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523章 給我站出來

武神主宰
     <

    “好,既然諸位都承認了是私人恩怨,那么現在,除了留仙宗外,自認為和在下有私人恩怨的人,都給我站出來,本少倒要看看,究竟是誰,一定要和我秦某人過不去。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秦塵眸光一寒,冷視在場玄州眾人。

    “嗯?這家伙到底是在干什么,瘋了嗎?”

    眾人全都一愣。

    秦塵的舉動,他們越來越看不懂了。

    讓承認和他有私人恩怨的人站出來,難道是想對付這些人?

    呵呵。

    只是一想,眾人便冷笑起來。

    “老夫太一門陳天羅,你手下斷我一臂,若是閣下今日不給老夫一個說法,我太一門與閣下不死不休。”陳天羅第一個站了出來,一臉冷笑,在他身邊,幾名太一門的弟子,一擁而上,也俱是面帶冷笑。

    “老夫周洛,天鷹谷長老,閣下先前辱我玄州,我天鷹谷身為玄州宗門,老夫也身為玄州之人,豈容閣下如此污蔑,今日,老夫也要為我玄州替天行道,向閣下討一個公道。”

    天鷹谷的周洛長老也冷笑著走上前,之前,他是將目標放在宇文風身上的。

    但現在,丹閣和血脈圣地高手到來,已然不能無故對大梁國動手,只能將目標放在了秦塵身上,想要分一杯羹。

    “老夫山河門長老,閣下所在的大齊國弟子,先前傷我山河門弟子周勛,老夫今日也要為我山河門,討還一個公道。”

    一時間,立刻就有幾個勢力之人走了出來,嘴角勾勒冷笑,目光無比火熱。

    這些人,什么理由都有,有的是以秦塵擊敗了他們的弟子為由,有的是以秦塵侮辱了他們玄州為由,甚至有的,是要為玄州正名,各種理由,讓人啼笑皆非。

    但是所有人的目的都是一個,那就是找秦塵的麻煩。

    “好,這些都是與在下有私人恩怨的,剩下的還有嗎?”

    秦塵看著這些人,面無表情,而后繼續在玄州諸多勢力中掃視。

    陳天羅他們忍不住冷笑,這家伙,難道嫌他們這些勢力還不夠嗎?非要讓其他玄州勢力也加入進來,怎么,難道是想對他們下死手?

    呵呵,這小子敢么?

    他們都不相信秦塵會真敢對他們動手。

    是,秦塵現在是掌握了部分古南都之力,能夠制住他們,可他們畢竟只是各大勢力的一部分。

    比如陳天羅,只是太一門副門主,在他之上,至少還有一位副門主,以及一位門主和諸多長老,若是秦塵敢動他,等消息傳回玄州,秦塵面對的,可就是整個太一門的怒火,到時候,他必死無疑。

    因此個個有恃無恐。

    篤定秦塵不敢動手。

    但是,也有玄州勢力心中猶豫,并沒有站出來。

    他們倒是不擔心秦塵會動手,而是擔心丹閣和血脈圣地,的確,丹閣和血脈圣地暫時不能插手,可他們若真的出面,一旦被丹閣和血脈圣地記恨,將來的日子,恐怕會很難過。

    一時間猶豫萬分,內心糾結。

    “少爺!”帝心城所在,那帝心城的老奴權叔看了眼帝天一,也在詢問帝天一的意思。

    “權叔,咱們暫且不忙,先看好戲。”帝天一笑著擺了擺手,眸中閃過一絲精芒:“那秦塵,狡猾的很,從五國大比開始到現在,你有見這小子吃虧過么?他此舉雖然古怪,但我相信,此人肯定不是魯莽之輩,他這么做,必然有他的原因,我們只需看著便可,之后再見機行事。”

    帝天一沒動,天衡書院的人在猶豫了一下之后,也是巋然不動。

    而血魔教的領頭老者,目光一閃,卻是緩緩走了出來。

    向問天和穆冷峰頓時目光一冷。

    那老者微微一笑,無視兩人的目光,看向秦塵,道:“閣下,我們血魔教,并非是向閣下尋仇,還是當初魔厲在擂臺上和閣下所說的那句話,我們極為看好閣下的未來,如今閣下得罪了這么多勢力,丹閣和血脈圣地又不能插手,但只要閣下答應加入我們血魔教,這些勢力的仇,我們血魔教都替閣下扛了,如何?”

    此話一出,所有玄州勢力都是一震,紛紛看向黑衣老者。

    這血魔教真狠啊,居然想替秦塵扛下所有恩怨,好大的胃口。

    但是,他們內心又極為忐忑,實在是血魔教的名氣太大了,也無比可怕,若秦塵真答應加入血魔教,他們真的要和血魔教動手么?光是想想,就有些忌憚。

    面對眾人的目光,黑衣老者臉上卻是一點異樣都沒有,只是笑瞇瞇的看著秦塵。

    蕭戰他們都復雜的看著秦塵,說實話,從內心深處,他們是極為不愿意秦塵加入血魔教的,但是,考慮到現在的情況,他們卻又希冀秦塵能夠加入血魔教,至少以血魔教的實力,暫時能夠保住秦塵,而不至于被這么多勢力追殺。

    “抱歉,秦某一向獨行慣了,不想加入什么勢力。”

    眾人的目光下,秦塵則直接拒絕,想讓加入血魔教,還是省省力氣吧。

    黑衣老者目光一閃,笑了起來:“既然如此,那老夫就不多說什么了,希望閣下,能夠好自為之,被后悔就行。”

    看著黑衣老者回到血魔教一側,留仙宗和太一門等勢力,都悄悄松了一口氣,他們還真怕秦塵會加入血魔教。

    “看樣子,是沒有勢力繼續出來了,既然如此,剩下的這些勢力,應該是和秦某沒有恩怨的了。”秦塵見沒有人繼續出來,點了點頭道。

    “這……”

    諸多勢力一怔,心下有些后悔,只是話已經說出口了,自然不好反悔,只能思忖著看過會有沒有機會,能夠分到一杯羹。

    秦塵也不理會這些人什么心理,而后將目光看向葛玄等人,拱了拱手道:“諸位,都是與我秦某有恩怨的,不管諸位和我都有些什么恩怨,但梁子既然已經結了,那么自然就要解決。”

    “我秦塵一向信奉出門在外,多一個朋友,總比多一個敵人的好,所謂江湖走馬,風也罷,雨也罷,秦某在這里表態,希望諸位能夠與秦某化干戈為玉帛,之前的恩怨一筆勾銷,從今往后,大家就都是朋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