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486章 狠狠羞辱

武神主宰
     噗嗤!

    鮮血橫飛,觸目驚心。

    華天渡身體橫飛出去,鮮血飛濺長空,重重摔在擂臺之上。

    在他身上,一個長達近尺的劍痕浮現,焦黑一片。

    而對面,秦塵手持神秘銹劍,表情冷漠,冷冷俯視遠處的華天渡。

    全場觀眾全都驚呆了,他們怎么也沒有料到結局竟然是這個樣子。

    “竟然是這秦塵贏了。”

    “怎么可能?”

    “為什么會這樣?”

    所有人都驚呆,目瞪口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們曾經想過無數個可能,但從沒有想過,獲勝的竟然會是秦塵。

    “不,我沒敗,我還沒敗!”

    在眾人震驚之中,華天渡狼狽的爬起,神色瘋狂,他披頭散發,嘴角帶血,盯著秦塵的眼神恐怖得嚇人,咆哮一聲后身形猛地消失在了虛空。

    “仙臨九天!”

    吼!

    虛空中一條恢宏的身影在怒吼,真力迷蒙,瞬息移動,讓人根本無法辨出真身到底在哪里,只有恐怖的真力在虛空中彌散,毀滅一切。

    華天渡不甘。

    他堂堂玄州蓋世天驕,怎會敗在這里?

    “死!”

    這一刻,華天渡發了瘋,無盡的真力湮滅一切,給人一種世界末日來臨的感覺。

    他體內的真力燃燒到極致,整個人像是化作了一團厲芒,驚人的氣息,吞沒一切。

    無盡沸騰的真力中,蘊含有恐怖力量的漫天掌影對準底下的秦塵瘋狂襲來,威勢驚人。

    “仙臨九天,這不是留仙宗的禁忌秘法么?”

    “聽說施展一次,需要燃燒體內精血和真力,對身體,可是有不可挽回的損傷啊。”

    “我的老天,華天渡隱藏的太深了,竟然連仙臨九天都入門了,這可是在我大威王朝,都頗具威名的禁忌之術啊。”

    “可怕,太過可怕了。”

    “那秦塵要危險了,若非徹底惹怒了華天渡,根本不會連仙臨九天都施展出來。”

    人們再一次的震驚了,華天渡的再度發飆讓場上的局面再度峰回路轉,一波多折。

    這種跌宕起伏的刺激,讓眾人簡直快要發瘋,一個個朦朦朧朧,云里霧里。

    “不管你如何反抗,結局都一樣,敗得都是你。”

    面對羅天都的進攻,秦塵眼神冷冽,手中長劍之上,一股更加深邃的氣息彌漫了出來。

    “仙臨九天?那就看我的雷動九天!”

    噼里啪啦!

    無盡雷光從秦塵體內爆發,剎那間,擂臺像是化作了雷霆的海洋,密密麻麻的雷光,在秦塵手中的長劍上匯聚,而后化作一柄通天雷劍,狠狠刺入天空中,那恢宏虛無的身影之中。

    咚!

    如彗星撞擊地球。

    咔嚓!

    雷光與虛影爆炸,只聽得劇烈的爆鳴聲響起,下一刻,無邊高大的虛影轟然潰散,華天渡一聲慘叫,身形從半空中顯現,胸口再度現了一道長達兩尺的劍痕,其中鮮血如泉水般噴涌,整個人重重的跌落在擂臺之上。

    他身上的衣袍,已然沒有一處完好的地方,到處都是焦黑一片,頭發散亂,目光中,也流露出深深的絕望。

    敗了。

    敗得一塌糊涂。

    這一刻,華天渡內心幾乎崩潰,承受了前所未有的打擊。

    古南都外,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呆呆的看著這一幕,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內心的情緒。

    就在這時——

    咚!

    秦塵來到華天渡面前,一腳踏在了他的頭顱之上。

    “你先前的高高在上,去哪了?告訴我!”

    “你所謂的賤民,如今戰勝了你,你還有什么話可說?”

    秦塵嘲諷看著華天渡,右腳微微用力,將他的臉都踩得變形。

    這一幕,徹底驚呆了所有人。

    “秦塵,你在干什么?”

    “還不快放開華天渡。”

    “你……找死!”

    這一刻,所有留仙宗的武者全都炸了,一個個怒火沖天。

    他們留仙宗的大師兄,堂堂留仙宗子,竟然被人用腳踩著頭顱。

    這種恥辱,簡直比殺了他們還要難受。

    “我在干什么?”

    秦塵看了眼古南都外的留仙宗強者,嘴角勾勒冷笑。

    “難道你們沒看出來么,我在用華天渡之前對待我們五國弟子的方式,來對待他!”

    “他不是認為我們五國之人是賤民么?我便是要讓他知道,他華天渡,其實連一個賤民都不如。”

    秦塵的聲音,在古南都上空回蕩,所有人都神色各異,驚駭看著這一幕。

    “你……你知道你在干什么么,休要為五國帶來禍端。”

    留仙宗帶隊長老郝振怒吼,若非有古南都意志監視,恐怕他早就忍耐不住,沖上去對秦塵動手了。

    “帶來禍端?”

    秦塵冷笑。

    這些玄州之人的嘴臉,秦塵再明白不過了,從自己打傷李坤云,擊敗華天渡這一刻起,就不再有任何寰轉的余地了。

    至少與這留仙宗是如此。

    即便是自己放過華天渡,這留仙宗,也不會輕易放過自己。

    遭受了如此恥辱,華天渡難道肯善罷甘休?

    “你們也配?”

    秦塵冷視郝振,輕蔑出聲。

    這一刻,全場寂靜。

    鴉雀無聲。

    即便是一直狂妄看著秦塵的帝天一和冷書公子等人,也都內心震撼。

    一個個目瞪口呆。

    狂妄,太狂妄了。

    他們雖然常年和帝天一爭鋒,彼此之間,也時常起沖突,但若要說敢這么踩著華天渡的頭顱,卻是怎么也不敢的。

    這簡直是在狠狠的打留仙宗的臉。

    作為玄州頂尖勢力之力,留仙宗有多可怕,帝天一他們不是不知道,發起瘋來,整個大威王朝,都要起波瀾。

    此時此刻。

    即便是再看不起秦塵,帝天一他們,也都為之震撼,一個個目瞪口呆,心臟狂跳。

    “你……”

    秦塵腳下,華天渡再也忍受不了這種羞辱,一聲爆吼,轟,體內爆發無盡力量,猛地震開秦塵右腿,想要再度反擊。

    但是卻被秦塵狠狠扇飛了出去。

    臉上,除了一個鮮紅的腳印之外,又出現了一個大大的掌印。

    “我和你拼了。”

    這一刻,華天渡再也保持不了淡定,瘋狂撲來。

    砰砰砰!

    但是,他全盛狀態,都不是秦塵對手,如今重傷之下,又如何能對秦塵帶來威脅?被秦塵抓住,狠狠一頓胖揍。

    一張臉,瞬間腫成了豬頭,再也看不清原來的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