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487章 自掘墳墓

武神主宰
     砰砰砰!

    一次次的出手,華天渡臉上已經腫的不成人樣。

    “你不是高貴么?現在你的高貴去哪了?”

    “別人明明已經認輸,你卻還非要下狠手,意圖廢掉對方,這就是你的高傲?”

    “在我看來,你才是螻蟻,一個連垃圾都不如的螻蟻。”

    每一擊落下,秦塵都冷笑開口,言語如同一柄柄的尖刀,刺入華天渡的內心。

    “這該死的秦塵!”

    “我要殺了這小子!”

    “不殺此子,我郝振誓不為人。”

    看著華天渡在擂臺上凄慘的模樣,古南都外所有留仙宗強者幾乎發狂。

    但是卻無能為力,只能用憤怒的雙眼,死死盯著秦塵,恨不得將他碎尸萬段。

    同時他們也郁悶萬分,為什么這種情況下,古南都意志還不將華天渡給傳送出來。

    他們哪里知道。

    秦塵為了不讓古南都意志出手,一直沒有下狠手,雖然華天渡看似凄慘,但除了一開始的兩劍之外,實際并未遭受多大損傷。

    “滾吧!”

    最終,在將華天渡狠狠羞辱了一番之后,秦塵一聲冷喝,一腳將華天渡踹飛出去。

    華天渡整個人像死狗一樣躺在地上,狼狽不堪,體內骨骼碎裂,觸目驚心。

    噗!

    噴出一口鮮血,華天渡終于徹底失去了戰斗力,被白光籠罩,傳送了出去。

    而秦塵,同樣被白光籠罩,出現在了廣場之上。

    剩下的幾人看著秦塵,目光徹底變了,那眼神,就仿佛在看一個惡魔。

    “天渡,你沒事吧?”

    “大師兄。”

    留仙宗諸多弟子紛紛圍攏上來,一個個驚怒萬分。

    同時郝振從手中拿出一顆散發著濃郁藥香的丹藥,迅速喂入華天渡口中。

    “郝振長老,大師兄他沒事吧。”

    有弟子心驚膽戰問道。

    若是華天渡出了什么問題,他們回到宗門,定然會遭受嚴厲的懲罰。

    “不用擔心,死不了,而且這古南都意志剛才明確說了,前十二的選手,能夠得到傳承,以古南都意志的實力,定然能將天渡的傷勢給治愈。”

    郝振一邊說著,一邊目光陰冷的看向秦塵,怒聲道:“不過即便天渡安然無恙,此子也難逃一死,敢對我留仙宗弟子下手,就要有送命的準備。”

    郝振眼神陰冷,充滿了無邊的怨毒之色。

    “秦塵他太魯莽了……”

    大齊國所在,靈武王蕭戰面容苦澀,眸露擔憂。

    秦塵這么對待留仙宗的弟子,氣是出了,可是留仙宗的人震怒之下,到時候危險的,還是秦塵自己。

    這又是何苦呢。

    “這小子,還真是好大膽。”

    “要我說,此人簡直就是一個瘋子。”

    “連留仙宗子都敢這么暴打,簡直不要命了。”

    大威王朝其他勢力強者,也是目瞪口呆,膽戰心驚。

    這么一瞬間,很多人精神恍惚,甚至有些佩服秦塵。

    毫無疑問,今天是他的封神之戰,不管之前考核古南都意志如何給他開后門,眾人都不會有任何反應,但是先前的一戰,卻令所有人都倒吸冷氣,為之震撼。

    無論怎么說,他都擊敗了一位玄州天驕,崛起于這片荒蕪之地。

    自此之后,很多人都知道在這五國之地,出現了一個極其恐怖的天才少年,他叫秦塵。

    這可跟之前的比賽不一樣,他之前,秦塵雖然很出名,但卻入不了大威王朝強者的法眼,只能算是運氣不錯,得到了古南都的親睞,走了一些狗屎運。

    現在則不同了,他被在場所有玄州強者記住,甚至永遠留在腦海中。

    不久后的將來,甚至會傳到玄州、乃至整個大威王朝。

    開千年未有之盛況,挑戰蓋世天驕并擊敗暴打,這簡直就是一個神跡。

    此外。

    先前對秦塵鄙視、不屑,并且和秦塵交手的玄州弟子,全都冒出一身冷汗。

    好在他們之前雖然不屑五國,但至少沒有露出多少敵意,否則他們的下場,肯定還要凄慘。

    秦塵連玄州天驕,留仙宗子華天渡都敢暴打,豈會在乎他們?

    此時有不少玄州各大勢力強者甚至在感嘆,這樣的一個天才,如果不是五國之人,而是出自大威王朝,定然是一個不錯的弟子人選,能夠振奮宗門人氣。

    但是現在嗎?這匹崛起的黑馬卻引來眾人憐憫的目光。

    因為上至各大勢力長老,下至諸多前來參加古南都考核的年輕武者,所有人都知道,接下來秦塵的麻煩大了,留仙宗怎能咽下這口氣?

    擊敗蓋世天驕,將之打落云層,的確很爽,也輝煌無比。

    但是,這種榮耀不是一般的人可以承受的,很有可能會招來滅頂之災。

    因為,被他暴打的華天渡可是留仙宗弟子,玄州排名前幾的宗門。

    在整個大威王朝,也不算籍籍無名。

    這樣的宗門,在玄州之中,都足以橫行,受到無數勢力敬仰,被他們滅掉的勢力,不知凡幾,數不勝數。

    而這小小五國弟子,敢如此凌辱他們的弟子,多半會引來瘋狂包袱。

    甚至給整個五國帶來一場前所未有的大地震。

    完全是在自掘墳墓。

    嗡!

    而此時,擂臺上,兩道白光籠罩,最后剩下的冷書公子和魔厲,同時出現在了擂臺中央。

    眾人這才清醒過來,比賽還在繼續。

    六進三,還有最后一場對決。

    有了秦塵擊敗華天渡的先例,大威王朝的天才和強者們,此時再也沒有那種高傲和輕蔑。

    盡管他們相信這一輪,冷書公子必勝,但內心,卻不知為何,莫名的還是有了一些擔心。

    “你不是我的對手。”

    擂臺上。

    鬼仙派的黑袍青年魔厲看了眼冷書公子,突然淡漠說道。

    此話一出,全場嘩然。

    一個個目瞪口呆。

    這五國弟子,簡直是一個比一個狂。

    先前秦塵擊敗了華天渡,已然夠囂張的了。

    現在倒好,這神神秘秘的黑袍青年面對三大天驕之一的冷書公子,連出手都沒出手,就說冷書公子不是他對手,也太過狂妄了。

    冷書公子臉色陰沉,心中也是有怒氣升起,眼神一瞇,嗤笑道:“閣下是不是太自信了一點。”

    “既然你不信,那就出手吧。”

    懶得廢話,魔厲淡漠的聲音響起,下一刻,他身形驟然消失,像是化作一道黑色颶風,朝著冷書公子瞬間席卷而來。

    疾若雷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