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265章 小小執事

武神主宰
     眾人見狀,全都暈倒。

    這秦塵,這時候突然搗什么亂,出來說什么話?

    的確,這件事是因為他而起,但是發展到現在,已經不僅僅是他和祁王之間的事了,而變成了血脈圣地和丹閣之間的沖突。

    他一個一品煉藥師,能有什么說話的分量。

    “塵少,你放心,別的我不敢保證,但在我丹閣,任何人都不能傷到你。”

    蕭雅以為秦塵擔心血脈圣地,當即冷喝。

    她眼神堅決,可以看出她的決心之大。

    “蕭雅閣主,這我還是十分相信的,不過事情沒必要弄的這么僵。”

    內心微微感動,為了自己和血脈圣地對抗,蕭雅承受的壓力,絕非一般。

    自己也不可能讓這兩大勢力,真的對抗起來,那自己真的就是罪人了。

    “這樣,我來說個主意。”

    淡淡一笑,秦塵看向許昌。

    “你說。”

    許昌一愣,旋即點頭,心中卻是冷笑。

    在他看來,丹閣這是準備要認慫了,只不過蕭雅閣主自己不方便出面,所以讓這么個少年站出來,好給丹閣挽回一些面子。

    不僅是他,周圍其他人也都是一樣的想法。

    “這段越呢,我們丹閣先扣押了,你回去,把這里的事,和東方會長好好說一下,看東方會長是什么個意思。”

    什么?

    秦塵這話落下,所有人都一個趔趄,差點摔倒,眼珠子瞪得滾圓,像是見鬼一般。

    還以為秦塵站出來,會給出什么合理的建議,沒想到竟然是這個。

    嘴一歪,一個個都是無語。

    大哥,你這主意,不是還是要將段越先行扣下,不給血脈圣地面子么。

    之前蕭閣主這么說,許昌執事都沒有同意,你一說,對方就會同意?瘋了吧!

    果然,許昌的臉色一變,徹底陰沉下來:“閣下是在和我許某開玩笑呢吧?哼,這點小事,豈用和東方會長說,許某就能決斷。”

    心中怒火,忍不住燃燒,幾乎要爆發。

    這丹閣,也太過分了,本以為會提出什么建議,沒想到還是這般過分,分明是在打自己臉。

    “許執事,你也看到了,這小子和丹閣也太囂張了,真以為我們血脈圣地好揉捏不成!”

    段越在一旁也怒喝,添油加醋,挑撥許昌的情緒。

    被他這么一撩撥,許昌的怒意,徹底壓制不住,冷哼道:“這件事,不用多說,段越,許某今天必須帶走,不但是他,祁王和呂陽,我也要一并帶走。”

    再軟弱下去,只會以為他血脈圣地好欺負。

    蕭雅面色一沉,剛準備說話,卻被秦塵打斷,他面帶微笑,淡淡道:“許執事,別急著做決定,還是先匯報一下東方會長比較好,畢竟,閣下只是一個小小的執事,恐怕也未必代表的了丹閣!”

    噗!

    聽到這話,所有人差點吐血,一個個快要暈倒。

    大哥,你對面的可是血脈圣地的血脈大師,竟然說他只是一個小小的執事。

    這么囂張,站在外面肯定會被人打死的信不信。

    眉毛一揚,許昌怒火中燒:“我代表不代表得了血脈圣地,可不是你能決定的,至于匯報東方會長,哼,你以為你是誰?”

    秦塵無語,這許昌,怎么就說不通呢,忍不住道:“我和東方會長,也是熟識,這樣,你就告訴他,是我秦塵要扣押的段越,想必他不會有意見。”

    聽到秦塵的話,許昌差點笑噴。

    “就你,認識東方會長?”

    一臉不屑,許昌眸中滿是輕蔑,要騙人,也騙的有水平一點。

    這兩年,東方會長很少管理圣地事務,非最親近之人,很少見得到他,就算是自己,想要拜見會長,也需要提前通稟,再等待召見。

    這秦塵以為他是誰?

    知道許昌不信,秦塵懶得解釋,直接從身上拿出一枚金色令牌,亮到許昌面前。

    “這你應該信了吧,現在確定你還想繼續為段越說話?”

    秦塵拿出來的,正是東方清頒發給自己的金客令。

    許昌見秦塵語氣狂妄,正要發作,忽然兩眼瞥到他手中的那塊金色令牌,一瞬間臉色大變。

    一旁的段越沒看到許昌的臉色,見秦塵拿出來一塊令牌,就要讓許昌放棄自己,忍不住大笑起來:“臭小子,就憑你也配認識會長大人,搞笑的吧,還拿出個什么令牌,怎么,你別告訴我,其實你還是我血脈圣地的血脈師!”

    段越一臉不屑,這秦塵隨便拿個令牌,就想讓許昌執事放棄自己,真以為自己是誰啊。

    這世上,根本沒什么令牌能嚇到血脈圣地,不管是煉藥師徽章,還是大齊國皇室金牌,都沒用。

    “閉嘴!”

    突然,許昌猛地低喝,打斷了段越的話。

    “許昌執事……”

    段越一下愣住了,不明白發生了什么。

    只見站在他面前,之前面對蕭雅閣主還淡定萬分,能侃侃而談的許昌,此時卻臉色蒼白,額頭冒出了冷汗。

    他瞳孔收縮,心中驚懼萬分,喃喃道:“金客令,竟然是金客令。”

    金客令,是大齊國血脈圣地最為尊貴的令牌,無論走到大齊國任何一處血脈圣地,都能享受七折的優惠,可以隨意進出血脈圣地的許多別人無法進出的地方。

    這樣的一塊令牌,據許昌所知,整個大齊國只有東方清會長一個人能夠頒發。

    而且,整個大齊國,據許昌了解,也就只有大齊國陛下趙高,曾經得到過這么一塊令牌,除此之外,東方清會長就沒頒發過給任何人。

    可如今,這塊令牌竟然出現在了秦塵手中。

    “這秦塵,究竟和東方清會長什么關系?”

    身體一抖,背后冷汗冒出來,許昌雙腿都不自禁的發軟。

    擁有這塊令牌,這說明秦塵先前所說,極有可能是真的,他和會長大人,定然有某種關系。

    身體一晃,許昌差點摔倒,眾目睽睽之下,臉色瞬間轉變,訕訕道:“塵……塵少,剛才是在下冒昧了,這段越竟敢冒犯閣下,實在是罪大惡極,你放心,此事,我會立刻稟報東方清會長,給閣下一個交代。”

    說完這話,許昌背后已經全都被冷汗浸濕。

    所有人傻眼,全都要瘋了。

    怎么回事?

    之前面對丹閣閣主,這許昌還十分強勢,怎么見到這令牌,一下子就軟了?

    


    


    Ps:書友們,我是暗魔師,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