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535章 埋伏

武神主宰
     <

    山河門。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那秦塵好大的膽子,竟敢殺我山河門的長老和弟子,簡直無法無天,難道他真以為有丹閣和血脈圣地的人保護,就可以逆天了嗎?”

    山河門門主勃然大怒,聲震大殿。

    “門主,我們現在怎么辦?”

    “傳我號令,所有山河門弟子,立刻出發,前往玄州和五國邊界尋找那秦塵,一旦有消息,立刻出手,務必在留仙宗之前,找到那秦塵,否則我們山河門想要報仇,恐怕一點機會都沒有。”

    “是。”

    諸多山河門長老,一個個眼神冰冷。

    “記住,見到那秦塵之后,不要殺死他,務必活著帶回來,就算帶不回來,也必須將他從古南都中得到的秘籍,帶回來,此人殺我山河門長老,我們豈能讓他這般容易就死去,定要從他身上討回一些利息。”山河門門主眼神幽冷道。

    “是!”

    當下,山河門門主帶著諸多弟子和長老離開山門,迅速前往五國邊境。

    不僅僅是山河門,天鷹谷的谷主得到消息之后,也是第一時間出動,整個天鷹谷的弟子幾乎傾巢而出。

    他們的目的很簡單,除了對付秦塵之外,更是要從秦塵身上奪得他在古南都遺跡中所得到的秘籍。

    事實上,他們甚至慶幸,他們這三大勢力,擁有對付秦塵的資格。

    這可是古南都傳承第一的天才啊,根據消息,接受傳承的十二人中,最差的一個,也得到了地階中等的功法,根據秦塵的情況,此子得到的極有可能是地階上等,甚至超越地階的功法。

    光是想想,就讓他們激動火熱萬分。

    不過,天鷹谷和山河門的人也很清楚,想要得到秘籍,必須在留仙宗之前,抓住秦塵,否則,一旦秦塵落入留仙宗手中,跟他們就一點關系都沒有了,以他們的實力,根本無法和留仙宗對抗。

    雖然除了天鷹谷外,其他大威王朝并沒有對付秦塵他們的理由,但是,當消息傳入大威王朝之后,各大勢力都隨之出動了。

    這可是地階中等以上的功法,只要奪得一本,就足以讓他們這些勢力,跨入各州最頂尖的勢力行列,如何不動心?

    特別是這些秘籍,還都落在一些只是玄級武者的少年身上,更是如同孩童捧著金磚過街,讓人眼紅了。

    丹閣和血脈圣地是強,但他們不相信,丹閣和血脈圣地的人,會一直守護著這群少年,一旦抓住機會,帶走一個,那將來定然無可限量。

    當大威王朝的人在對秦塵他們進行追蹤的時候。

    五國,秦塵離開古風城后,迅速的來到古風城外的山脈之中,喚回了鐵羽鷹。

    五國位于西北偏僻之地,與大威王朝玄州,隔著一片延綿的山脈的,這片山脈名為黑嶺山脈。

    其中血獸橫行,十分邪惡,并且環境十分惡劣。

    即便是五國利用大代價,開辟出了一條可供行走的道路,但也時常會遇到危險,以及血獸的襲擊。

    因此哪怕是四階的玄級武者,也很有可能隕落在橫穿黑嶺山脈的道路上。

    這也導致,五國和外界極少會有聯系,這也是五國之所以沒有強者的一個原因所在。

    在這里,信息閉塞,資源也極為稀少,因此也一直沒有五階武宗強者誕生。

    這也導致五國之人想要離開五國,進入更高的天地,極為困難。因為只有五階的武宗,才能在橫穿黑嶺山脈的時候保證絕對的安全,或者,像大齊國的元豐大師一樣,收服一頭三階天級的血爪青鷹,便有一定的機會穿過黑嶺山脈,離開五國之地。

    只是這天下又有多少的馴獸師,而且即便是有一名三階馴獸師,也有多少人能夠狩獵到長途跋涉的飛行類血獸?

    事實上,幾乎所有玄州勢力,包括丹閣和血脈圣地的向問天和穆冷峰,來到五國也是通過那開鑿出來的道路進入的。

    而秦塵很清楚,玄州想殺他的人,不知有多少,他若是像向問天他們一樣,從五國正常往來玄州的山脈道路走的話,一定會被人埋伏,只有乘著鐵羽鷹直接從黑嶺山脈上空路過,才不會有多大麻煩。

    “嗖!”

    沿著開鑿出的道路兩側,秦塵乘坐在鐵羽鷹身上,翱翔在高高的天際上空,朝著玄州飛掠。

    此時,在五國通往玄州的山道之上。

    一名身穿黑色斗篷的黑衣人,站在遠處一片山巔之上,冷冷注視著剛剛從山道疾馳而過的向問天等人,眸中露出一絲了然的神情。

    “我果然沒猜錯,那小子極為狡猾,根本不會跟著丹閣和血脈圣地的人一起走,此人有一頭三階的鐵羽鷹,肯定是乘坐鐵羽鷹,橫穿這黑嶺山脈。”

    黑衣人面色陰沉,嘴角勾勒冷笑,正是被秦塵奪走青蓮妖火的神秘斗篷人。

    “那小子如果跟著丹閣和血脈圣地的人,我想要出手,還真有些困難,可現在他既然一個人走,嘿嘿,那就是自尋死路,給老夫一個機會了。”

    斗篷人陰冷的怪笑起來,他目光一閃,身上迅速的飛出了一只漆黑的小蟲子,這蟲子,和被秦塵收服的噬氣蟻有些類似,但卻不是同一類蟲子,頭上有著幾根觸角,在空氣中嗅動兩下之后,化作一道黑線,朝著黑嶺山脈迅速的飛了過去。

    “嘿嘿嘿,這小子恐怕不知道我身上還有尋靈蟲這樣的異蟲吧?哼,我這尋靈蟲雖然沒有捕捉過那小子的氣息,但是,當初在玄重山脈,卻聞到過那小子馴服的鐵羽鷹的氣息,只要找到鐵羽鷹,就一定能找到這小子。”

    斗篷人陰冷的一笑,身形一晃,迅速的跟著那黑線掠去,消失在茫茫的山野之中。

    而在斗篷人消失后沒多久,距離此地數百里外,黑嶺山脈山道旁的一處山頭上,還有幾名黑衣人冷冷的凝視著山道上的向問天等人,臉色陰沉不已。

    在這幾名黑衣人身邊,還站著一個氣勢不凡的青年,正是在古南都傳承中獲得了第二的魔厲。

    “幾位長老,看來這秦塵,并沒有和丹閣還有血脈圣地的人一齊走。”魔厲盯著下方的諸多人影,瞇著眼睛說道。

    其中一名黑衣人臉色難看道:“好精明的小子,難道他猜到了我們會在這里埋伏他?”