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495章 到底是誰

武神主宰
     “你竟然還是一名精神師和血脈師,你到底是誰?!”

    魔厲面目猙獰的厲聲大吼,他右腿鮮血淋漓,原本冷傲自信的表情顯得極為扭曲,整個人無比的狼狽。

    他死死的盯著秦塵,雙眸赤紅,充滿了憤怒之意。

    先前秦塵施展的飛刀,竟然能夠做到躲避攻擊,顯然是一件真寶,依靠強大的精神力和血脈之力控制。

    并且,對方的精神力和血脈之力要極為可怕,至少在四階巔峰,否則,根本不可能在自己的真力防護之下傷到自己。

    但是。

    一個小小的五國中,怎么會誕生如此可怕的一個天才,這一刻,魔厲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秦塵絕對不是什么五國天才,而是和自己一樣,來自某個更高等級的勢力。

    否則,不可能如此可怕,戰斗經驗也這般豐富,將自己玩弄于股掌。

    “我,秦塵,大齊國定武王之孫,一個普通的五國弟子,整個五國都知道,你不會不知道吧?”

    秦塵微笑說道,他手持神秘銹劍,全身衣袍在勁風的吹拂下烈烈招展,像是一尊劍神,霸道無匹。

    寂靜!

    死一般的寂靜!

    整個古南都外成千上萬的武者看到這一幕全都驚呆了。

    在他們原本的想象中,魔厲血禁之術和精神攻擊一出,秦塵必敗無疑。

    連帝心少主帝天一都無法抵擋的攻擊,秦塵如何能擋?

    可當雙方交手之后,卻令所有人都驚呆了。

    擂臺上,秦塵就這么靜靜傲立,黑色的頭發迎風飛舞,握著神秘銹劍的身軀傲然而立,他那目光,璀璨如星辰,一張剛毅的臉就仿佛刀削一般,充滿魅力。

    三柄漂浮的黑色飛刀在他的身邊緩緩旋轉,將他襯托的像是一尊魔神。

    反觀黑袍青年魔厲,右腿鮮血淋漓,渾身血黑色魔氣縈繞,面目猙獰,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一個交手,僅僅一個交手。

    只是玄級中期巔峰的秦塵安然無恙,而身為半步武宗,擊敗了帝心少主的魔厲卻身受重傷!

    震撼!

    所有人都傻眼,難以形容心中的震撼。

    “血脈師,這秦塵竟然還是一名血脈師?”

    “而且可以做到無視魔厲的精神攻擊,在精神力方面的造詣定然極為驚人。”

    “極有可能還要在這魔厲之上。”

    “原來此子在之前的比賽中,一直隱藏著實力,我的老天。”

    “此子究竟是什么人?”

    寂靜之后,所有人都懵掉了。

    如果說華天渡他們是蓋世天驕,以二十四歲的年齡,跨入半步武宗境界,能夠滅殺普通武宗強者。

    那么這秦塵算什么?

    十六七歲的年紀,雖然修為才玄級中期巔峰,但卻不遜于色蓋世天驕的實力,并且,還是一名極其強大的血脈師。

    這簡直就是一個妖孽。

    不!

    連妖孽都無法形容此子的變態。

    大齊國所在。

    “秦塵他竟然這么強,這等實力,恐怕已經遠遠超越了我!”

    蕭戰一臉震驚,眼神中有驚訝、有苦澀、更多的卻是興奮和激動。

    想他,辛辛苦苦修煉數十年,好不容易才在不久前突破半步武宗境界。

    可秦塵……

    僅僅一年不到的時間,就已經成長到了這般可怕。

    這等速度,讓蕭戰完全無法想象。

    大威王朝所在。

    諸多玄州天才和強者也都驚呆了,一個個目瞪口呆。

    難怪此子之前如此囂張,連帝心少主帝天一的招攬都不在乎,甚至敢和留仙宗叫板、對抗,無視留仙宗子華天渡。

    本以為他是沒有腦子,太過狂妄。

    現在看來,此人的確有這樣的實力。

    “咯吱!”

    另一側,蓋世天驕華天渡雙拳緊攥,指骨發白,連指甲插入掌心,都渾然不覺。

    “血脈師,那秦塵竟然還是一名血脈師,之前居然還隱藏了實力。”

    苦澀,心頭無邊的苦澀。

    想到自己之前對五國弟子和秦塵不屑的目光,狂妄的話語,華天渡只覺得臉上一片漲紅,心中羞怒交加。

    眼神之中,是無邊的憤怒。

    不止是他。

    一旁的冷無雙和帝天一也無不面色慘然,苦笑連連。

    “天才有天,人外有人,所謂的蓋世天驕,不過是一個笑話。”

    帝天一咬著牙,眸光閃爍,笑容苦澀。

    而此時最震驚的,還是人群中的斗篷人。

    “血脈師,這小子竟然還是一名血脈師,他到底是怎么修煉的?”

    斗篷人臉色難看至極。

    因為所有人中,只有他最清楚,秦塵除了現在展露的血脈師身份外,還是一名至少四階巔峰的陣法大師。

    甚至有可能,是半步宗師級別的陣法大師。

    這么多身份出現在一起,集于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身上,即便是斗篷人承受力再高,也難免為之驚駭。

    “難怪此人能將我的噬氣蟻全都滅掉,并且奪走青蓮妖火,此人身上的秘密,實在是太多了。”

    斗篷人心中震撼。

    “在此子背后,絕對有一個驚世高人,否則,光憑這五國之地,根本不可能培養出這么一個頂尖天才。”

    斗篷人心中一冷,他很清楚,秦塵的天賦,即便是放到自己所在的勢力,也足以堪稱頂尖,變態的可怕,根本不可能是五國能夠培育出來的。

    這樣的天才,背后又豈會沒有人頂尖強者教導?

    “不行,我必須盡快將此子擊殺,奪走屬于我的青蓮妖火,再立刻遠遁,離開這五國之地。”

    目光閃爍,斗篷人心中已然下定了主意,只需等古南都考核一結束,遺跡消失,便要對秦塵直接下手,至于其他,他已經管不了了。

    眾人震驚之中,目光已然再度匯聚在了擂臺之上。

    只見魔厲右腿上的鮮血,已然止住,一張面容,變得更加的陰冷,一股滲人的血黑色魔氣,帶著股股寒意,在這擂臺上彌漫。

    “你還想和我戰斗?”秦塵一皺眉頭,淡漠說道:“難道你看不出來,你是贏不了我的么?”

    魔厲最大的底牌精神秘法,已經失去了效果,如果識相的話,就應該認輸。

    “我承認,剛才是我小看了你,但是,你想要戰勝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魔厲面色愈發的冰冷,呼,股股血黑色的霧氣,在他周身縈繞,將他襯托的如同一個惡魔,魔焰滔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