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271章 熱情如火

武神主宰
     血脈圣地,是大齊國最頂尖的一股勢力,其會長,地位之高,非同一般。

    他雖然也是一名一品煉藥師,在大齊國,身份不低,但和血脈圣地會長一比,卻是差太遠了。

    “這……”

    呼吸一窒,這一品煉藥師,都不知該如何回答,額頭冒汗,只是道:“三位還請稍等,我已經派人通知閣主大人了,料想很快就會前來。”

    “嗯。”點點頭,看著對面丹閣諸多護衛,那緊張無比,握緊武器的雙手,不由得一笑:“諸位不必緊張,我此次前來,只是拜見蕭雅閣主,沒有惡意。”

    沒有惡意?

    他這話一出,場上氣氛陡然一變,所有人面面相覷,不知道東方清葫蘆里賣的到底是什么藥。

    難道血脈圣地會長不是前來聲討的丹閣的?如果是這樣,這東方清會長為何要親自出面?

    只是,堂堂血脈圣地會長親自開口,還不至于欺騙大家吧?

    那一品煉藥師,神情也是一愣。

    旋即苦笑了一下。

    假如東方清的目的,是來大鬧丹閣的話,就憑這些護衛,能阻止他的腳步?

    想想都不可能,血脈圣地會長東方清的實力,那可是和大齊國第一高手靈武王蕭戰相當的,對付自己幾個,簡直如砍瓜切菜一樣輕松。

    “你們……退下!”

    想到這里,那一品煉藥師猶豫了下,當即將一群護衛,喝退開來。

    “東方會長在哪里?”

    而此時,一道清麗的聲音突然響起,人群分開,一名驚世美女,從人群后方走了過來。

    正是蕭雅。

    在他身后,秦塵和劉光緊隨而來。

    只見,蕭雅神情十分嚴肅,如同一個冰山美人,幾步便來到了東方清的面前。

    “閣主。”

    那一品煉藥師和丹閣管事等人,急忙躬身行禮。

    一揮手,讓對方退下后,蕭雅這才凝視東方清,內心,微微警惕。

    她和東方清也不是不認識,彼此之間,有過幾次交集,但是關系,并不如何深厚。

    這一次,她為了秦塵,毅然選擇得罪血脈圣地,若說不緊張,那是不可能。

    此時血脈圣地會長親自前來,蕭雅內心的警惕和凝重,前所未有。

    若是這一次處理不好,對丹閣而言,無疑是個巨大的災難。

    “東方會長,好久不見,別來無恙。”

    提起精神,蕭雅面露微笑,拱手應對。

    為今之計,也只能見招拆招了,只是不知道,對方的進攻,會有多猛烈。

    正猜測著,就見東方清微微一笑,淡然道:“蕭雅閣主,別來無恙。”

    而后,不等蕭雅回答,他的目光,已然落在蕭雅身后的秦塵身上,眼中露出微笑,腳步情不自禁向前一跨。

    呼!

    以為東方清要動手,蕭雅一陣緊張,體內真力瞬間凝聚,就要出手。

    “哈哈哈,秦塵小友,好久不見啊。”

    便在這時,就聽東方清一聲爽朗的大笑,熱情的握住了秦塵的手。

    “東方清會長,好久不見。”

    秦塵見東方清如此熱情,也哈哈一笑,但是表情卻十分別扭,用力的將自己的手從東方清的手中抽出,身上雞皮疙瘩都快起來了。

    大哥,你一個大男人,熱情歸熱情,死命的握住我的手咋回事?

    見到這一幕,一旁蕭雅等人完全愣住了,這才想起,秦塵身上可是擁有血脈圣地令牌的,莫非他和秦塵的關系,真的非同一般?之前那令牌,真的那么好用?

    但是轉念一想,卻又有些詭異,如果兩人關系真的那么好,就不會是現在這種場景的,見個面,還要說句好久不見,這分明是彼此客氣的言語。

    心中胡亂猜測,弄不清楚狀況的時候,就見東方清轉頭看了過來。

    “蕭雅閣主,這一次是我血脈圣地管教無方,給你添麻煩了。”

    一個趔趄,蕭雅幾乎摔倒。

    急忙擺手:“哪里哪里,東方清會長言重了。”

    本以為東方清是來興師問罪,早有做好了撕破臉皮的準備,誰知道,直接來了句‘給你添麻煩了’。

    大哥,你可是血脈圣地會長,自己圣地血脈師被扣押,就算是有心和解,也用不著說這么卑謙吧?

    知道的人知道你是血脈圣地會長,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是大街上掃地的呢。

    不僅是蕭雅,其他也都滿臉暈乎,弄不清楚狀況了。

    “沒有言重,那段越無法無天,竟敢冒犯秦塵小友,罪該萬死,蕭雅閣主替我教訓他,這是幫了我大忙啊。”

    這話東方清倒不是瞎說,如果因為段越,破壞了自己和秦塵之間的關系,那事情才叫嚴重。

    眾人一個個狂暈,都快無語了。

    丹閣扣押了你血脈圣地的血脈師,你非但不指責,還要感謝對方幫了大忙,大哥,有你這么賤的么?

    蕭雅雖然弄不清楚狀況,但也聽明白了,東方清會長有這態度的原因,還是和塵少分不清干系。

    “我們丹閣也有些魯莽,不應該隨意扣押血脈圣地的血脈師,還請東方清會長不要介意。”

    既然東方清這么給面子,蕭雅也不是不懂人情,姿態也是放低了不少。

    就這樣,兩人十分謙虛,一邊說自己魯莽,一邊說對方教訓的好,看的眾人是狂暈不已,一個個全都傻眼。

    這真的一個是丹閣閣主,一個是血脈圣地會長么?這姿態低的,簡直讓人不敢相信眼睛。

    就在雙方彼此客氣的時候。

    康王爺帶著圣旨,也是正好到來。

    聽說血脈圣地東方清會長也在場,康王爺十分客氣,先向蕭雅和東方清問好,而后,將目光轉向秦塵。

    “哈哈哈,塵少,果然是英雄出少年,五國大比初試,多謝對小女照顧了。”

    他熱情上前,語氣和藹:“上一次我還和梁宇說,什么時候把塵少你約出來,好好慶祝一下,但是生怕影響了塵少你修煉,不敢打擾啊。”

    見到康王爺對秦塵的這態度,蕭雅都已經免疫了。

    連堂堂血脈圣地會長都對秦塵這么熱情,一個王爺,也就稀疏平常了。

    而后,康王爺直接宣讀了趙高的意思,剝奪呂陽司坊所所長職務,將呂陽和祁王,交由丹閣處理,任殺任剮,絕不追究。

    宣讀一出,在場所有人傻眼,完全震驚了。

    


    


    Ps:書友們,我是暗魔師,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