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403章 五國無人

武神主宰
     戀上你看書網630bookla,最快更新武神主宰最新章節!

    只見幾名器宇軒昂的少男少女,坐在不遠處的一張桌子上,嘴噙冷笑。

    這幾人身上服飾,明顯和五國的有所差別,氣勢也截然不同,顯然是來自五國之外的大威王朝。

    “你說什么?”有五國的青年天才忍不住,冷哼出聲。

    “怎么,難道不對么?”其中一名金發男子,掃視在場眾人,眉宇之間,帶著高高在上的姿態,“西北五國,本就是大陸彈丸之力,旮旯角落,且因為潛力低下,導致十分封閉,根本無人問津,這樣的地方,又豈會有天才出現?你們所謂的宇文風和其他天才,實力雖然不錯,但拿到玄州之中,根本不夠看,更不用說是在整個大威王朝了,不是井底之蛙,又是什么?”

    “嘿嘿,武兄,何必與這群賤民廢話太多,我們玄州隨便一個青年武者,就能橫掃這西北五國,就算你我幾人,說不定也能在此登臨絕巔了。”

    “說的沒錯,即便是突破了玄級又能如何,我們大威王朝的天才,那個不能越級戰斗,修煉的功法和武技遠超這群土鱉,即便修為不如,虐殺他們,也是輕而易舉。”

    這一群人面對眾人憤怒的目光,侃侃而談,嘴角含笑,神態中帶著深深的不屑。

    那種輕蔑,來自最為深層的骨子里面,讓在場五國天才,血氣往臉皮上涌。

    那先前怒吼的五國青年面色一片鐵青,眼神憤怒,怒道:“口出狂言,就憑你們幾個,也想在我們五國撒野,還妄圖登臨絕巔,簡直不知天高地厚。”

    聞言,金發青年轉頭看來,眸光森冷,不屑道:“莫非閣下也是這五國的天才之一?還未請教?”

    “大趙國趙成!”

    此人報出姓名,引來周圍眾人驚呼。

    趙成在西北五國,也算是一個赫赫有名的強者,在大趙國中,有著不小名聲,上一屆五國大比,差一點就進入古南都決賽,這些年過去,顯然修為更為可怕了。

    “呵呵,看來還是這西北五國五大強國中的天才,難怪這般激動。”

    大威王朝的幾名天才,全都高聲大笑了起來,任憑趙成在那怒目圓睜,根本不放在眼中。

    “哼,在那裝模作樣,你們大威王朝所謂的天才,全都只會耍耍嘴皮子么,可敢與我一戰。”趙成更為憤怒,怒聲冷喝。

    “有何不敢,只是刀劍無眼,若是傷了你,可別哭鼻子。”金發青年端起酒杯,一口喝下,瞥了他一眼,面露輕蔑。

    “哼,嘴上厲害,接招!”

    趙成怒喝一聲,揉身撲了上來。

    鏘!

    他的武器,是一柄黑色戰刀,真氣灌輸其中,一股驚人的刀氣在這酒樓中縱橫而出,刀氣化作一頭咆哮的猛虎撲向金發青年。

    “破!”

    金發青年連武器都沒有拔出,右手五指呈爪型,憑空探出,狠狠抓在那猛虎的頭顱之上,竟令那刀氣所化的猛虎,動彈不得,而后用力一擰,砰的一聲猛虎炸碎,爆碎的刀氣四散激射,令周圍不少人變色。

    “這就是你的自信?”金發青年左手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嗤笑說道。

    “可惡,天刀九斬!”

    趙成臉色漲紅,渾身真氣提升到極致,身上衣袍無聲自動,一股駭人刀氣從他雙手戰刀中沖天而起,朝那金發青年悍然斬落。

    “碎!”

    金發青年依舊身形不動,右手握拳,微微向后,而后猛地轟出,轟咔一聲,酒樓大堂發出一道雷鳴般的巨響,黑色拳影后發先至,轟的一聲轟碎黑色刀影,而后重重轟在趙成的胸口。

    嘭!

    胸口衣衫爆碎,趙成手中戰刀飛出,口中噴出一口鮮血,身體撞破酒樓三樓大堂的窗戶,重重跌倒在大街上。

    “這就是這西北五國的天才?不堪一擊!”金發青年嗤笑一聲,引來其它幾名青年的哄堂大笑。

    見狀,三樓大堂所有西北五國的天才紛紛低下頭,敢怒不敢言。

    趙成在大趙國可不是什么無名之輩,稱得上是赫赫有名,大趙國比他強的,絕不會很多,連他都敗了,而且還敗得這么徹底,這么丟人,其他人還怎么敢上?

    看對方的樣子,似乎只施展出了一部分實力,就將趙成輕松擊敗,他們上去沒問題,也不怕丟人,可若是連趙成都不如,只會丟盡五國的臉面。

    “看來這五國的天才,也就如此了。”

    “哈哈哈。”

    眾人越是如此,這幾名天才越是囂張,趾高氣揚俯視眾人,姿態不可一世。

    其中一人笑道:“武耀,看來最近一段時日,你的修為可沒荒廢啊,如此看來,這五國的古南都遺跡,你也能分一杯羹了。”

    出手之人在玄州雖不算頂尖,但也名氣不小,此次前來,也想尋找一些機緣,看到五國天才弱成如此,一群人不由得自信心大漲,對五國更加輕視。

    金發青年武耀淡然道:“不過是一個跳梁小丑罷了,何須掛在嘴上,咱們不提他,來來來,繼續喝酒。不過有句話我不得不說,這古南都遺跡雖然是出現在這西北五國,但這些年,實在是被這五國糟蹋了,依我看,這次什么五國大比,五國之人都該直接回去,有我大威王朝的天才在,一個名額都不可能得到,繼續留下來,只會丟人現眼,又何必自找沒趣。”

    說著,金發青年武耀掃視三樓,那眉宇間的輕蔑,溢于言表,無法遮掩。

    三樓在場的五國天才都十分憋屈,臉色通紅,往日里,五國雖然爭鋒,但好歹也你來我往,從未像今天這么丟人過,恨不得找個地方鉆下去。

    有不少人,甚至想要扭頭就走,但想到自己一走,只會助長對方囂張的氣焰,只得壓抑怒火,把牙齒咬得咯吱作響。

    酒樓三層角落。

    秦塵朝幽千雪看了一眼,道:“你出手還是我出手?”

    被人侮辱上門選擇低調不是秦塵的風格,雖然他只是大齊國弟子,但出生在五國,便是一個整體,即便他沒有太多的歸屬感,但也容不得外人如此挑釁和貶低。

    武者修行,修的就是一口氣,若是這種情況下還忍氣吞聲,那不如干脆廢掉修為,回家種地算了。

    看清爽的小說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