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274章 葛家家主

武神主宰
     這少年,看起來只有十六七歲,衣著普通,緩步走來,但卻給人一種強烈的壓迫之感。

    “什么人,來我葛家撒野。”

    幾名葛家弟子面色一沉,跨步上前。

    葛迅長老面帶驚疑,對面這少年太年輕了,簡直年輕的過分,而且小小年紀,身上氣息卻十分可怕,竟讓他這個天級后期的強者,都感到一絲些微的壓力。

    “呵呵,剛才沒通報姓名是我疏忽了,在下秦塵,特來葛家拜訪。”

    秦塵邊走邊道,走在葛家府邸之中,沒有絲毫拘束,閑庭信步,猶如走在自家花園。

    他那神態和舉動,頓時惹得在場的葛家子弟神情震怒,一個個渾身綻放殺機。

    但葛迅長老卻瞳孔一縮,內心猛地沉了下來。

    “你是……秦……秦塵!”

    他面露駭然,蹬蹬后退兩步。

    若說這兩天,整個王都誰的名聲最大,除了秦塵,就沒有第二個了。

    無論是帶領大齊國的天才,闖入五國大比決賽,還是昨天在坊市,大打李家和秦家臉面,甚至于今天,在丹閣扣押祁王和血脈圣地段越,都引發了王都巨大的震動。

    這樣的一個煞星,整個王都,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葛迅如何沒能聽聞?

    “嚇,他就是秦塵?”原本神色頗為囂張的葛家子弟,也全都嚇得紛紛駭然后退。

    葛迅額頭滲出絲絲冷汗,上前道:“原來是秦塵少爺,有失遠迎,在下葛家葛迅,不知塵少前來我葛家,所謂何事。”

    他姿態放低,再也沒有先前的霸道囂張。

    這可是個連祁王和血脈圣地段越大師都敢扣押的人,基本上整個王都得罪他的,就沒幾個有好果子吃的。

    比如昨天的丹藥豪門李家,經營了多少年,才混到了這么一個地位,豈料分分鐘,就被丹閣取消了合作的資格,一下跌落凡塵。

    雖然,同為豪門,李家根本無法與葛家相比,但是面對這么一個煞星,葛迅心中也忍不住膽戰心驚。

    “原來是葛迅長老。”秦塵拱手一笑:“我此次前來,沒有其他事,是前來討債的。”

    “討債?”

    葛迅一愣,不明所以,“閣下這是什么意思?”

    這時那兩名護衛在一旁插嘴道:“葛迅長老,秦塵說咱們家葛州少主,欠了他錢。”

    “欠錢?這怎么可能?”

    葛迅感到難以置信,如果說葛州得罪了秦塵,他還相信,若說葛州欠他錢,那是怎么也不可能,以葛家的財力,豈會欠賬?

    “這是欠條,上面有你葛家葛州少爺的畫押,以葛迅長老的修為,應該看得出真假吧。”

    也不廢話,秦塵將欠條取了出來。

    “嘶,五百萬銀幣?!”葛迅嚇了一跳,即便是再忌憚秦塵,也忍不住憤怒:“秦塵,你不是在開玩笑吧,如此大的欠條,豈會是葛州欠下的?”

    五百萬銀幣,即便是對葛家而言,也是一筆無比巨大的資金,別說是葛州了,即便是葛家家主,也不可能欠下這樣的債。

    秦塵笑道:“葛迅長老稍安勿躁,你自己仔細看看,上面的畫押可是真的。”

    葛迅一臉的不敢置信,但還是凝神仔細看去,只見那畫押和簽名,的確是葛州少主的字跡,似乎不像是作偽,額頭頓時滲出絲絲冷汗,道:“若真的是欠條,在下無法處理,必須稟報家主大人,還請秦塵少爺稍等。”

    他不敢怠慢,言畢急忙沖入內院,一閃而逝。

    很快,內院傳來一陣喧嘩之聲,同時葛家府邸不少人得知消息,紛紛涌來,不一會周圍就圍了不下上百人,在不遠處指指點點。

    這些人身上的修為,都十分可怕,不愧是王都頂尖豪門,即便是年輕弟子,也各個俱在地級修為之上,一些年長的,全都是天級的修為。

    騷動中,一行人走了出來,領頭之人面如白玉,正是葛家家主葛樸,在他身后,簇擁著一群葛家強者,如那葛迅一般,都是天級后期巔峰的強者。

    “原來是秦塵少爺大駕光臨,有失遠迎,哈哈,哈哈哈。”

    葛樸一上來,便哈哈大笑,仿佛見到了至交好友,熱情無比,“秦塵少爺要來,怎么不早點通知,葛某好早做準備,出門迎接,掃榻相迎。”

    他笑著,身上真力波動,身形雖不如何魁梧,卻如一座大山一般,渾厚深沉,給人無法逼視之感。

    “這葛樸,居然是玄級初期強者?”秦塵心中微微一動,笑道:“豈敢勞煩葛樸家主,在下登門,不過是順路要債,葛樸家主只需將債務清了,秦某也便離去了,不必如此麻煩。”

    “債務?”

    葛樸眼神變得凌厲起來,對著后方一擺手,怒喝道:“給我將那孽子帶出來。”

    “是!”

    人群當即讓開一條路,幾名葛家仆從抬著一個少年走了上來,扔在地上。

    那少年渾身鮮血淋漓,看樣子是被狠狠修理了一頓,模樣頗為凄慘,正是葛州。

    葛樸嘆道:“孽子不懂事,惹怒了秦塵少爺,且胡亂寫下巨額欠條,但這是他個人之事,不應該記在我葛家頭上,老夫已經將其狠狠修理了一頓,現在交由秦塵少爺處置,任殺任剮,老夫絕不皺眉。”

    “父親,救我啊,救我啊!”

    葛州哭喊起來,聽說父親要把自己交給秦塵,任殺任剮,頓時嚇得魂都快沒了。

    “哼,孽子,你還有臉叫,竟敢得秦塵少爺,這不是找死么,豈有此理。”葛樸冷喝,臉色一沉。

    先前他得知消息,心中大驚,立刻將葛州叫來,得知他和連鵬因為不滿秦塵,居然埋伏對方,結果非但沒得手,反而被暴打一頓,寫下欠條,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秦塵什么人物?你不知道么?簡直就是一個喪門掃把星。

    就算沒有這些天的事情,之前在天星學院年末大考,此人就敢將秦家秦勇修為盡廢,手段狠辣,弄的秦家都郁悶不堪,無力應對,你胡搞什么,因為一點小恩小怨,就敢埋伏對方,是要將家族拖下水么?

    特別聽說葛州為了保命,更是欠下五百萬銀幣的欠條,更是氣得七竅生煙,將葛州暴打了一頓。

    心中打定主意,打死不認這個欠條。

    


    


    Ps:書友們,我是暗魔師,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