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505章 甕中之鱉

武神主宰
     <

    比如,之前任脈和乾脈中間的脈絡,強度不夠,對方就提出了一條秘紋解決辦法,利用秘紋,加固自身的這條經脈,以承受可怕真力的運轉。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神奇。

    玄妙。

    讓秦塵如癡如醉。

    仿佛打開了一扇全新的大門。

    “這些秘紋的確神奇,竟然有如此效果,難怪第一層的時候,就是讓我們領悟這秘紋的基礎,原來是可以用在這個地方。”

    秦塵震撼。

    明白過來。

    古南都傳承的每一層,都有它的寓意,如果你沒弄明白,只是因為你還沒有走到這一步。

    “不過,我所修煉的功法,乃是不滅圣體,強度遠超普通武者,而且九星神帝訣,也讓我全身每一條經脈都無比強大,凌駕在同級別武者之上,別的武者一定需要這秘紋,才能修煉,但我,卻未必一定。”

    當下,秦塵一邊感悟,一邊沉浸在其中,逐漸的開始修煉。

    而當秦塵在神秘空間中感悟功法的時候。

    其他星路,每個人也在進行著感悟。

    但是。

    并非所有都像秦塵一樣,能在秘紋以及真力解析方面,達到秦塵一樣的程度。

    “難,太難了,這到底是什么真力結構?”

    每個人都感到頭疼。

    “不行了。”

    其中,韋青山很快就緊隨著司徒勝之后,被傳送了出去。

    “嗯?玄方不滅體,這是……地階中等的煉體功法?”

    在被傳送出去的同時,韋青山腦海中,也出現了屬于自己的傳承,正是一本防御類的秘籍。

    “竟然是地階中等的煉體功法。”

    盡管傳承失敗了,但韋青山心中卻依舊狂喜不已。

    他在煉體一途,很早就展現出了驚人的天賦,之前僅僅修煉一門地階下等的煉體功法,防御就已經達到了一個極為驚人的地步,令他闖入了前十二強。

    如今,他得到一門如此契合自身的功法,一旦修煉至大成,又會達到何等驚人的一個地步?

    成為天驕之一,絕非只是想象。

    嗖嗖嗖!

    而在韋青山失敗之后,孟興玨、宇文風、鬼影、王啟明,也都接二連三被淘汰。

    一個個被傳送出去。

    只是,被傳送出去之后,他們的腦海中,都出現了一套功法,同時根據接受傳承時間的長短,所得到功法的等階也有所不同。

    其中,最后離去的王啟明得到的,竟然是一門地階上等的刀法。

    “風云魔刀訣!”

    隨著韋青山等人的傳承結束。

    古南都外,玄州和五國的諸多強者,也都紛紛知道了傳承的內容,以及,每個人都得到一部秘籍的情況。

    一時間,場上的氣氛瞬間變得微妙起來。

    地階中等的功法,即便是在場的諸多玄州頂尖勢力,也不敢小覷,一個個目露貪婪。

    “嘿嘿嘿,有意思,地階中等的功法,看來這一次五國之行,的確不虛此行啊。”

    有大威王朝強者,嘴角勾勒出了冷笑,獰笑出聲,一雙眼眸,如同盯住了獵物的餓狼,散發出幽幽的綠光。

    這樣的場景,讓五國之人,各個心中一沉。

    感到一絲不妙。

    特別是大梁國和蕭戰他們,更是心中陰沉,忐忑萬分。

    “走,五國大比已經結束,我等就先行一步了。”

    韋天明從宇文風口中,已經得知了他得到一門地階中等功法的事情,立刻就要離開。

    只是,還沒等從高臺上下去。

    嗖嗖嗖!

    一群大威王朝的強者,倏地飛掠而來,攔住了幾人。

    韋天明心中一沉,皺眉道:“幾位這是干什么?”

    “嘿嘿嘿,閣下應該是大梁國的高手韋天明吧,據說還是五國的第一高手,半步武宗,不錯不錯,實力的確不弱。”

    一名玄州強者上下打量韋天明,陰惻惻笑了起來。

    韋天明臉色更加難看,沉聲道:“你們想干什么?”

    “不想干什么,只是如今古南都大比還未結束,閣下身為五國第一高手,就提前離去,不大妥當吧?”

    另外一名天鷹谷的高手,眼神鷹鷙,嘴角勾勒冷笑。

    “抱歉,我大梁國還有要事,需要回去處理,就先告辭了。”韋天明深吸一口氣,忍氣吞聲。

    對面幾人,各個都是五階武宗,任何一個實力都在他之上,令韋天明,不敢有所放肆。

    “那可不行。”有人冷笑。

    “誒,周兄,你這話卻不對了。”另一人卻笑了起來:“若是韋大高手的確有要事,想要離去,也并非不可能,不過,那宇文風,恐怕就要留下來了,畢竟,如今傳承尚且結束,宇文風作為優勝選手,豈能這么早就離去?”

    “嘿嘿嘿,李兄說的沒錯,韋大高手要走的話,就自己先走吧。”

    一名名玄州之人,全都笑了起來,目露戲虐。

    他們對韋天明,自然沒有什么想法,但是宇文風卻是十二名獲得傳承的玄選手之一,說不定就得到了什么逆天的秘籍,豈能容他如此簡單就離開?

    遠處,其他玄州高手,不動聲色,但俱是嘴角勾勒冷笑,關注此地。

    “你們……”

    韋天明氣得渾身發抖。

    “師尊。”宇文風在一旁,眼神冷厲,眸中綻放寒芒,忍不住跨前一步。

    轟!

    他身上,有驚人殺機浮現。

    “風兒,別魯莽。”

    韋天明急忙攔住宇文風,沉聲道,“我們先回去。”

    當下,一群人,又重新退回到了高臺之上。

    “哼,你們看到沒,剛才那宇文風,似乎還想和我們動手,簡直不知道天高地厚。”

    “此人以為他闖入了前十二強,就能和我們交手了?太天真了。”

    “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可惜,剛才他沒有出手,不然,咱們就能名正言順擒拿此人了。”

    那幾名玄州高手,倒也沒有上前,只是環抱雙手,一邊議論,一邊冷笑。

    “要我說,先把那宇文風和王啟明抓起來算了,反正這兩國,也沒有什么高手。”大威王朝人群中,有人冷笑,頗有些按耐不住。

    “不急,你們沒看到,三大派都還沒動么?在所有人結束傳承前,還是稍安勿躁,別當出頭鳥,還有那五國的鬼仙派,也有些古怪,不要貿然該出手。”

    但一旁有人勸阻。

    讓原本有些蠢蠢欲動的玄州高手,立刻安靜了下來。

    在他們眼中,五國之人,早就是甕中之鱉,只不過暫時,還不能出手罷了。

    等到所有人傳承結束的時候,便是他們圖窮匕見之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