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522章 攬在身上

武神主宰
     <

    向問天和穆冷峰面色一沉,沒想到自己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留仙宗的人居然還是不肯罷休。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可他們兩個偏偏又不能強制插手,丹閣和血脈圣地雖然勢力龐大,遍布整個大陸,但是在大陸各地建立分部的同時,也有許多規定,其中有一條就是,不得介入各大勢力自身之間的沖突。

    如果他們兩個非要強制出手,一旦鬧到總部去,不但名聲不好聽,還可能會受到執法堂的懲罰。

    “葛玄長老說的沒錯,私人恩怨,我想兩位還是不要插手了,不然傳出去,名聲上似乎不太好吧。”

    這時候天衡書院的領頭強者也走了出來,笑瞇瞇的說道,顯然是不怕事大。

    “就算秦塵是煉藥師和血脈師,但是私人恩怨,的確不應該牽扯到丹閣和血脈圣地。”

    “這又不是兩個煉藥師或者血脈師在比拼,而是秦塵和留仙宗的個人恩怨,如果丹閣和血脈圣地非要插手,的確有些過了。”

    見天衡書院的人開口,在場諸多玄州各大勢力的強者,也都紛紛議論起來。

    他們中不少人此行什么都沒有得到,眼看有好處可以掠奪,偏偏被向問天和穆冷峰阻止,心中自然憋了一肚子火,巴不得雙方沖突起來。

    “那秦塵,之前還讓人使毒斷了老夫一條手臂,此仇不報,讓我太一門以后在玄州如何立足?是不是以后只要是丹閣和血脈圣地的成員,老夫都要乖乖退讓,引頸自刎不成?”

    太一門的陳天羅失去一條手臂,脾氣更加火爆,大聲冷哼,讓向問天和穆冷峰臉色更加難看。

    這么多玄州之人都對他們發難,讓得向問天和穆冷峰心中為難,臉色鐵青,他們此行,就是為了秦塵,自然不允許秦塵出事,只是,現在在場的這么多玄州強者都開口了,自己若強行介入,恐怕會給丹閣和血脈圣地惹來麻煩,一時間進退維谷,陷入兩難。

    “兩位不必為難,今日兩位能夠出現,秦某便已經感激不敬,兩位只需將其它我五國弟子安排好即可,至于秦某,這玄州之人既然說和在下是私人恩怨,兩位還是不要插手的好,省的有些人說閑話,到時候給兩位帶來麻煩。”就在這時,秦塵突然走了出來,對兩人拱手說道,神態尊敬。

    “秦塵。”蕭雅急忙焦急的喊了出來,不停的給秦塵使眼色,心中焦急不已。

    其他人也都傻眼。

    這小子不是腦子抽了吧?居然主動說讓丹閣和血脈圣地不要插手,這不是自尋死路么?

    這時候眾人也明白過來秦塵先前制住葛玄他們的手段,應該是古南都遺留下來的,但是,古南都遺跡已經消失,留下來的力量肯定也不會長久,一旦等這股力量消失,這秦塵就像是砧板上的魚肉,根本就是任人宰割。

    葛玄更是激動的大笑起來,連對向問天和穆冷峰道:“兩位也都聽到了,現在這秦塵都承認,這只是我們之間的恩怨,兩位恐怕沒有任何理由插手了吧。”

    “唉,秦塵你這又是……”

    穆冷峰和向問天無語,連連搖頭,本來,他們還想著有什么辦法能將秦塵帶走,現在秦塵這么一說,等于直接將他們的退路都給堵死了,他們哪里還有什么理由插手這件事。

    “閣下先別高興的太早,之前可是你說的,你留仙宗與我之間的恩怨,只是私人恩怨,你能代表留仙宗做主?”秦塵冷笑看向葛玄。

    “老夫乃是留仙宗長老,此次的領隊,自然能做主,小子,我知道你的意思,放心,老夫如今要對付的,只有你一個,至于你們五國的其他弟子,老夫可沒什么興趣。”葛玄冷笑一聲。

    他如何不清楚,秦塵是為了保住大齊國的其他人,真是愚蠢啊,這種時候居然還在考慮別人,呵呵,只要奪得了他身上的秘籍和寶物,至于其他人在古南都得到的東西,他留仙宗也不是不能放棄。

    更何況,葛玄已經認定秦塵不敢對他們留仙宗的人下死手了,之前只不過仗著古南都殘留下來的一絲力量狐假虎威而已,一旦等這股力量消失,看這小子還有什么辦法?

    沒有理會葛玄,秦塵看向下方其他玄州強者:“諸位也都說了,這是我們之間的私人恩怨,諸位承認還是不承認。”

    “放心好了,說是私人恩怨,就是私人恩怨。”

    “不會牽扯到五國其他人的。”

    “小子,之前傷我的人,雖然是斗篷人,但是,此人聽從的卻是你的命令,因此我太一門和閣下的恩怨,也只針對閣下一個。”

    一個個勢力,不明白秦塵搞什么,全都冷笑說道。

    他們不這么說也不行,畢竟一旁有丹閣和血脈圣地的人在,若是他們敢欺壓五國其他勢力和弟子,這兩大勢力立刻就有理由介入了。

    這種時候,自然不能給對方任何理由。

    “好。”

    秦塵點頭,露出一絲笑容,而后從身上拿出一塊影像水晶,冷笑道:“諸位,你們先前的所作所為,已經全都被在下錄在了這個影像水晶里,兩位前輩,如果之后大威王朝有任何勢力,再敢對付我五國之人,還請兩位主持公道。”

    手一抬,那影像水晶立刻就被秦塵送到了穆冷峰和向問天的手中。

    “這個狡猾的小子。”玄州之人全都一愣,沒想到秦塵竟將他們的言行,全都存在了影像水晶里,那以后他們想反悔都沒機會了,一個個惱怒異常,但是想到秦塵自己給自己挖了一個坑,承認是私人恩怨,眾人又都興奮起來。

    相對于五國其他弟子,他們知道,秦塵從古南都中得到的寶物,卻是最驚人的,只要得到秦塵身上的東西,其他人身上的東西,就算拿不到,也沒什么可惜的。

    玄州之人激動,五國之人,卻全都內心觸動,無比感動。

    “父親,這就是你說的不敢對留仙宗下死手的秦塵?為了我們五國,此人寧愿將自己置身漩渦之中,這樣的人,會是你先前所說的那種人么?”幽千雪對著幽無盡嘆氣說道,語氣中帶著濃濃的擔憂。

    幽無盡沉默了。

    不得不承認,秦塵現在的所作所為,是他根本不曾料到的。

    “塵少。”

    王啟明他們也都熱淚盈眶,無語凝噎。

    這一刻,所有五國弟子盡皆震動,看著面前的秦塵,明明只是一個少年,但是那身影,卻是那般的高大、偉岸,令他們仰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