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387章 援兵到了

武神主宰
     戀上你看書網630bookla,最快更新武神主宰最新章節!

    那巨大的掌印,威風凜凜,震蕩虛空,仿佛神魔探出手爪,泯滅一切。

    虛空中,掌威震蕩,有驚人的真力縈繞,緩緩消散。

    對面,秦塵狼狽倒地,嘴角溢出鮮血,仿佛失去了戰斗力,動也不動。

    “哈哈哈,就這點修為,也敢在武城張狂!”

    朱家眾人一怔,旋即哈哈大笑。

    秦塵在武城建立第一丹閣,鬧出偌大風波,本以為,他修為有多可怕,豈料,竟如此不堪一擊。

    關鍵就這點修為,之前還在拍賣會上耀武揚威,也不知道哪里來的膽子。

    真以為攀上了天星商會,就能安然無恙了么?

    “大哥,此人連玄級都沒達到,一身修為,不過天級后期,不足掛齒。”

    朱紅俊冷笑,面露不屑。

    對面。

    秦塵面若金紙,心中也是無奈,和別人打架,還要強迫自己吐血,這真是太郁悶了。

    可秦塵知道,一旦他暴露出真正的實力,朱家和武修府肯定會全力出手,屆時,朱鴻志和吳冷凡兩大玄級后期強者一同出手,他就不是假裝吐血,而是真吐血了。

    所以,他只能表現弱勢,好讓對方放松警惕。

    噠噠!

    大笑聲中,朱紅俊跨步向前,他腳步沉重,踩在地面上,猶如死神之音,叩在心頭。

    “小子,還以為你有多牛,原來也只有這點本事。說吧,你到底是什么人,來我們武城的目的是什么,還有,你的那些丹藥,真是你親自煉制的?”

    朱紅俊冰冷看著秦塵,渾身真力縈繞,他高高在上,氣勢沖天,俯視秦塵,仿佛掌控生死的神。

    “呸!”

    秦塵對著他,狠狠吐出一口唾沫。

    “朱二爺,和他廢話什么,不如直接殺了他,奪了他的儲物戒指,看看里面究竟有些什么,我記得他剛剛,可是花八百萬銀幣,買下了天殘甲和那神秘異火,想來儲物戒指中的寶物,一定不少吧。”

    武修府一名中年男子走上前,陰惻惻的說道。他眼神貪婪,緊緊盯著秦塵手中的儲物戒指,手一伸,就要抓向秦塵的儲物戒指。

    “且慢……”

    朱鴻志突然出聲,察覺出了秦塵的不對勁。

    以秦塵在武城表現出來的囂張,不應該這么白癡,如此容易就被他們抓住,而且,假若這秦塵真和天星商會聯合,這么一個煉藥大師,天星商會又豈會不派人保護,讓他一個人,如此容易就被他朱家擊傷、擒拿?

    對秦塵被自己攔截住,沒有退路,朱鴻志沒覺得奇怪,畢竟他們和武修府,早就有所準備,布下天羅地網,一只蒼蠅想飛出去,都極難,更何況一個大活人。

    但秦塵這么簡單被制服,卻讓他感到疑惑,心中隱約覺得不對勁。

    但是,他說的太晚了,話音還未落下,原本躺在地上的秦塵,忽然間動了。

    咻!

    一道雪亮的劍光,亮徹虛空,綻放出極致絢爛的光芒,驚得所有人的眼底,都是一晃。

    噗嗤!

    下一刻那中年男子瞪大驚怒雙眼的頭顱沖天而起,鮮血噴出去近丈遠。

    同時!

    秦塵身形如電,手中銹劍上光芒璀璨,仿佛一道驚虹,迅速的刺向朱紅俊。

    朱紅俊心中一驚,旋即猛然大怒:“好小子,你剛才居然是在騙我,找死。”話音未落,他手掌猛地抬起,瞬間變成赤紅之色,綻放蒸騰氣息,朝著秦塵猛地劈了下來。

    一股灼熱的氣息席卷,朝秦塵當頭罩下,當的一聲劈在秦塵刺出的長劍之上,劍掌交擊,滾燙的熱浪席卷,欲將人焚燒成虛無,劍光一閃,朱紅俊只覺得一股鋒銳之氣席卷,手掌上出現一道傷痕,同時巨浪已經將秦塵包裹了進去。

    而秦塵再次被劈飛出去,倒飛出數十米遠,重重跌倒在地,然后又是一口鮮血噴出。

    這一次他更加凄慘,身上的衣袍粉碎,露出了里面漆黑的天殘甲,裸露的手臂之上,隱隱有焦痕浮現,連發絲都被燒的卷曲起來。

    秦塵悶哼兩聲,死死盯著朱紅俊,似乎懊惱之前沒能殺死他,心中卻在想,經過這一下偷襲,那斗篷人應該對自己的的修為放松警惕了吧?

    他做這些的目的,根本不是因為朱家和武修府,而是在迷惑那斗篷人,好讓他知道,自己的實力‘真的’很一般。

    “這就是你的依仗?剛才竟然敢裝死,想要偷襲我?可惡!”

    看著手掌心浮現的血絲,朱紅俊雷霆大怒,先前如果不是武修府的那武者站在他前面,先行被秦塵斬殺,他的反應根本不可能這么快,假如沒有那人,恐怕他就不會只是傷了一點皮肉那么簡單了,說不定,還會吃點暗虧。

    好狡猾的小子。

    “本來我還想讓你體面的死去,現在我已經決定了,要將你碎尸萬段,一點點折磨致死,讓你知道得罪我朱家的下場和后果。”朱紅俊一步步走向秦塵,臉色猙獰。

    這一次,他沒有任何放松,渾身真力運轉到極致。

    雖然他知道秦塵已經被打成重傷,幾乎沒有任何戰斗力了,但依舊沒有任何的懈怠,他不想同樣的事情發生第二次,雖然發生第二次的概率低到可以忽略不計。

    “哈哈哈。”

    面對這種必死的局面,秦塵此時卻竟笑了起來,他抹去嘴角的鮮血,看著朱紅俊的表情就像看著一個白癡。

    眾人眉頭皺起,都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

    朱紅俊一皺眉頭:“這種時候,你居然還笑的起來,是明知道自己要死,徹底絕望了么?”

    秦塵冷笑一聲:“我笑,是笑你白癡,剛剛我一直在拖延時間你都不知道,現在,我的援兵已經到了,你知道么?”

    援兵?

    心中一驚,朱鴻志等人急忙看向四周。

    嗖!

    就在這時,秦塵身形一晃,迅速躍起,朝著人群外就要沖去。

    “哼,原來是想找機會逃,給我留下來。”

    轟!

    一掌碾壓而來,秦塵再一次被轟飛出去,重重跌倒在地。

    “臭小子,我先廢了你,再讓你體會一下生不如死的痛苦。”朱紅俊朝著秦塵一步步走來,渾身綻放殺機。

    “呼!”

    就在這時,一道風聲響起,眾人立刻警覺,急忙回頭,就看到一個斗篷人,從他們身后不遠處的地方,緩緩走了出來。

    看清爽的小說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