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512章 歹毒計策

武神主宰
     <

    “秦塵,我們現在怎么辦?”

    看著逐漸逼近的留仙宗強者,蕭戰忍不住緊張問道,聲音甚至都在發抖。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這倒不是蕭戰怕死,而是,如今站在這里的,可不是他一個人,還有許多大齊國的天才弟子,甚至四皇子趙維等人。

    這些人,都是他大齊國的精英,未來的希望,若是死在這里,他蕭戰定然會成為大齊國的罪人,遭萬人唾罵。

    一時間,不由得心中忐忑。

    只能將目光看向秦塵。

    甚至連蕭戰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秦塵不知何時,已經成為了他們心中的頂梁柱,主心骨,甚至連他這個靈武王,在遇到問題的時候,首先詢問的,都是秦塵的主意。

    “該當何罪?”

    原本盤膝而坐的秦塵,陡然睜開雙眼,臉上卻沒有半點畏懼,而是冷冷笑道:“擂臺上,各憑本事,你留仙宗弟子技不如人,還能有什么話說,難道堂堂玄州三大勢力,就這德行?贏了就樂呵呵,輸了就要討回場子?哪有這樣的好事?”

    秦塵的話,卻是讓留仙宗的諸多弟子,臉色一沉。

    特別是華天渡,臉色難看。

    盡管他們對秦塵,十分看不上眼,但秦塵擊敗他,卻是無可改變的一個事實。

    這件事,甚至會成為他華天渡一輩子的恥辱。

    “小子,你別太狂妄了,任你口舌如簧,也改變不了在擂臺上傷我兒李坤云的事實,你敢將我兒李坤云打成廢人,今日,若是不給老夫一個交代,我要你所在的大齊國武者,殺得一個不剩,雞犬不留。”

    留仙宗強者中,一名老者怒吼著走出來,正是李坤云的父親李神風。

    他眼神憤怒,死死盯著秦塵,渾身怒氣勃發,強烈的殺機,如同一片汪洋,狠狠朝著秦塵等人蓋壓而來。

    之前有古南都意志在,他無法對蕭戰他們動手,如今,古南都遺跡消失,他早就按奈不住了,心中的恨意,傾盡五湖之水,也無法熄滅。

    “殺我大齊國所有武者,你留仙宗是想違背大陸條例么?”秦塵目光冷了下來,沉聲說道。

    “哈哈哈,大陸條例?”李神風忍不住大笑了起來,笑聲越來越冰冷,也越來越冷厲:“的確,大陸條例,規定上勢力不得無故對下勢力動手,但是,你在擂臺上,廢我兒李坤云,此乃私人恩怨,我滅你大齊國,別人又有什么話可說,更何況,就憑你一個小小的大齊國,又有誰,會為你們出頭?難道靠這個藏頭露尾,連真面目都不敢露出來的家伙?”

    李神風冷冷盯著秦塵身后的斗篷人,嗤笑說道。

    斗篷人被提到,不由一愣,旋即冷笑道:“先聲明一下,我和這小子,沒有半毛錢關系,你們想要對付他,就直接找他,別扯到我身上來。”

    “你和這小子沒關系?”李神風冷笑道:“怎么,現在卻說沒關系了?剛才出手的時候,怎么沒見你說沒關系?”

    留仙宗的人冷笑著看著斗篷人,對方這么說,顯然是怕了自己,一個個優越感油然而出。

    斗篷人那個郁悶啊,沒想到自己和大齊國脫離關系,這些家伙還不信。

    忍不住聲音一冷:“我說了沒關系,便是沒關系,你們要是不信,盡管動手,但是我警告你們,別惹我,否則,就休怪本座下手不留情了。”

    李神風嗤笑一聲,還想說什么,卻是被身邊的葛玄給攔住,葛玄冷冷盯著斗篷人道:“既然閣下說和這大齊國,沒有關系,何不離開這里,也好讓我等信服。”

    不管這斗篷人是不是真的和秦塵他們鬧翻了,在葛玄看來,能減少一個敵人,就減少一個敵人,畢竟這斗篷人手段太過詭異,連他也得提心應付。

    “放心,我只在一旁看著,你們若是相對他們動手,只管動手,我絕對不會插手。”

    斗篷人冰冷說道,同時冷笑看了眼秦塵。

    讓這秦塵不答應他的主意,看他現在怎么辦?

    至于離開高臺,那是絕無可能的事,一旦留仙宗的人拿下了秦塵,他必須第一時間奪回青蓮妖火,決不能離開秦塵太遠。

    李神風怒道:“哼,你一邊說絕不出手,一邊又不愿意離開,讓我等如何信你。”

    高臺下,其他玄州強者也都點頭。

    開什么玩笑,不久之前,那斗篷人還幫大齊國對付太一門的陳副門主,現在說不插手,誰會信?白癡也不信啊。

    就在這時,秦塵突然一臉無語,對斗篷人不悅道:“黑奴,我早就和你說過,讓你走遠一點,你這樣演戲,他們根本不會相信,你就是不相信我,現在好了吧,他們根本不信你,過會動手的時候,你還能怎么偷襲他們留仙宗的天才弟子,將他們留仙宗的弟子全殺死在這里?真是胡鬧!”

    秦塵的一番話,瞬間引爆全場,留仙宗中諸多強者,全都目光一凝。

    好啊,這斗篷人居然打的這個主意,先假裝和秦塵脫離關系,可等過會交手的時候,再對他們留仙宗的天才弟子突然出手。

    以那斗篷人先前展露出來的實力,恐怕驟然出手之下,除了華天渡還有可能抵擋個一招半式之外,其他如花非霧、李坤云這樣的弟子,根本抵擋不了一招,就會被一招毒死。

    好狠的手段啊。

    一瞬間,葛玄、李神風他們背后全都冒出了冷汗,只覺得涼颼颼的,一陣發涼。

    還好他們先前沒有貿然相信對方,也沒有貿然出手,否則,就算他們能擒下秦塵,可諸多門下天才全都被殺,損失可就大了。

    若是華天渡因此而死,即便他們功勞再大,回到宗門,也難逃刑堂刑法。

    “我看閣下也算一個人物,沒想到竟然會用如此卑劣的手段,好在我們沒上你的當。”李神風死死盯著斗篷人,眼神憤怒。

    同時,留仙宗的幾大高手,也全都用氣機鎖定斗篷人,生怕他突然出手,暗下毒手。

    “我……”

    見對方的表現,斗篷人氣得肺都快要炸掉了。

    惡狠狠的盯著秦塵。

    這小子,簡直太特么狡詐了,竟然這么污蔑他。

    讓他啞巴吃黃連,有口難辯。

    如此一來,任憑他如何解釋,留仙宗的人恐怕也不會信他了。

    一時間心中郁悶的簡直快要吐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