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521章 弱小子

武神主宰
     <

    至于留仙宗的人,更是臉色難看,恨不得找個地縫一頭鉆進去。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向問天眉頭一皺,連對著高臺上的秦塵問道,同時和穆冷峰對視一眼。

    他們兩人,其實都是接到蕭雅和東方清的消息,這才焦急從大威王朝趕來,對于秦塵,他們也都有所耳聞。

    特別是蕭雅,在五國所在的大齊國,擔任閣主沒多久,便突破了四品煉藥師,讓穆冷峰和蕭雅的師父都十分震驚,而蕭雅曾說過,她之所以煉藥水平能夠突飛猛進,就是因為秦塵的提點。

    穆冷峰本就想會一會對方,這才積極趕來,否則,他身為大威王朝丹閣總部的執事,豈會那么積極的處理這件事。

    “在下秦塵,見過兩位大師。”秦塵一腳將華天渡踢開,微笑向兩人拱手,心中同時松了一口氣,丹閣和血脈圣地的人總算來了。

    事實上,這兩人,還真的是秦塵叫來的。

    當初在天古城,秦塵聽說有大威王朝的勢力到來之后,第一時間就警惕了起來,連傳訊給遠在大齊國的蕭雅和東方清,讓他們聯系丹閣和血脈圣地更高一級的人物。

    因為秦塵太了解那些上勢力的心態了,若是占足了便宜那還好,一旦有什么不如意的地方,一定會產生沖突。

    事實也是如此,秦塵之所以在拖延時間,就是為了等丹閣和血脈圣地的人趕來,果然及時趕到了。

    心中石頭放下,秦塵笑著道:“兩位大師,其實沒什么,是這留仙宗之人,非要和我大齊國過不去,還要對我大齊國弟子出手,本少無奈之下,就和他們切磋了一下,豈料這留仙宗之人徒有虛名,實則不堪一擊,讓兩位見笑了。”

    見笑,見笑你個頭啊。

    留仙宗的葛玄長老差點吐出血來,現在丟人的是他留仙宗,這秦塵見笑什么?忍不住怒道:“秦塵,你不過施展了一些卑鄙的手段罷了,有什么洋洋得意的。”

    秦塵眸光中閃過一絲寒芒,冷冷一笑,道:“這么說,幾位承認剛才對我大齊國弟子動手了?”

    葛玄臉色一變,急忙呵斥道:“胡說八道。”

    而后對向問天和穆冷峰道:“兩位,我葛玄敬重兩位的為人,和你們背后的勢力,所以保證,絕對不會破壞大陸條例,肆意對五國動手,但是,這秦塵和我留仙宗之間的恩怨,只是私人恩怨,此人之前在擂臺賽上廢我留仙宗弟子,我留仙宗與此子,不死不休,還請兩位不要插手我們之間的事情,否則,就算是告到大威王朝丹閣和血脈圣地總部,我留仙宗也不怕。”

    向問天和穆冷峰一出現,葛玄就知道再想對付五國之人,幾乎是不可能的事,但是,想讓他放過秦塵,也是萬萬不可能的,因此,他直接放棄了對五國其他弟子的出手,而鎖定和秦塵之間的恩怨,是他們留仙宗和秦塵的私人恩怨。

    而私人恩怨,就算是丹閣和血脈圣地管的再寬,也根本管不到這上面去。

    蕭雅臉色一變,冷哼道:“堂堂玄州頂尖宗門,對付一個弱小子,又算什么本事。”

    “弱小子?他可不是什么弱小子。”葛玄面色陰沉:“此人手段殘忍,直接廢掉了我留仙宗的天才李坤云,并且連我留仙宗的李神風長老都被他重傷,甚至羞辱老夫和我留仙宗的宗子華天渡,更何況,此人還是此次五國大比的冠軍,擊敗我玄州天驕和血魔教教子,更得到了遠古遺跡古南都的傳承,這樣的家伙,也算什么弱小子的話,那么在場還有誰算是強者?”

    “什么,秦塵獲得了五國大比的冠軍?”

    向問天幾人的眼珠子頓時掉了一地!

    他們沒有聽錯吧?這一次五國大比,不僅僅有五國的天才,還有大威王朝的諸多強者,可最后的冠軍,竟然是面前這個十六歲左右的五國少年,開什么玩笑?

    但是,看到周圍玄州武者臉上那郁悶的表情,以及其他五國強者的表情之后,他們頓時明白過來,葛玄所說的都是真的。

    葛玄憤怒道:“兩位,這樣的家伙,兩位還覺得是弱小子么?所以這是我們留仙宗和這秦塵之間的恩怨,希望丹閣和血脈圣地不要插手。”

    “這……”向問天和穆冷峰神情一怔。

    “向問天執事。”

    “師兄!”

    東方清和蕭雅急忙看了過來,留仙宗之強,他們不是不清楚,乃是玄州最頂尖的三大勢力之一,若是丹閣和血脈圣地不插手,就算秦塵之前利用了什么手段,暫時制住了留仙宗的人,但是一旦等留仙宗的其他高手趕來,秦塵肯定也是必死無疑。

    “不可能。”見得蕭雅焦急的樣子,穆冷峰直接對著葛玄冷哼道:“此子是我們丹閣的煉藥師,不管你留仙宗與他有什么私人恩怨,我丹閣豈能置之不理,插手不管?”

    “沒錯,此子也是我血脈圣地的血脈師,我血脈圣地,自然也不能袖手旁觀。”向問天也冷哼。

    他們此次前來,就是來見秦塵的,自然不能任由秦塵被留仙宗的人殺死。

    場上眾人全都吃驚的看著秦塵,這家伙居然還是丹閣的煉藥師和血脈圣地的血脈師,這是這真的嗎?

    看到向問天和穆冷峰凝重的表情,所有人都明白過來,這很有可能是真的,在這么多人面前,向問天和穆冷峰就算是再想救秦塵,也不可能說這個謊,這關系到丹閣和血脈圣地的名聲。

    一時間,眾人都覺得自己的腦袋不夠用了,從五國大比一開始,秦塵就接連不斷的給他們震驚,以至于到了現在,所有人都有些麻木了。

    恐怕現在就算有人說秦塵是某個王朝的皇子,恐怕他們都相信了。

    葛玄更是臉色一變,聯想到秦塵之前戰斗的時候表現出的精神力天賦,他就知道向問天和穆冷峰所說的應該不假,直接冷哼道:“就算秦塵是丹閣和血脈圣地的人又怎樣?所謂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此子之前傷我留仙宗弟子,丹閣和血脈圣地總不能插手我們之間的個人恩怨吧?若真是如此,是不是你們丹閣和血脈圣地的任何一個人,在外都可以胡作非為,囂張霸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