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269章 下旨

武神主宰
     看著全場所有大臣們一副驚慌失措的樣子,趙高心中不由得冷笑連連。

    “咦,諸位愛卿,你們之前不是還說的很起勁么?怎么真到執行,一個個卻都不行了?”

    他似笑非笑,故意開口。

    “這……”

    所以人都啞然,閉口不言。

    之前,他們積極上諫,那是因為不清楚趙高的態度,想要利用此事大做文章。

    現在趙高既然都這么說了,可見他內心根本不想對丹閣大動干戈,假如再開口,那是自找沒趣。

    “李老,你來說說,你剛才提議停止對丹閣的藥材供應,朕覺得很不錯,不如就讓你帶頭,去丹閣宣布這個結果如何?”見眾人不說話,趙高指著領頭一名老者,冷笑說道。

    “陛下。”

    那叫李老的大臣雙腿一軟,都快跪下了。

    “剛才老臣是胡言亂語,老臣仔細想了想,這些年,丹閣對我們大齊國國力提升,功勞很大,若是因為這種事情,就一棒子打死,的確十分苛刻,所以老臣思來想去,還是覺得口頭警告比較好。”

    李老小心翼翼說道,額頭冷汗直冒。

    “口頭警告?”趙高點點頭:“既然如此,那就交給李老你去警告一下。”

    “這個……”

    李老張大嘴巴,都快要哭了,恨不得一頭撞死的心都有了。

    看來陛下根本連處罰丹閣的心都沒有啊?

    他本來這么說,是不想態度一下子轉變太快,有個緩沖的余地,現在看來,陛下完全不想處罰丹閣,自己偏偏還說口頭警告。

    嘴賤,讓自己嘴賤。

    自己真要敢去丹閣警告,那還能活著走出來么?

    “陛下,陛下……”

    撲嗵一聲,李老跪下了,額頭的汗水就跟下雨一樣。

    “老臣再仔細想了想,覺得……覺得……以丹閣對我大齊國的貢獻,即便是警告,也不是很好,不如……不如這件事就這么揭過算了。”

    “這個李老,剛才你可是十分激動,非要讓朕懲罰丹閣的,怎么這態度……”

    “陛下,乃是老臣腦子一時糊涂,咳咳,老臣老了,有時候腦子不怎么靈光,所以陛下恕罪。”

    李老嚇得身體瑟瑟發抖,猶如篩糠。

    “既然李老年紀大了,有這些問題,為何不和朕早說呢,傳出去,豈不是讓民眾們以為朕是一個只會剝削的暴君,這樣,李老,你就先回家休養個半年,等到身康復了,或者有精力了,再看能不能繼續任職。”趙高看著李老,嘴角噙著冷笑。

    嗡!

    腦海發暈,李老面露苦澀,磕了下來:“謝……謝陛下隆恩。”

    站起來,他身形蕭瑟,仿佛一下子蒼老了十歲,顫顫巍巍的退了下來。

    眾人看到,心有戚戚然,一個個膽戰心驚。

    李老,是大齊國的肱骨老臣,竟然讓退就退,可見陛下心中,是真的憤怒了。

    “來,還有誰說要懲罰丹閣的,可以站出來了。”

    趙高環顧大殿四周,語氣冷冽。

    諸多大臣你看我,我看你,一個個縮著脖子,紛紛后退,哪里還敢站出來。

    沒看到連李老,都讓退就退了,他們還敢站出來,指不定會被怎么懲罰呢。

    “幾位王弟,你們覺得呢?”

    見大臣們不說話,趙高看向幾名王爺。

    “陛下,臣弟仔細想了想,也覺得懲罰丹閣,太過讓人寒心,不如就這么算了。”禮親王心虛萬分,頭皮發麻,道:“但是那秦塵,臣弟還是覺得,必須要嚴懲,不然皇室,不好向民眾們交代啊。”

    “榮王你覺得呢?”趙高又問。

    榮王擦了擦額頭冷汗,道:“臣弟以為禮親王說的沒錯,丹閣就不必懲罰了,但是那秦塵,必須嚴懲。”

    “嚴懲秦塵?嗯,那不知兩位,認為以何罪名比較好?”趙高冷笑。

    “這……”

    禮親王和榮王對視一眼,說不出話來了。

    他們連秦塵和祁王具體怎么起沖突的都不知道,只知道因為秦塵,祁王被丹閣扣押,現在讓他們說,一個說錯,到時怎么挽回?

    “哼。”一拍龍椅,趙高聲音猛然高亢了起來,眸光冷厲,落在幾位王爺身上。

    一股可怕的威嚴,猛然席卷大殿,嚇得整個大殿所有大臣,都紛紛跪伏,不敢抬頭。

    “那秦塵,是我大齊國此屆五國大比的功臣,同時也是五國大比復試入選選手之一,假如把他嚴懲了,誰來代替他,為我大齊國在西北爭光?禮親王,你找個人來么?還是說,榮王,讓你那白癡兒子,代替秦塵?”

    趙高聲音冰冷,仿佛要將空氣凍結。

    “陛下,臣弟知錯,還請陛下息怒。”

    “撲嗵。”

    幾名王爺全都嚇跪下了,他們這位王兄的手段,他們可都是很清楚,當年能登上皇位,當年手上可是染滿鮮血的,真要惹得他震怒,自己這個逍遙王爺恐怕都沒得當。

    一時間,這幾位王爺恨不得將嶺南趙家活劈了的心都有了,如果不是嶺南趙家慫恿,自己又怎么會傻乎乎的跑到皇宮,讓趙高責罵一頓。

    “康王。”

    看著滿殿群臣,趙高一聲冷喝。

    “臣在。”

    “你奉朕的旨意,去丹閣一趟,告知丹閣蕭雅閣主,祁王不知檢點,在丹閣胡作非為,破壞我皇室威嚴,現全權交由丹閣處理,任殺任剮,我大齊國都不插手。此外,剝奪司坊所呂陽職務,同樣交由丹閣處理,若是丹閣釋放,第一時間押入天牢,嚴加審問,看看此人胡作非為,究竟憑的什么。此事,就此定奪,若朕再見有人查問,必定嚴懲不貸。”

    說完這話,趙高一拂衣袖,轉身離去。

    只剩下滿殿面面相覷的眾人,一個個目瞪口呆。

    堂堂祁王,被丹閣扣押,陛下竟然一句話都沒有,反而要求丹閣,自行處置,這……

    完全顛覆了眾人原本的猜測。

    此時,不禁是皇宮震動。

    消息,也是第一時間傳到了血脈圣地。

    得知血脈圣地的段越血脈師被丹閣扣押,整個血脈圣地嘩然,引發轟動。

    堂堂一階血脈師,被別的勢力扣押,整個大齊國血脈圣地歷史上,就沒發生過幾回。

    許昌執事回到血脈圣地,更是不敢大意,第一時間將事情上稟東方會長,等候命令。

    


    


    Ps:書友們,我是暗魔師,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