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258章 花容失色

武神主宰
     段越來自血脈圣地,自然有一股凌駕在一般人之上的傲然,甚至在丹閣這種勢力面前,也同樣如此。

    在天武大陸,丹塔、器殿、陣法師工會等等這些勢力,都屬于上等勢力,傲嘯大陸,十分強大。

    但若要給它們排一個名次,說實話,還真未必能排的上來。

    大陸上萬年的歷史上,這幾大勢力,彼此交鋒,可謂是不分高下。

    但有一個勢力不同。

    那便是血脈圣地。

    在天武大陸,血脈圣地是諸多副職業勢力中,最為頂尖的一個,可以說是群雄之首。

    這也使得,血脈圣地面對別的勢力的時候,自然有一番優越感。

    “呵呵,有段越大師在,呂某豈會擔心,想必這丹閣,也不敢不賣段越大師的面子。”

    呂陽在一旁,笑了起來:“更何況,還有祁王爺在,祁王爺乃是我大齊國王爺,這丹閣再強,也總得看大齊國皇室的臉色。”

    “呵呵呵,呂陽你啊你,盡給本王臉上貼金,本王還沒那么大面子,讓丹閣看我臉色,當然,若只是讓丹閣給個面子,料想那丹閣,也不會不給。”

    祁王爺淡淡一笑,話說著,眸中突然閃過一絲淫色,淫笑道:“對了,呂所長,本王可好久沒看到你那賤內了,這次事了了,何不叫來一起吃個飯?自上次一別,本王可是,甚是想念啊。”

    說到想念,祁王爺頓時露出色瞇瞇的笑容。

    “祁王爺您放心,只要今天這事一了,我親自帶賤內,到您府上拜訪,順便讓我那賤內,在王府過個夜,也好體驗體驗,王府的恢宏。”呂陽哈哈一笑。

    “還有段越大師,這事,可少不了你。”

    轉過頭,又看向段越。

    “那自然是極好。”

    段越也笑了起來。

    “既然如此,那還等什么,走吧。”

    三人跺著腳步,迫不及待,跨入丹閣之中。

    “請問三位貴客,有什么需要幫忙的么?”

    剛一走進丹閣,一道動人的聲音,便在三人耳邊響起。

    轉過頭,就看到一個姿色不錯的服務員,站在他們一旁。

    這服務員,身材十分性感,凹凸有致,特別是胸口,更是波濤洶涌,在白色的工作服的束縛下,有種呼之欲出的視覺沖擊。

    這服務員,正是黃玉玲。

    當初,秦塵來丹閣找蕭雅,正是這黃玉玲接待的秦塵,一路上冷嘲熱諷。

    豈料,秦塵通過煉藥師考核,成為一名正式煉藥師,并且由蕭雅閣主親自接待,頓時嚇得魂飛魄散,以為自己丹閣服務員的職務,就要被當場解除。

    可不曾想,秦塵根本沒將她放在心上,也懶得和一個服務員一般見識,她那服務員的身份,卻是被保留了下來。

    這段日子,她是戰戰兢兢,不敢對任何客人有絲毫不敬。

    但是那種想要攀龍附鳳,釣一個金龜婿的想法,卻是從未消失。

    這不,看到三個穿金戴玉,明顯身份不凡的男子走入丹閣,她迫不及待,第一個迎了上來。

    “呦,這丹閣的服務員,氣質不錯嘛。”

    見到黃玉玲,祁王爺眼睛一亮,情不自禁就要去摸她的臉蛋。

    “這位客人你想要干什么?”

    黃玉玲嚇了一跳,急忙往后一躍。

    “咳咳。”

    呂陽連咳嗽兩聲,提醒祁王爺。

    這祁王爺,什么都好,就是太色了點,看到漂亮姑娘,就克制不了自己。

    祁王爺一怔,也反應過來場合,于是笑瞇瞇的道:“呵呵,姑娘你別緊張,本王趙啟瑞,大齊國祁王,這位是血脈圣地段越大師和司坊所呂陽所長,我們三個前來丹閣,是想見一下你們丹閣的劉光大師,勞煩通稟一下吧。”

    “祁王爺?”

    見得這位色瞇瞇想摸自己的男子,竟然是大齊國祁王,黃玉玲心下一驚。

    自己剛才如此態度,不會惹怒對方吧?如果在管事面前說幾句自己壞話,說不定自己就會被趕出丹閣。

    “是,我馬上通稟。”

    急忙轉身,就要向值班管事匯報,豈料心急之下,腳步一崴,朝一旁就要摔去。

    “哎呦,小心。”

    見這么好的機會,祁王爺急忙上前一步,摟住黃玉玲,并且肥厚的手掌,在她屁股上狠狠捏了一把。

    “唔!”

    黃玉玲嚇得花容失色,眼淚汪汪,卻不敢大喊,急的臉色漲紅,羞憤難當。

    看到黃玉玲的表情,趙啟瑞內心愈發沖動,嘿嘿一笑,身體貼緊對方,狠狠揉捏了兩下。

    “姑娘,你沒事吧?”

    嘴里,則是色瞇瞇的說道,眼中都快冒綠光了。

    “我沒事!”

    從趙啟瑞手中掙脫,黃玉玲嚇得花容失色,捋了捋發鬢,轉身就走。

    天哪,這家伙簡直就是一個。

    “嘖嘖,有味道,我喜歡。”

    看著黃玉玲扭著屁股蹬蹬離開,趙啟瑞砸吧砸吧嘴巴,嘿嘿笑道。

    一旁呂陽和段越也笑了起來。

    對方的容貌,只能算是不錯,但是穿著丹閣服務員的制服,卻別有一番風味。

    正意淫著,一名身穿管事服的男子,在黃玉玲的帶領下走了過來。

    “聽說三位要找劉光大師?”

    打量了三人一眼,那管事一上來,便直接問道。

    “正是。”祁王爺傲然說道。

    “實在是不好意思,劉光大師現在正有要事,如果三位不介意的話,可以下次再來。”

    “下次?”祁王爺眉頭一皺:“你知道我們是誰么?本王祁王、這位是血脈圣地的段越大師,這一位是司坊所的呂陽所長,找你們劉光大師,是有要事,還請通稟下。”

    以為對方不知道自己身份,趙啟瑞詳細介紹。

    “三位實在抱歉,劉光大師是真有要事,暫時不方便出來見客。”

    這大廳管事,地位雖然不高,但消息卻十分靈通,知道劉光大師昨天和閣主有要事,一直待在閣主的煉制室,一天一夜都沒出來。

    這種時候,誰來都不能通稟啊,打擾了閣主的煉制,誰來付這個責任?他可付不起。

    “能有什么要事,連本王都不見?”

    趙啟瑞一聽,頓時怒了。

    在他看來,自己乃是大齊國王爺,皇親國戚,他劉光就算地位再高,再不給面子,出來接待一下總要的吧?

    現在倒好,一句有要事,連見都不見,也太不將他放在眼里了。

    


    


    Ps:書友們,我是暗魔師,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