秦塵,也太自大了,他就算考核成了一品煉藥師,也只是丹閣最為底層的煉藥師而已,能和丹閣閣主,做什么生意?

    “這是真事!”

    見吳所長一臉不信,賈方強調。

    當時,秦塵要和閣主做生意,不但劉光、陳暮和歐陽成知道,現場還有幾個參加一品煉藥師考核的學徒也都聽到了,結果被周濤他們當成了一個笑柄說了出去,在丹閣自然不是什么秘密。

    “難道這就是你們丹閣閣主賣秦塵面子的原因?可他一個少年,能有什么生意和丹閣做?”

    吳所長還是有些暈暈的,實在是這件事,太過蹊蹺,不符合常理。

    “我也不知道他和閣主做了什么生意,不過,那件事后沒多久,我們丹閣就推出了二品特效真氣丹的業務。”

    賈方自言自語的說了這么一句。

    “你是說……”

    眼珠子瞪大,吳所長一臉駭然,撲嗵,直接一屁股摔在地上。

    然后猛地蹦起,“你是說那二品特效真氣丹,就是秦塵和閣主做的生意?”

    倒吸一口冷氣,吳所長簡直快瘋了,表情木訥,像是石化。

    “我可沒說,你也別胡亂猜測。”

    臉色一沉,賈方嚴肅提醒:“而且,我今天和你說的東西,只允許傳到你這邊,若有絲毫泄露,就別怪我賈方,和你恩斷義絕。”

    他和吳旭關系極好,說出來,也是不想讓對方犯錯,但吳旭若是把消息傳出去,那他這個丹閣高層,也吃不了兜著走。

    “我明白,你放心,此事,絕不會從我口中傳出,若有違反,我吳旭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吳旭急忙豎起手指,當場發誓。

    賈方點頭。

    他也知道吳旭的為人,守口如還是沒問題的,不然也不會把自己的猜測說出來。

    “我說呢,難怪丹閣竟會如此絕情封殺我們司坊所,原來那幾個兔崽子,竟然惹上了這個一個人物。”

    吳所長一臉苦澀,如果特效真氣丹真是秦塵和丹閣做的生意,那丹閣如此封殺司坊所,再正常不過了。

    他負責坊市的日常事務,自然知道,最近在王都坊市,最火的就是那特效真氣丹,可謂是一丹難求,如此龐大的利益,別說是他司坊所了,即便是大齊國皇室得罪了秦塵,丹閣都有可能將其封殺。

    “賈大哥,那你現在給老弟我出個主意吧。”吳所長苦著臉道。

    賈方嘆息道:“你想要獲得丹閣的原諒,找劉光大師是應該的,但最關鍵的,還是找秦塵,畢竟根子在他身上。我不妨和你露個底,那秦塵,昨天從坊市回來之后,就一直在我丹閣,閣主和劉光大師親自陪同,待在閣主大人的煉制室,整整一天一夜的功夫,到現在也還沒出來。”

    嘶!

    倒吸一口冷氣,吳旭目露駭然。

    丹閣閣主和劉光大師親自陪同,并且在閣主煉制室待了一天一夜,這其中的意味,非同尋常。

    “好了,話我只能說到這,至于其他的,我也不便多說,應該怎么做,你自己把握,不過,別讓我知道你泄露了消息,否則,什么后果,你應該知道,告辭了。”

    把話說完,賈方也不停留,飯也沒吃,轉身出了酒樓。

    現在丹閣正封殺著司坊所呢,他這么做,已經算是違規了。

    “賈大哥,你放心,我自有分寸,等事情結束了,老弟我再找你好好喝酒。”

    吳旭知道了癥結,一顆心也放了下來,暗暗思慮,怎么才能消除影響。

    邊想著,邊回到了司坊所。

    這一看,吳旭不禁一怔。

    只加司坊所中,十分淡定,全然沒有昨晚焦急的模樣。

    會議室中,另外幾名副所長,也在收拾東西,似乎準備回家。

    “怎么回事?”

    一皺眉頭,吳旭忍不住詢問,心中怒火暗升。

    這都什么時候了,司坊所都要大難臨頭了,怎么一點緊迫感都沒有?

    


    


    Ps:書友們,我是暗魔師,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