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275章 真敢下手

武神主宰
     “呵呵,葛家主真是好打算啊。”

    看著葛樸老賴模樣,秦塵呵呵一笑,冷哼道:“這欠條,是當初葛州少主親自畫押,閣下暴打一頓,就想一筆勾銷,也太天真了吧?當初這葛州可是在丹閣外埋伏本少,多虧本少修為高深,這才僥幸不死,但也是遍體鱗傷,受傷慘重,躺了半個多月才好,你一頓暴打,就想完了?”

    噗!

    一旁葛州聽了,直接吐血。

    無恥,簡直太無恥了,當初秦塵明明毫發無傷,反倒是他和連鵬還有諸多護衛,被打的奄奄一息,甚至身上財物都被洗劫了個遍,現在居然說自己遍體鱗傷,這世上怎么有這么無恥的人?

    葛州心中那個是后悔啊,他以為秦塵根本不敢上葛家來要債,沒想到,竟然真敢前來,而且父親還不敢妄動,早知道今天,打死他當初也不敢去找秦塵的麻煩啊。

    “哼,五百萬銀幣,家主,這小子根本就是在敲詐。”

    一旁,一名葛家天才看不過去,不由得虎視眈眈,怒喝開口。

    “敲詐?”秦塵目光一寒,看向對方:“這葛州當初可是要殺死本少,難道本少的命連五百萬銀幣都不值?看來你們葛家這是不準備談嘍?”

    他眼中泛出絲絲的寒光,身上的氣勢逼人,驚得那弟子內心惶恐,忍不住蹬蹬蹬后退兩步。

    “給我閉嘴!”

    葛樸對那天才怒喝一聲,而后轉頭看向秦塵,皺眉道:“那秦塵少爺覺得如何是好?此事不過是小兒一時無知,這筆錢先不說和我葛家有多大關系,即便是有那么一丁點的干系,我葛家也給不起啊。錢是小兒欠下的,如今老夫也已經將小兒交給了閣下,你要找就找他吧!”

    秦塵面色一沉:“你堂堂王都豪門,豈會連五百萬銀幣都拿不出來?看來閣下是不想給了,這樣也行,那就按葛家主你所說,拿你葛家少主的命來抵了!”

    儲物戒指一閃,他取出神秘銹劍,身上彌漫殺機,一劍朝葛州脖子緩緩刺了下去。

    “不要啊,父親,快救我。”

    葛州眼中盡是恐懼之色,眼珠子都凸出來了,渾身哆嗦的厲害,忍不住驚惶大叫。

    他沒想到,父親竟真不救自己,這一劍下來,自己身首分離,絕對會死的不能再死。

    當初他之所以寫下欠條,是仗著秦塵絕不敢上門要債的心理,甚至還想著有機會找回場子。

    但是昨天看到秦塵在坊市的強勢,今天又聽到秦塵在丹閣扣押了祁王和段越大師的消息后,頓時嚇得魂飛魄散,忐忑不安,連大門都不敢出。

    希望能夠躲過去。

    沒想到,這才下午,秦塵竟真的來到了他葛家,并且這么囂張,只身前來,偏偏父親還不敢動他,反而把自己狂揍了一頓,交給對方處理。

    此時此刻,求生的本能頓時占據了他的腦海。

    “秦塵,不……不……塵少,饒命啊,我有眼不識神山,得罪塵少你,千萬要饒命啊。”

    葛州嚇得眼淚都流出來了,不斷哀求。

    他知道父親打的什么算盤,就是仗著秦塵不敢殺自己,但對方是誰,經過這么多次了解,葛州已經明白過來,這可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住,聽說連大魏國的王子都敢殺。

    萬一狠下心來,朝他下了手,那他這條命……

    “饒命?”秦塵搖頭:“當初你和連鵬暗殺于我,我本就已經饒了一命,但沒想到你葛家這么不想出錢贖你,那就沒辦法了,欠債還錢,沒錢償命,天經地義,要怪,就怪你父親,別找到我頭上。”

    眸中寒芒一閃,秦塵微微一用力,神秘銹劍上劍氣暴漲,朝著葛州脖頸倏地就斬了下去。

    這一劍斬實,葛州定然人頭落地。

    “啊!”

    周圍葛家弟子俱是發出驚呼。

    “家主。”

    其他葛家長老也都是發出驚呼,眼神中爆射出憤怒的光芒。

    “且慢。”

    葛樸這么做,的確如葛州所想,只是抱著秦塵不敢動手的心思,蒙混過去,沒想到對方真敢下手,驚慌之下,急忙一掌拍出。

    “當!”

    掌氣與劍氣碰撞,發出劇烈轟鳴,秦塵的手中的長劍,幾乎是堪堪擦著葛州的脖子劃過,而后斬在一旁的地面之上。

    噗嗤一聲,劍氣暴涌,堅硬的青岡巖地面頓時被劈開一道長達近丈長的劍痕,深半尺,如同一道猙獰張開的口子,十分可怖。

    “嗚!”

    葛州被嚇得大叫一聲,一陣騷臭味傳來,居然被嚇得尿了褲子,同時脖頸上浮現出一道血絲,涌出絲絲鮮血。

    顯然若非葛樸出手及時,恐怕這一劍,葛州的人頭已經落下來了。

    “秦塵,你竟然真下得去手。”

    葛家的諸多長老,全都憤怒起來,一個個眼中都快噴出火來。

    葛樸也臉色陰沉,沒想到秦塵真敢下手,臉色漲紅一片,恨不得一掌拍死秦塵。

    但是,感受到秦塵之前那一劍的威力,再想到今天在丹閣發生的事情,心頭仿佛有一盆冷水潑下,瞬間清醒過來。

    “咦,不是你們讓我任殺任剮的么?怎么這時候,又不同意了?”

    秦塵露出狐疑之色。

    壓制住心頭的怒氣,葛樸沉聲道:“秦塵少爺不愧天縱奇才,修為之高,老夫佩服,不過,秦塵少爺如此修為,小兒不過是一個廢物,別說殺了秦塵少爺了,就算是打傷也不可能。”

    “葛家主的意思是我在坑你了?”秦塵臉色一沉。

    “老夫不是這個意思,不過,五百萬銀幣太過夸張,我們葛家根本不可能拿的出來。”葛樸的語氣微微一軟。

    “那就沒話說了。”秦塵提起長劍:“堂堂葛家,王都頂尖玉石豪門,連五百萬銀幣都拿不出來,騙鬼呢。”

    言畢,他手中的長劍寒芒一閃,就要再度斬下。

    葛樸怒道:“秦塵,我葛家是豪門不錯,但這筆錢,也不是說拿就能拿出來的,你不要太過分了!”

    秦塵微微一笑,訝然道:“葛樸家主,既然你們拿不出來,我也沒有強求啊,拿這葛州的命來抵就行了,我很開放的,不介意。”

    “你……”

    葛樸氣急,道:“秦塵,你到底要如何才能放過我葛家,五百萬銀幣實在是太多了,我們葛家根本拿不出來,我們很有誠意,你至少也得表現的有點誠意吧。”

    “那你葛家能拿出多少?”

    “最多一百萬!”葛樸咬牙。

    


    


    Ps:書友們,我是暗魔師,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