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527章 準備好滅宗

武神主宰
     <

    “必須做些什么。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危機之中,葛玄也顧不得其他了,猛地朝身邊的幾人拍出一掌,砰,驚人的掌力,將除了華天渡外,李神風等留仙宗長老和花非霧等幾名弟子,盡皆轟飛出去,落入那力量之中。

    李神風等人見葛玄突然出手,根本沒能來得及反應,就被轟飛了出去,眼神之中全都充滿了憤怒和驚恐,他們怎么也沒想到,在面對危機的時候,葛玄竟然會做出這樣的事,拿他們的生命,來換回他自己逃走的機會。

    一個個憤怒的想要掙扎,但是已經沒有機會了。

    噗噗噗!

    劍光席卷,飛速纏繞而來,將李神風幾人當場絞殺,化為血霧。

    這慘烈的一幕,讓周圍所有玄州各大勢力之人也都驚怒萬分,心道這葛玄簡直太狠了,為了自己存活什么事都做得出來。

    但是眾人也發現,經過這么一停頓之后,葛玄又向前走了許多,幾乎來到了古南都的邊緣。

    “哼!”

    秦塵冷哼,催動古南都之力,再度對葛玄席卷而來。

    就在這時,鬼仙派所在,魔厲目光一閃,身上似乎有一道光芒一閃而過。

    “呼!”

    秦塵感覺自己控制的古南都之力,頓時受到了一絲阻礙,頓時臉色大變,連朝那魔厲看去。

    魔厲臉上露出一絲淡漠的笑容,和秦塵目光對視,并不畏懼。

    “可惡。”

    秦塵惱怒,能夠控制古南都之力的,只有他和這魔厲,他沒想到,在這最關鍵的時刻,魔厲竟敢阻止自己出手。

    目光一寒,秦塵連催動秘紋,嗡,秦塵對古南都秘紋的領悟,比魔厲強了何止數倍,一瞬間,就奪回了控制權,恐怖的力量,再度朝葛玄席卷。

    但此刻的葛玄,距離離開古南都,只有一步之遙,已然根本來不及阻攔。

    “哈哈哈,小子,今日看來你是殺不了我了,你等著,要不了多久,就是你的死期!”

    葛玄冷笑出聲,帶著華天渡瞬間就要沖出古南都遺跡范圍。

    一種逃出生天的興奮之情,在他心中蔓延。

    “是么?”

    秦塵嘴角,悄然勾勒出一絲森冷笑容,眼底深處,一絲詭異光芒悄然一閃。

    “禁衍魂術!”

    嗡!

    一股無形的靈魂之力,在華天渡體內閃過。

    “什么?”

    華天渡臉色大變,靈魂深處,猛地傳遞出一股可怕的力量,體內真力,突然不受控制,像是瞬間狂暴了一般,以他身體為中心,朝四面八方沖擊。

    “天渡!”葛玄大驚,連忙出手救助,李神風他們可以死,但是華天渡身為留仙宗的天之驕子,卻是萬萬不能有事的。

    但卻無能為力。

    “不!”

    “砰!”

    驚恐之中,華天渡體內氣池猛地膨脹,整個人如同一個氣球一般,轟然炸裂,化為漫天血霧。

    強烈的沖擊,更是讓葛玄身體為之一滯。

    而此時,古南都的束縛之力,陡然降臨,在最后關頭,將葛玄徹底不過。

    “臭小子,你敢殺我,必死無疑!”

    葛玄面露驚恐,瘋狂大吼,此時的他內心充滿惶恐,在死亡面前,終于變了色。

    秦塵冷笑道:“到了這個時候,還敢威脅我。”

    噗!

    劍光閃爍,在葛玄驚恐的目光下,瞬間穿透他的頭顱,死不瞑目。

    而此時,那神秘的古南都之力,也終于開始緩緩消散。

    手一抬,收回神秘銹劍,同時將留仙宗、太一門等人身上的儲物寶物全都收入儲物戒指中,秦塵這才轉身,回到了大齊國所在。

    秦塵冷冷看著在場諸多玄州的強者,這一刻,整個古南都廣場一片寂靜,所有人都呆呆的看著秦塵,眼神驚恐,不少人,甚至不敢直視他的雙眼。

    這一個少年,明明極為年輕,甚至臉上還帶著稚嫩,但此時此刻,手持長劍站在眾人面前,卻像是一個殺神,讓所有人,都為之心顫。

    要知道,他剛剛殺的都是一些什么人?

    太一門副門主、天鷹谷長老、山河門長老、還有留仙宗的頂級長老,以及諸多勢力前來的天才弟子。

    這件事一旦傳回玄州,整個玄州,乃至大威王朝,都有可能為之轟動爆炸。

    這種事,根本不是一個正常人能做出來的。

    這家伙根本就是一個瘋子,一個徹頭徹尾的瘋子。

    “諸位,先前留仙宗等人所說的話,大家也都聽到了,相信在場眾人和留仙宗等勢力,也頗有淵源,如果有誰想給留仙宗他們通風報信,那么就請告訴對方,這件事,都是我秦塵一人所為,想要報仇,就沖我秦塵一個人來,我秦塵一力扛之。”

    秦塵站在高臺上,對著眾人緩緩說道。

    “不過……”

    他冷視眾人,寒聲道:“也請諸位告知留仙宗等幾個勢力,若是他們想來找秦某報仇,就請他們做好滅宗的準備!”

    洪亮的聲音,在空曠的天際回蕩。

    所有人都怔怔看著傲立在那秦塵,內心震動不已,狂妄,太狂妄了,秦塵不但殺了葛玄他們,甚至還讓他們留仙宗的人,更讓他們告誡留仙宗,如果想要過來報復,就得做好滅宗的準備。

    這可是留仙宗啊。

    這小子知道自己在說什么么?就算是整個大威王朝最為頂尖的那一批勢力,擁有覆滅留仙宗的能力,但想要動手,也得掂量掂量后果,他一個乳臭未干的小子,居然就敢說這樣的話。

    “這家伙真是瘋了。”

    “瘋子,就是一個瘋子。”

    “死定了,此人不管是不是丹閣和血脈圣地的人,他都必死無疑,他殺了華天渡,留仙宗肯定不會放過他的,到時候穆冷峰他們根本保不住他。”

    “可惜了這么一個天才,估計葛玄也沒想到,最后會弄成這樣子吧。”

    眾人感慨,旋即全都后怕不已,好在他們剛才沒有被秘籍沖昏頭腦,和太一門一樣站出來,否則,他們現在肯定也如這太一門等勢力的人一樣,成為一堆尸體了。

    “好狠辣的手段,此子有我教行事的風范。”

    鬼仙派所在,血魔教的領頭長老卻是沉聲說道,目光閃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