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376章 合作

武神主宰
     戀上你看書網630bookla,最快更新武神主宰最新章節!

    “說實話,這血靈火的等級,老夫也不是很清楚,甚至可以說不知道。”

    “你不知道?”這血靈火是對方拍賣行的,對方竟然會不知道,秦塵實在是無語。

    “此火,并非是從某一種血獸身上得來,而是傳聞來自一個遠古遺跡之中,送到我們商會之后,我們天星商會的煉藥師也曾研究過,但是因為超出了我們天星商會煉藥師的判定等級,所以那血靈火的等級究竟有多高,我們天星商會也并不清楚,甚至,我們天星商會一開始還懷疑這火焰,究竟是不是血靈火,因為此火的氣息,隨著時間流逝,會有所變化,但是到了一個極點之后,此火中的靈物氣息會變得十分明顯,才判定為血靈火。”

    “還有這樣的火焰?”

    秦塵不由驚奇。

    天星商會的煉藥師,品階至少在三品,在火焰的辯解上,肯定達到了一個相當高的程度,可居然連一個火焰都差點無法辨別出來,這就有點古怪了。

    “貴商會是打算將這血靈火送給我?”

    天星商會越辨別不出來,秦塵就越感興趣,畢竟能被三品煉藥師輕易辨別出來的火焰,一般不會是什么高階火焰,越是辨別不出來,火焰的等階肯定就會越高。

    解除自己百鬼詛咒的概率肯定也就越大。

    段凌天搖頭道:“此火焰,并非是我天星商會自己的寶物,而是別的賣家寄存在我天星商會拍賣的,我天星商會還無法做主將其直接送給秦大師你。”

    秦塵皺了一下眉頭,既然沒能力送,那你說這么多干嘛?

    “我天星商會雖然沒能力將這血靈火送給閣下,但是此火,明天就會在我天星商會的季度拍賣會上進行拍賣,我天星商會愿意不顧代價,將這血靈火拍下,送給秦大師。”段凌天傲然說道。

    “那就多謝段會長了,不過如果本少需要的話,本少完全可以自己拍賣,本少還不缺錢!”秦塵笑道。

    “哈哈哈,以秦大師的實力,自然不會缺錢,但我天星商會對秦大師而言,也絕非沒有合作的價值,畢竟,秦大師還年輕,必然不愿將太多精力,耗費在收購材料這種事上,假若秦大師信得過段某,大可與我天星商會合作,我天星商會保證,只要有任何寶物和高階材料,絕對第一時間為秦大師保留。”

    “當然,此事老夫也強求不得,既然秦大師對血靈火感興趣,這里是一張我天星拍賣行的貴賓卡,明日秦大師大可直接來我天星拍賣行,老夫唯一能保證的,是我天星商會的誠意。”

    段凌天倒也光棍,知道秦塵不會立即答應之后,拱了拱手,轉身就離開了第一丹閣。

    把段凌天送出第一丹閣,徐雄回到了秦塵身邊。

    “塵少,你真的不打算和天星商會合作?”

    天星商會是武城最為首屈一指的勢力,而且也是和第一丹閣最為沖突的一個勢力,徐雄不敢相信,塵少在段凌天會長面前,竟然會是這幅模樣,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

    更讓徐雄吃驚的,是段凌天對秦塵的態度,天星商會的段凌天會長雖然聽說人還可以,但作為武城第一勢力,不代表他們就不霸道,曾經被天星商會吞并的各種勢力數不勝數,甚至有的慘遭血洗,但是在塵少面前,段凌天的態度居然是這么平等。

    而且徐雄隱隱感覺到,段凌天會長似乎對塵少的身份有所了解,好像是來自大齊國,這才導致了他如此態度,可即便是大齊國的王子,也未必會讓段凌天會長如此態度吧?

    徐雄完全想不明白。

    看了徐雄一眼,秦塵笑道:“和天星商會的合作必然是要進行的,只不過沒必要這么急著答應他們。”

    他的確可以不理會天星商會,拍賣完之后一拍屁股就可以離開,但是,徐家畢竟還要在武城生存,他一走了之之后,沒有一個靠山,徐家肯定會被朱家等家主,分分鐘滅掉。

    更何況,天星商會畢竟是西北五國排名頂尖的商會,和他們合作,也有好處,沒有壞處,至少如段凌天所說,自己將來如果需要什么高階材料,完全可以通過天星商會獲得,而自己就不用那么費心了。

    現在唯一讓秦塵緊張的,是天星商會所說的血靈火到底是什么等級,如果真的超出自己預料,能解除自己的百鬼詛咒,那么自己這一趟,也就來的值得。

    “不管怎么樣,明天的拍賣會后,無論能不能得到神圣材料,那血靈火能不能祛除百鬼詛咒,我也得離開了,在這之前,先將自己的實力提升一番,相信那朱家,絕不會讓我如此安然離開。”

    “準備一下,今天就不接任何丹藥定制了。”

    吩咐了徐雄一聲,秦塵再度閉關。

    朱家。

    “什么?段老頭一個人去了第一丹閣,然后過了沒多久就出來了?”朱鴻志豁然站起,面色陰沉:“這段老頭搞什么鬼?”

    “大哥,怎么了?難道天星商會沒有對第一丹閣發難?不可能啊。”

    朱紅俊也是驚的站了起來。

    朱鴻志眉頭緊皺,背負雙手,在大廳中來回走動,眉頭緊皺,似乎怎么也想不明白。

    朱紅俊無語道:“第一丹閣這幾天,搶了天星商會多少生意,那么高階材料流失,段老頭會不心疼?按照段老頭以前的德性,早就把對方剝個一干二凈了,這一次居然這么反常,一個人過去,而且一點動靜都沒有,這家伙哪根經搭錯了?他可是無利不起早的人。”

    聞言,朱鴻志腳步猛的一頓。

    轉過頭:“二弟,你剛才說什么?”

    朱紅俊一愣,道:“我是說,按照段老頭以前的德性,早就把對方剝的一干二凈了。”

    “不對,是最后一句。”

    朱紅俊想了想道:“他可是無利不起早的人……”

    話說一半,眼珠子猛地一瞪,吃驚道:“大哥,你說這段老頭不會是看上對方的丹藥了吧?”

    看清爽的小說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