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525章 不要一時沖動

武神主宰
     <

    “周洛長老死了。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跑,快跑!”

    剩下的幾名天鷹谷的弟子嚇得臉色發白,轉身就要跑。

    咻咻咻!

    但是三道黑色流光從虛空中驀地閃過,噗噗噗,將幾人洞穿,交織出一片血色畫面。

    咚。

    頃刻間,天鷹谷所有參加古南都大比的弟子,全都隕落,無一幸存。

    一旁,人群都已經嚇傻了。

    秦塵非但將太一門的弟子斬殺,竟將天鷹谷的全部弟子也盡皆斬殺。

    瘋了,這小子徹底瘋了。

    此時此刻,之前站出來呵斥秦塵的諸多勢力,全都像是被潑了一盆冷水,渾身冰涼,一身冷汗。

    他們這才反應過來,在這古南都之地,能夠掌控部分古南都殘留力量的秦塵,能夠輕易掌控他們的命運。

    之前,他們敢站出來,只是因為相信秦塵不會動手。

    可當秦塵真的動手之時,他們全都慌了,一個個內心充滿了驚恐。

    是,秦塵要是敢殺了他們,他自己今后在各大勢力的震怒下,肯定活不了,但這件事和他們卻沒有關系了。

    “秦塵……有話好說,先前的事只是一個誤會……我發誓,我們山河門絕對沒有和閣下算賬的意思,之前只是發生了一些誤會……”

    山河門的長老驚慌起來,不等秦塵出手,就已然急忙開口求饒。

    “誤會?”

    秦塵咧嘴,露出潔白的牙齒,但落在對方眼中,卻像是死神的笑容。

    嚇得山河門諸多弟子渾身冒冷汗,雙腿顫抖,就差沒跪下了。

    那山河門長老驚恐道:“對對對,就是誤會,你放心,我們山河門對閣下沒有任何意思,我們馬上走,馬上就走。”

    說完,山河門的領隊長老帶著自己麾下的弟子就要離去。

    “現在想要走?早干嘛去了?”

    冰冷的嗤笑聲響起,秦塵右手一抬,唰唰唰,三道流光穿透虛空,朝著幾人直射而來。

    “你……”

    山河門長老驚怒,瞪大眼珠子,只來得及說出來一個字,咽喉便被一道流光洞穿,鮮血濺出去數丈遠。

    噗噗噗!

    僅僅數個呼吸,所有山河門弟子盡皆隕落,無一幸存。

    至此,除留仙宗外,所有先前站出來針對秦塵的勢力成員全都隕落,一個都沒活下來。

    地面上,尸體堆砌,鮮血橫流,濃郁的血腥氣,直沖眾人鼻孔,讓得眾人臉色發白,目露驚駭。

    狠!

    太狠了。

    一言不合,就將與自己仇視的玄州三大勢力近二十名強者盡皆斬殺,這手段,簡直太狠辣了。

    眾人自詡,換自己上來,根本不敢做出這樣的事。

    現在殺的爽,可接下來面臨的,卻是玄州三大勢力滔天的怒火和追殺。

    也有不少玄州勢力心中長出一口氣,還好,他們剛才沒上前,否則,他們的下場,恐怕也和這太一門等勢力一樣了。

    殺完太一門等勢力的人,秦塵最終將目光落在了留仙宗等人的身上。

    “秦塵,你想干什么?莫非連我們也想殺?哼,有沒有想過,你現在威風是威風了,可你的后果是什么,你有考慮過么?”

    葛玄目光幽冷,冷哼說道,在這個時候,他竟然還能保持鎮定,沒有像山河門長老等人那般驚慌失措,眼神極為平靜。

    “你說我想干什么?”

    秦塵手持神秘銹劍,腳步如同死神,緩緩向前,心中冷笑道:這留仙宗的人還真是猖狂,到了這個時候,竟然還沒有一點緊張之色。

    “我奉勸你,不要再自誤下去。”葛玄高高在上,眸光冷視秦塵,“你殺了陳天羅他們,已經是死罪,不久的將來,就要面臨太一門、天鷹谷和山河門諸多強者的追殺,不過倒也無所謂,這三大勢力,在我玄州,只能算是中流,太一門的門主,也不過五階后期的武宗修為,根本算不的什么,但你若是對我留仙宗動手,我勸你還是想清楚的好。”

    葛玄語氣傲然,神情冷漠,話語中,根本沒將太一門等三大勢力放在眼里。

    他也有這個自傲的資本,身為玄州最頂尖的三大勢力,留仙宗比太一門他們強太多了,根本不在一個量級上。

    “秦塵,這葛玄說的倒也沒錯,我勸你還是考慮清楚,留仙宗門主,可是六階武尊級別的高!”

    就在這時,一道輕笑之聲傳來,卻見是帝心城的帝天一,正含笑提醒。

    場上五國之人全都狂震,一個個內心震撼,眼神波動。

    六階武尊?難怪這留仙宗之前這么猖狂。

    在五國之地,連五階武宗都沒有一個,半步武宗,已然算是最強者,沒想到玄州的留仙宗,竟然擁有六階武尊級別的高手。

    這樣的人物,舉手投足之間,能夠輕易滅殺任何五階后期的武宗,難怪之前諸多玄州勢力,不管再如何猖狂,都不敢在這三大勢力面前囂張。

    事實上,像太一門這樣的勢力,面對五國之地,心態高高在上,自覺能夠肆意覆滅,而面對留仙宗的時候,其實心態正好相反,以三大勢力的可怕,同樣能夠輕易覆滅他們,不費吹灰之力。

    這也是葛玄如此狂傲的原因所在。

    秦塵得罪了太一門,以他的修為和實力,或許還有一線逃生的機會,但是得罪了留仙宗,天上地下,根本無人能阻,必死無疑。

    葛玄看了眼帝天一,目光一閃,卻沒說什么,轉而看向秦塵,道:“秦塵,你現在雖與我留仙宗,有恩怨,但是,還未到不死不休的地步,只要你自廢修為,跪下道歉,或許還有一線生機,但你若敢對我等出手,那你將必死無疑,這五國之地,將無人能救你。”

    秦塵目光一寒,這葛玄太狂了,這種時候,居然還敢威脅自己,真以為自己不敢殺他嗎?

    “六階武尊,呵呵,很了不起么?連給本少提鞋都不配,也不知哪里來的優越感!”秦塵冷哼,嗤笑出聲。

    葛玄眼神一冷,卻并未再說什么,只是冷冷道:“我勸你,還是三思后行,不要一時沖動,毀了自己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