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519章 救援到來

武神主宰
     <

    幽千雪道:“父親你想,秦塵讓我們離開,這些大威王朝的人,居然一點舉動都沒有,甚至放任我們離開,難道你不覺得有些奇怪么?你都說了,留仙宗他們,即便現在被秦塵制住,也根本不怕秦塵,那么為什么又完全不在乎我們,任由我們離開?一句話都沒有?而且不僅僅留仙宗,甚至其他玄州的勢力,也都沒人說半句話?”

    幽千雪的話,讓幽無盡心中也充滿疑惑,的確,五國之人走的太順利了些。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他本來以為,宇文風他們離開,肯定會遭到一些阻攔,沒想到竟然一點阻攔都沒有,這太不正常了。

    幽千雪冷笑道:“那是因為,大威王朝的強者根本不在乎我們離開。”

    說到這,她嘆了一口氣:“父親你想想,我們走,能走到哪里去?無非是回各自的國家,各自的宗門,這些玄州的強者,暫時放走了我們,可回頭卻可以直接來凌天宗,父親你又該怎么辦?”

    “這……”

    幽無盡啞口無言,幽千雪所說的情況,他不是沒想過。

    “所以千雪,你回到宗門之后,就馬上離開五國,到時候即便有人來找你,對方也無計可施。”

    “真的無計可施么?”幽千雪搖頭看了眼幽無盡,顯然是覺得幽無盡的想法太過天真了。

    “父親,如果這些玄州武者真那么好說話,就不會弄到現在這個樣子了,我敢保證,他們之所以放我們離開,只是不想在這么多人面前,讓別人知道他們得到了秘籍,而一旦等我們離開后,便會立刻進行攔截,索要秘籍,到時候,我們所有人都分散了,根本無人見證,他們可以肆意的屠殺我們,而不用擔心暴露。”

    幽無盡心中猛地一沉,幽千雪所說,并非沒有道理。

    “至于父親你讓我離開,的確,我悄然離開,未必不能躲開這些人的搜尋,但是我又能去哪里?這些人從父親你身上得不到秘籍,肯定不會善罷甘休,我是能離開,可是父親你的,姐姐呢?咱們整個凌天宗呢?又能去哪里?”

    幽無盡默然,無言以對。

    讓他因此而將整個凌天宗搬遷,先不說愿不愿意,就算是愿意,這么多人,又能搬到哪里去?

    “所以說,父親,我留下來,其實是最好的辦法。”幽千雪道。

    “可是你留下來,又能有什么用?就算你將秘籍交出來,以這些人的狠辣,肯定也不會放過你的,到時候你還是會死,為了自己和宗門的未來,放棄自己的女兒的性命,千雪,你讓我以后死了,怎么面對你母親。”幽無盡悲憤道。

    眼睜睜看著自己孩子陷入危境,卻又無能為力,這種感覺,太難受了。

    幽千雪淡淡一笑:“父親,誰說我一定會死?”

    幽無盡愕然抬頭。

    幽千雪看著秦塵,嘴角露出一絲笑容:“父親,你剛才說錯了,我了解秦塵,也知道他的性格,你之前說他不殺葛玄他們是因為不敢殺留仙宗的人,其實不是,他不是不敢,而是不愿,我猜他,也是在顧慮大齊國,所以才沒有殺留仙宗的人,而且我相信,他肯定會有辦法,化解這一次的危機。”

    “他?”幽無盡狐疑的看了眼秦塵,不知道幽千雪為何對秦塵這個少年如此有信心。

    這可是整個玄州的強者,即便秦塵再天才,又能有什么辦法?

    而在幽無盡焦急之時,蕭戰他們卻死活不愿意離開。

    “秦塵,我們不走,我們一走,你一個人怎么辦?”蕭戰緊張說道。

    “是啊,秦塵,要走我們一起走。”趙靈珊等人表情也都無比堅決。

    “你們不用管我,我到時候自然有辦法。”

    蕭戰搖了搖頭,堅定道:“秦塵,你能有什么辦法,我知道,你讓我們先走,是想用自己拖住這些玄州強者,但是,我蕭戰也不是貪生怕死之輩,我們一走,這些人會更加肆無忌憚,我們會留下來陪著你。”

    看著不愿離去的蕭戰他們,秦塵心中感動,但同樣也很無奈。

    “你們相信我,你們留下來,只會給我帶來麻煩,還有王啟明……”秦塵的聲音,突然在王啟明腦海中響起,“你回到了大齊國,第一時間去找丹閣的蕭雅,或者血脈圣地的東方清,只有他們,才能保住你。”

    “塵少。”

    王啟明心中感動,都這個時候了,塵少居然還在為他的安危考慮。

    留仙宗的人都冷冷的看著這一幕,葛玄身上的傷勢,也有所恢復,看著大齊國的諸多弟子,嘴角掛著冷笑,這些家伙,還舍不得離開,不過他們又能跑到哪里去?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廟,得罪了他留仙宗,以為這么簡單就能逃掉么,也太天真了。

    事實上,其他大威王朝的強者,心中也都有同樣的想法。

    一個個默不作聲,但臉上都掛著冷冷的笑容,眼神如鷹鷙一般。

    嗖嗖嗖!

    就在場面一度寂靜的時候,突然幾道破空之聲傳來,從古南都外,陡然掠來幾道人影。

    這幾人,身上氣勢都極為不凡,特別是領頭的兩人,一身真力凝而不散,居然也是武宗級別的強者。

    在兩人身后,還跟著幾人,其中兩人,居然是大齊國丹閣的蕭雅閣主,還有大齊國血脈圣地的東方清會長,只是此刻,他們都站在后方,跟著兩名氣勢不凡的老者。

    除此之外,在蕭雅和東方清身邊的其他強者,也都穿著丹閣的煉藥師袍,以及血脈圣地的血脈師袍,顯然全都頗有身份。

    在秦塵看到蕭雅和東方清的同時,兩人也都看到了秦塵,看到秦塵沒事,兩人全都情不自禁的松了一口氣。

    而且在這些人身后,先前已經離開的韋天明和宇文風等人,居然也都去而復返的回來了。

    “嗯?丹閣和血脈圣地的人怎么來了?”

    見到來人,玄州的諸多強者,眉頭全都一皺,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而鬼仙派的幾名黑衣人,臉色也都難看起來。

    “諸位大威王朝的強者,此地乃是五國之地,似乎不是你們撒野的地方吧?”

    領頭的兩名老者一來,便對著大威王朝的諸多強者冷喝說道,眼神凌厲,神色不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