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264章 何必激動

武神主宰
     “秦塵?”

    “還真是他。”

    “秦塵什么時候成丹閣一品煉藥師了?”

    人群震撼,全都凝視過來,心中震驚。

    秦塵的名頭,整個王都幾乎絕大多數的人都知曉,但什么時候,他竟然又是一名煉藥師了?

    十五歲就闖入五國大比擂臺賽,并且進入血靈池,現在又是丹閣一品煉藥師,這還是天才么?這簡直就是妖孽啊!

    難怪蕭雅如此護他。

    仔細想想,就是這么一個天才煉藥師,在丹閣內部差點被人教訓,換做是誰,也無法忍受。

    段越忍不住皺眉,他是真沒想到,秦塵竟然是丹閣的煉藥師。

    掃了祁王一眼,忍不住心中暗罵:“這祁王是豬嗎?自己三人來丹閣,本來就是來求情的,他倒好,求情還沒完成,竟然就去教訓丹閣的煉藥師,是嫌事情鬧得還不夠大么?”

    祁王心中也郁悶,完全傻眼,早知道秦塵是丹閣的煉藥師,打死他也不會在這里對付秦塵啊。

    “撲嗵!”

    吳旭所長是幾人中最崩潰的,他看著呂陽,簡直欲哭無淚。

    豬隊友,妥妥的豬隊友啊,這世上,怎么會有這么蠢的家伙?

    他好不容易才通過關系,找到事情的關鍵,就是這叫秦塵的少年,于是急匆匆趕來,準備從秦塵這邊打開突破口,讓丹閣解除對司坊所的封殺。

    可呂陽倒好,事情還沒處理,就已經又把對方給狠狠得罪了。

    這不是坑人么?

    罷了,罷了。

    此時吳旭心中,是萬念俱灰,事情鬧到這個地步,司坊所再想簡單和平解決,那是根本不可能了。

    “都帶走了。”

    一揮手,一群護衛頓時涌了上來。

    段越心中一怒,剛準備再出手,就感到一股無形的壓力,席卷而來。

    轉過頭,就看到劉光在一旁渾身綻放殺氣,虎視眈眈凝視著他,顯然只要他有絲毫異動,便會毫不猶豫出手。

    心中一沉,段越也失去了反抗的念頭,剛準備束手就擒,就聽到一個威嚴的聲音,從不遠處突然傳來。

    “慢著。”

    那聲音威嚴,轉過頭,就看到一個中年男子,神色冷漠的走過來,給人一種極強的壓迫感。

    “血脈師袍,此人也是一名血脈師。”

    “看他胸口的標志,嘶……竟然是二階血脈師。”

    “是血脈圣地的許昌執事,二階血脈大師。”

    “許昌大師怎么在這里?”

    “這下有好戲看了。”

    人群騷動,紛紛給許昌讓開了一條道路,讓他來到現場中心。

    “許昌血脈師?”

    聽到稱呼,蕭雅和劉光目光一凝,紛紛盯了過來。

    只見他胸口血脈師袍上繡著一個徽章,代表二階血脈師的兩根血紋,耀眼奪目。

    居然是位二階血脈師,而且還是血脈圣地的執事。

    這可非同一般。

    要知道,在血脈圣地,一階血脈師的身份,已經十分尊崇,二階血脈師,更要尊貴十倍以上,特別是這許昌,還是血脈圣地的執事,代表他在血脈圣地,并非只有一個虛名,而是真正擁有實權。

    對比一下,這許昌可能就相當于劉光在丹閣的地位一般。

    “許昌大師,你怎么來了?”

    見到來人,段越激動的眼淚都快流下來了,原本提起的心,瞬間落了下來。

    冷冷看了他一眼,許昌沒有答話,而是對蕭雅拱手道:“蕭閣主,在下許昌,添為血脈圣地執事,久仰蕭閣主大名。先前之事,在下也看到了一些,此事雖然錯在段越他們,但畢竟沒有給這秦塵造成什么傷害,所以希望蕭雅閣主看在血脈圣地的份上,給在下一個面子,放過段越他們。”

    這許昌,之前正好路過丹閣,聽說丹閣中發生了沖突,于是好奇進來,這才見到了剛才那一幕。

    本來,他還不想出面,但是見丹閣竟然真的要拿下段越,實在忍不住站了出來。

    如果讓丹閣的人真將段越扣押,事情一旦傳出去,對血脈圣地的名聲將會造成巨大影響,由不得他不出面。

    一時間,場上的氣氛頓時凝重了起來。

    血脈圣地的許昌執事出面,意義已然非同一般,一個處理不好,絕對會引發兩大勢力之間的糾紛。

    讓眾人忍不住猜測,蕭雅閣主會如何處理。

    “這段越雖然沒有對塵少造成真實傷害,但他行為卻已經發生,所以很抱歉,你不能帶走他。”

    蕭雅沒有絲毫猶豫,便是淡漠說道。

    嘩!

    全場沸騰,都感到不可思議。

    蕭雅閣主竟然沒有答應,這是準備和血脈圣地鬧翻的節奏啊。

    “這么說,閣下是一定要扣下段越,和我們血脈圣地作對了?”

    許昌瞳孔一縮,語氣也冰冷起來。

    自己都這么說了,本以為這丹閣閣主會賣個面子,直接將許昌給放了,沒想到,竟然不答應。

    不由得,心中也升起怒火。

    “并非和你血脈圣地作對,而是這段越,在我丹閣撒野,若是不給塵少一個交代,我這里也說不過去,希望閣下,能夠體諒。”蕭雅聲音雖然并不洪亮,但蘊含的力量,卻讓人變色。

    “如果我說不呢?”

    冷哼一聲,許昌一擺衣袖,擋在段越身前。

    轟!

    他渾身綻放可怕氣質,一股驚人的血脈波動,便在這大廳中傳遞開來,可怕的氣息,逼得眾人連連后退,一些修為較弱之輩,都有些喘不過氣來。

    蕭雅的臉色也冷了下來:“如果閣下非要在我丹閣撒野,就休怪我不客氣,連閣下一起拿下了。”

    轟隆!

    蕭雅身上,同樣綻放氣勢,席卷而出。

    如果說許昌的氣勢,像是一座巍峨大山,逼得人喘不過氣來的話,那么蕭雅的氣勢,就好像一片汪洋,讓人根本升不起抵抗的念頭。

    兩股氣勢在虛空中碰撞,許昌的氣勢,就仿佛雞蛋一般,瞬間破碎。

    “這是要干上的節奏啊。”

    眾人臉色一變,呼吸也急促起來,一個個緊張萬分。

    丹閣和血脈圣地一旦真要交起了手,這絕對是一件大事,對整個大齊國大局,都會產生劇烈動彈。

    “兩位,有話好商量,何必如此激動呢。”

    眼看兩人就要動手,忽然秦塵微微一笑,從蕭雅身后走了出來。

    


    


    Ps:書友們,我是暗魔師,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