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501章 詭異秘紋

武神主宰
     <

    此時。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古南都神秘宮殿的某個深處,古南都意識黑色人影凝視著秦塵等人紛紛走入各自的光路之中,眼神之中閃爍出一絲激動。

    “多少年了,我等待了多少年,終于有能達到目標,激活我族精神種子的天才出現。”

    “如今,就看他們的天賦如何了,若是能夠將我族的功法領悟,那么當年大人定下的安排,也就終于有了收獲。”

    “即便無法領悟我族功法,只要能夠激活精神種子,也算是巨大的成功,我的堅守,也就有了意義。”

    黑色人影激動無比。

    這么多年的堅守,終于有了收獲,讓他如何不激動。

    而他最關注的,還是秦塵。

    “此子才十六歲,體內真力之濃厚,竟然如此可怕,即便是在遠古時代人族天才之中,都堪稱強大,若是他能修煉成功我族功法,并且激活金色精神種子,那么將來……”

    黑色人影的呼吸竟然急促起來。

    顯然這一切對它而言,無比的重要。

    光路盡頭,秦塵瞬間出現在一個空曠的石室之中。

    “這里就是傳承之地?”

    “所謂的傳承和秘籍在哪呢?”

    秦塵環顧觀察石室,突然,他瞳孔一縮。

    只見石室之上,緩緩浮現出一道道紋路,這些紋路結合起來,竟然是一無比復雜的圖紋。

    這圖紋,十分詭異,讓人看上一眼,心中便有一種極為玄妙的感覺。

    “這圖紋到底是什么?”

    秦塵皺眉,仔細感悟研究。

    這紋路,有些類似陣紋,卻又和陣紋不同。

    又有些類似符文,但和符文的規律,也有些差別。

    更像是一種古怪的禁制,但是這禁制的結構,卻又十分玄妙,不同于正常的禁制。

    “不是陣法,也不是符文,而且也不像是禁制,到底是什么?難道是某種秘紋?”

    秦塵知道,在這世上,有一些強大的功法秘籍,就是類似這種秘紋形式,只是那種層次的秘紋,即便秦塵,也所見不多,因此也沒有足夠的參考。

    “應該是某種秘紋,秘紋這種東西,十分稀少,勾畫極為艱難,前世我也只是略有了解,現在倒是可以感悟仔細感悟一番。”

    當即,秦塵沉下心來,開始分析上面的秘紋。

    一道道詭異的紋路,立刻呈現在秦塵腦海中。

    他沒有直接去分析整個秘紋,而是從某一細小的紋路開始,逐漸感悟、分析、了解。

    陣紋、符文、禁制、秘紋等等,雖然是不同的領域,有各自的規律,但是,彼此之間,也有共同之處。

    這也是前世秦塵既是陣法大師,又是符文大師,還是禁制大師的原因所在。

    所謂一法通,萬法通。

    利用陣紋、符文和禁制等方面的造詣,秦塵迅速融入到這陣紋的分析之中,時間一點點過去,也不知過了多久。

    嗡!

    眼前的秘紋,瞬間印入秦塵眼底,被他徹底掌握。

    “好神奇的秘紋,和禁制十分相似,但本質上卻截然不同。”秦塵心中震撼。

    眼前這秘紋,看似十分復雜,實則十分簡單,似乎是秘紋的入門之術。

    這才讓秦塵如此短的時間內,便將其領悟透徹。

    雖然僅僅是入門,但等于給秦塵打開了一扇大門,進入了一個全新的世界。

    轟隆!

    但所有秘紋都融會貫通之后,前方的石室,突然再度出現一條道路,通向遠方。

    “嗯?又出現了一條道路,沒有傳承獎勵,難道是要繼續前行?”

    秦塵心中沉思,當即繼續前進。

    片刻之后,他又來到了下一個石室之中。

    這個石室上,同樣浮現諸多秘紋,比之前的秘紋,明顯要復雜了一倍不止。

    “繼續感悟秘紋么?難道這星空奕局的傳承考核,就是考驗對秘紋的領悟和理解?”

    秦塵若有所思,當即再度陷入感悟之中。

    之后,秦塵不斷感悟秘紋,不斷前行。

    而每一個接下來石室出現的秘紋,明顯要比上一個石室復雜一些。

    到了第五個石室的時候,秦塵推演已然變得十分緩慢。

    他雖然天賦極高,能夠做到觸類旁通,但是秘紋畢竟是一個全新的學科,想要一下子領悟多少,對秦塵而言,同樣無比艱難。

    但是,秦塵整個人卻如癡如醉。

    這一刻,他仿佛重新回到了前世在武域的時候,專心研究,不諳世事,攀登一個又一個的高峰。

    “好深奧的秘紋學,不過,這些秘紋的結構,變得越來越復雜的同時,怎么有些古怪?”

    隨著進入到的石室越來越靠后,秦塵看到墻壁上秘紋的時候,竟有一種陰冷、暴虐的感覺滲入他的腦海,令他十分的不舒服。

    嗡!

    當第五個石室的秘紋,被他徹底感悟理解之后。

    轟!

    秦塵的精神瞬間被剝離,整個人仿佛置身一個無盡的宇宙星空,那星空之中,有一雙冰冷嗜血的眸子在盯著自己。

    這是何等可怕的一雙眼睛。

    那一刻,無盡邪惡、陰冷、暴虐的氣息籠罩他的心靈,令他渾身寒毛豎起,靈魂都仿佛呆滯了。

    像是僅僅過去了一剎,又像是過去了無數個世紀般。

    秦塵猛然間驚醒,這才發現,自己依然站在那石室面前,渾身被冷汗浸濕,心悸不已。

    “這到底是什么?”

    秦塵震撼,自己怎么會有這么一種感覺?

    那在無盡秘文中,所看到的嗜血雙眼,究竟又是屬于誰的?難道是遠古時候,所遺留下來的場景?

    秦塵疑惑。

    “秘紋,本身和陣法、禁制一樣,是不應該有屬性的,而只是一種復雜、玄妙的結構,為什么我參悟的過程中,竟會感到不舒服,而且,還見到這么一雙可怕的眼睛?”

    “難道說,我觀摩的這些秘紋,是某個完整的秘紋結構,擁有自身的屬性?”

    秦塵想到一個可能。

    就好像。

    陣紋本身是沒有屬性的,但是,進入寒冰陣法的人,肯定會感到寒冷,進入烈焰陣法的人,也會感到灼熱,這不是說,那些陣紋擁有了寒冰或者烈焰屬性,而是諸多陣紋構成的陣法,所產生的效果。

    同理。

    觀摩秘紋本身,也不會有不舒服的感覺,更不會感到陰冷和暴虐,除非……

    秦塵面前所觀摩的秘紋,本身就是某一類十分陰冷和暴虐的秘紋,才會誕生這樣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