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510章 御劍術

武神主宰
     <

    正當秦塵和魔厲激動之時,古南都意志,再度話風一轉。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不過,憑你們現在的實力,還根本無法開啟遺跡寶藏,想要開啟遺跡寶藏,除非你們能夠做到,體內精神種子和你們自身融合,屆時,重新回歸古南都,便可嘗試開啟遺跡寶藏。”

    還要等精神種子和自身融合?

    秦塵愕然。

    這得等到什么時候?

    但緊接著秦塵也想明白了,古南都意志既然這么說了,那么現在顯然也不可能打開遺跡寶藏。

    而最快的時間,則是在五年之后,古南都遺跡再度出現之時。

    一旁,魔厲冷冷看了眼秦塵,顯然也想明白了這一點。

    “五年時間么?哼,我一定會超過你,提前融合這精神種子的。”

    魔厲眸中閃爍冷芒。

    擂臺賽上敗給秦塵,本就是他心中的恥辱,而在這精神種子融合上,他一定要超過秦塵。

    “好了!”

    “除此之外,你們兩人走到最后,也將得到我古南都遺跡中的一門強大秘技。”

    黑色人影大手一揮,兩道白光立刻籠罩住兩人,嗡的一下,秦塵感覺自己的腦海中像是突然多了什么東西。

    “御劍術?”

    秦塵立刻就感覺到,自己腦海中多了一門極其玄妙的秘術。

    “還有,你們得到了我古南都的傳承,我觀外面有不少武者,想要對你們出手,這樣,過會,我會留下一道古南都遺跡的力量,你們可以利用先前掌握的秘紋,對此進行操控,以防外面這些人對你們下手。”

    之前的外面的交鋒,古南都意志如何感應不到,好不容易才找到兩個能夠修煉先祖功法的天才,它如何舍得兩人就死在外面。

    “不過,古南都遺跡殘留下來的力量受到大陸力量的限制,所以并不是無限的,同時,最多也只能保留三天,你們兩個可要記住了。”

    “希望,下一次見到你們的時候,你們兩個都已經融合了精神種子,能夠開啟遺跡寶藏。”

    古南都意志深深的看了兩人一眼,而后大手一揮,秦塵只覺得頭一暈,他和魔厲便同時消失在了星空大殿,出現在了古南都外。

    “出來了,那秦塵和魔厲同時出來了。”

    “他們兩個堅持到了最后,不知道會有什么獎勵。”

    見得秦塵和魔厲出現,所有人都激動起來,諸多玄州強者,眸中更是閃掠過一絲厲芒。

    轟隆隆!

    緊接著,在所有人震撼的目光下,古南都城池拔地而起,緩緩升入天空,最后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那浩瀚的城池,徹底不見,高臺中央,只留下一個巨大的平地,空曠的呈現在眾人面前。

    “哈哈哈,這古南都遺跡終于消失了。”

    “傳承結束,想必那古南都意志,也已經離開了吧。”

    “嘿嘿,這下我倒要看看,這五國之人如何待下去。”

    所有大威王朝強者,俱是露出了冷笑。

    他們中不少人之前不敢動手,完全是因為畏懼古南都意志,如今古南都遺跡消失,讓這些玄州之人的心,徹底的放開了。

    全都情不自禁圍攏了上來,一個個目露貪婪。

    場上的氣氛,立刻變得凝重起來。

    “蕭戰大人,這里剛才發生了什么?”此時秦塵也回到了大齊國的隊伍中,感受到眾人之間凝重的氣氛,不由皺眉問道。

    同時,他也看到了人群中的斗篷人,目光一凝:“閣下怎么在這里?”

    “秦塵,你有所不知,剛才你在古南都中接受傳承的時候,有玄州的強者想要困住我們,是你的這位黑奴朋友出手幫助,才化解了危機。”蕭戰連將上前解釋。

    “這些玄州之人還真是大膽。”秦塵聽了,目光一冷。

    同時看了眼斗篷人,心中冷笑,此人會那么好心,真幫他們大齊國抵御外敵,無非也是為了自己身上的東西罷了。

    但對方既然沒有說破,秦塵自然也不會傻到主動點破。

    “秦塵、黑奴前輩,我們現在怎么辦?”蕭戰緊張問道。

    之前,在黑奴的出手下,的確抵擋住了玄州太一門的進攻。

    但是,那是在玄州三大勢力并未出手的情況下。

    如今,古南都考核結束。

    三大勢力肯定會有所舉動,更何況,他們還與三大勢力有仇。

    若是那三大勢力,決定對他們這些五國弟子出手,以五國的實力,根本無力阻擋。

    蕭戰身后,諸多大齊國武者也都明白這個局勢,不由得內心忐忑。

    “小子,只要你將從本座身上奪走的東西還給本座,本座答應,庇護你們,不受玄州強者凌辱,如何?”

    就在這時,斗篷人突然冷冷說道。

    “什么?”

    蕭戰他們都是一愣。

    有些云里霧里。

    這黑奴前輩,不是塵少的朋友,保護塵少的么?怎么聽他的意思,塵少還搶走了他的東西?反而是來討債的么?

    不僅是他們,就連留仙宗之人,也都一愣,不明白里面的情況。

    “就憑你?”

    秦塵看了他一眼。

    “呵呵。”斗篷人笑了起來:“根據大陸規定,大威王朝相比五國屬于上勢力,在沒有足夠的理由之前,是不能對五國動手的,他們想要對付的人,無非是你,本座雖然不說能將這些人一網打盡,但在這些人的手中,保住你,還是沒什么問題的,這個買賣,你可是一點都不虧。”

    斗篷人語氣平靜,目光火熱。

    他雖然可以直接動手,拿下秦塵,但是他很清楚,秦塵也不是任人揉捏的柿子,一旦在戰斗中暴露青蓮妖火,那就麻煩了。

    因此,趁著現在大齊國身處危機,能不動手要回青蓮妖火,就盡量不動手。

    等到青蓮妖火一到手,那事情就簡單了,到時候他直接離去,在場有誰能攔住他?

    “一點都不虧,你當我是傻么?更何況,那東西,是我從拍賣會上拍回來的,你又憑什么要回去。”秦塵冷笑,如何不明白對方打的如意算盤。

    “你……”斗篷人一愣,旋即陰冷笑了起來:“好,好,很好,本座之所以這么說,只是不忍你如此一個天才,平白無故死在這里罷了,你既然不知好歹,那本座倒要看看,你還怎么逆天,到時候快死的時候,可別哭著向本座求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